狗狗書籍網 > 科幻小說 > 天才要被氣跑了 > 第671章 吞噬星艦(5)
    談小平見陸賢這般抵觸,為了給烏極方一個臺階下。

    于是他起身招呼著:“來來來,坐到我身邊來!

    烏極方連忙點頭哈腰的,扯開椅子,小心翼翼的繞過陸賢,貓著腰跑了過去。

    等他入座后,就一直埋頭一語不發了。

    談小平撇嘴笑著,指了指陸賢:“別嚇唬人了,知道你不怒自威,那好,那就說說你要表達的東西嘍!”

    “這廝研究出了龍蛋孵化!龍蛋?是蜥蜴蛋嗎?”陸賢又是“啪”的一下拍桌子,探著身子幾乎趴在會議桌上,甚至抓著面前的茶杯,要伸手去夠著烏極方。

    烏極方慌亂的哆嗦著起身,又一次險些從椅子上摔倒。

    談小平一把拉住他,并示意他坐好,還回頭對身旁的山人長風大聲說:“風!今天你就做這小老弟的護衛,沒有我的命令,能傷害到他的一切因素,不可避免的時候,那就殺無赦!

    “是!先生!遍L風冷冷的答應著,并朝向陸賢投以憎惡的眼神。

    陸賢嗤之以鼻,擺一擺手道:“行了行了,有擋箭牌了,厲害厲害!

    吳波在一旁一語不發,雙手撐著下巴,目光呆滯的盯著陸賢。

    陸賢看了他一眼,眉梢上揚:“那好,那我就說說我的想法!

    陸賢的意思一如既往的沒有新意。

    張口就是:“既然他不喜歡青羅基地,想要因為在青羅基地生活的不合適,離開我們第三基地。那就不是第三基地不管了,這樣吧,從今天起,你還繼續做你的科學顧問,不過輪流去各大基地居住,然后為第三基地奉獻力量!這總可以了吧?”

    千城一拍桌子,扭頭咯咯的笑了起來。

    他沒有生氣,只是覺得陸賢這個蠻不講理的樣子,是又好氣又好笑。

    結果看到千城的嘴臉,張堯冷不丁嘲諷著:“要真是這樣,怕是你根本就笑不出來了吧?”

    “怎么啦?看不慣我你別看!不想開會可以出去!難道他說出這種話,有什么懸念嗎?”千城聽到張堯的諷刺,臉色瞬間從笑嘻嘻變成了隨時準備戰斗的樣子。

    他手指張堯,還回頭看了一眼扎龍。

    張堯也不示弱,兩手骨節捏的咔咔作響,頭一甩:“七神兵怎么啦?誰怕你呢?依塔克,隨時準備戰斗!”

    “是!先生!币浪嗽谝慌缘贡持,像個長發的叛逆青年。

    見張堯驅使身后的七神兵,千城也齜牙笑著:“貼身護衛我也有!扎龍,亮個相!”

    “好賴~~先生,您就瞧好吧……”

    扎龍得意的笑著,剛要摩拳擦掌的起身竄上桌子。

    對面的陸賢大手一拍桌子。

    啪~~嘭———

    會議桌的一個邊,直接一個手掌印記打穿了桌面。

    在場的所有人都驚呆了!

    七神兵也各個都心中暗自揣測:他……這怎么可能呢?

    是啊,當然不可能了,因為他們一下子心里都有數了,面前的陸賢,不是真正的陸賢,而是鄭星玄偽裝變化成的那個人。

    扎龍和依塔克,還有長風,他們三個都明白怎么一回事了。

    因為之前七元老一起前來,七神兵是后來的,除了七元老和真正的陸賢本尊,沒人知道眼前的陸賢,是鄭星玄幻化變成的模樣。

    這下子,他們三個都感覺,自己剛才的舉動,在鄭星玄大人面前,簡直就是自不量力了。

    至于圖大雄身后的海勞,和圖大雄一樣穩重,他很清楚眼前的陸賢,不是他本人,從一進屋就看出來了。

    那種氣場,那種談吐,還有周圍幾個七元老調侃的話語,完不像是在對真正的陸賢所說的話。

    他更在意的,是鄭星玄大人為什么要這么做。

    銅朝還不在狀態中,而是在狀況之外。

    見大伙都愣住了,他反而感覺自己什么也沒做,就一下子得意忘形了。

    畢竟他還以為,眼前的這個陸賢,還是他的義父呢。

    看到一伙人因為自己遞交辭呈,導致大伙都要來這里聚首,開一個座談會商討。

    此時烏極方的內心是瀕臨崩潰的,他真怕這些人一言不合就打起來。

    雖說自己已經是第三基地的科學顧問好幾年了,但實質上的工作,幾乎就是圍著青羅基地轉悠。

    這似乎成了一種慣例,來青羅分基地,沒人引薦自己去其他基地,然后其他基地的事業忙碌也不跟自己打招呼。

    偶爾的,他們之間只建立在電話和電臺聯絡上,甚至連諸位之間的交際,都是少得可憐。

    此時談小平對自己拋出橄欖枝,又看到張堯老總那一臉的不忿,怕是自己又得罪了原駐地的老總了。

    之前為什么不是張堯讓自己去躲避呢,因為坐在陸賢另一邊的,就是張堯,現在自己逃命一般的抓住了談小平這根救命稻草,本以為是安的,沒想到談老總身邊的千城大人,也是這么火爆脾氣。

    總之,進屋之后到現在,除了烏極方闡述了幾句自己離開第三基地的緣由之外,接下來的話題就一句沒有和自己遞交辭呈有關系的。

    因為陸賢一掌拍碎了桌子,會議室里的空氣異常的尷尬起來。

    空氣瞬間凝結,屋內出奇的安靜。

    最后還是談小平打破了沉寂。

    “哈哈哈,大家有話好商量,都是老朋友了嘛!不至于的!彪S即他又指著陸賢:“哎哎哎,陸總啊,你脾氣也太大了吧!這里可是我的基地呢!桌子你得賠錢!”

    “賠得起!”陸賢一揚手,扭頭看向一邊的空椅子。

    背后,烏極方拉扯談小平的衣角。

    談小平微微一點頭,繼續展開話題。

    “那么,大家就好好商議一下,到底是不是讓烏極方先生提交的這份辭呈生效的事吧!”

    說話間,背后的長風把一份文件袋遞給談小平。

    他繞線的打開袋子,從里邊掏出一份辭呈,袋子隨手放在桌上,他開始后仰著靠背,捏著那份辭呈,一個人仔細的端詳了起來。

    室內再次進入安靜環節。

    烏極方此刻恨不得想找個地縫鉆進去,因為實在是太尷尬了,尷尬的自己都后悔遞交辭呈這件事了。

    可是他轉念一想,一咬牙,只要命還在,忍一忍就過去了。

    只要能離開第三基地,那么自己對于龍的研究,就可以伸開胳膊腿,一展宏圖,隨心所欲的囂張。

    他連自己接下來要去的地方都選好了。

    去那個從來沒有大批人馬涉足的國度,飛尋人斯國。

    那里,自己可以讓黑龍和他的同伴,幫自己打造一座山洞,說服妻子龍曉娟,他打算去那里和愛人緩慢的度過一生。

    這么一來,即便是自己研究龍族的事,還是研究怎么讓自己的后代也繼承這份至高無上的血統,一切都是按照自己的心情來,在不需要看第三基地的臉色了。

    至少烏極方自己是這么認為的,在一個組織中帶著,畏首畏尾。

    時不時還有可能感受對面陸賢那種人給自己造成的威脅。

    殊不知,曾經陸賢背后站著的義子,就是用龍基因,喚醒了他體內的龍族血統,導致這原本是一個地球人的孩子,甚至都要死掉的人了,竟然活了下來,還活成了一個渾身可以隨時隨地顯出龍鱗,又擁有龍族體魄的彪悍身體。

    那就是實打實的戰斗武器,活生生的,把人當成武器的,超級厲害的戰斗武器,如若不然,他一個普通人憑什么進駐七神兵。

    烏極方肯定知道七神兵的厲害,能躋身七神兵之列,比張堯老總身邊的依塔克還要厲害的土龍王,絕對是因為龍基因而得到的殊榮。

    這份期盼,烏極方在見識到龍這種生物的時候,他就已經打算這么做了。

    好的誰不想要呢?

    但是,似乎對面的陸賢,給烏極方造成的精神壓力,是他什么都想要。

    擁有龍基因的土龍王銅朝,他要了。

    之前吳波麾下的量子人,他也想要,那是一場大戰,很激烈,激烈的驚天動地。

    雖然最后以失敗告終,但是能和量子人打的熱火,說明陸賢的瘋狂絕非浪得虛名。

    想想那些可怖的曾經,烏極方渾身都瑟瑟發抖,果然搞科研的瘋狂起來,管你是什么超能力,什么量子人,五五開絕對是能做到的,那也絕對是人類的一大福報,畢竟陸賢的行為有些不太光彩,但他最純粹的目的,也就是想把自己當成這個星球的救世主而已。

    “你看完了沒有?磨磨唧唧的!是你本色嗎?”陸賢急不可耐的叫喊起來。

    這一嗓子,嚇得烏極方從思緒中緩過神來,甚至打了個冷顫。

    談小平依舊穩穩當當。

    不慌不忙的把烏極方的辭呈文件重新裝回文件袋,繞線纏起來封口,反手向上遞回到山人長風的手中。

    長風接過來之后,也就安安穩穩的放進自己的胸口衣襟之內,安極了。

    那感覺,就像是誰要想搶奪的話,長風這個七神兵,絕對會拼命的。

    千城側身靠在桌沿上,胳膊折彎的環著脖子,一根手指孤傲的指著談小平。

    “嗨嗨嗨~~~我說兩句!

    談小平斜視的看著他:“你又打算放什么屁呢?”

    “是!我打算放你這個屁嘍!喂,憑什么你拿著烏極方的辭呈文件?難不成里邊有什么見不得光的東西?為什么不讓大家都過目一眼!”

    隨即他身子一歪,懶洋洋的指著對面的張堯:“那誰,你看了嗎?”

    張堯瞇著眼睛點頭:“我看了!

    “寫的如何?”

    “文筆還行,不算太有文化的水平!睆垐蜴倚χ。

    千城一聽這不正經的回答方式,一拍桌子:“嘖……”

    結果一扭頭,談小平把元老印章拎在手里,搖晃了幾下。

    千城不耐煩的揚了揚手:“行行行,你是東道主,你話事人,你中間商,你中立,行了吧?說,快說快說!”

    因為這里有一個先前條件,所以談小平有資格,拿著這份引發大家聚首此地,商討是否同意烏極方離開第三基地的辭呈文件。

    畢竟在這一時期,選擇在誰的地盤上開這個會,那誰就是中立的,不牽扯任何利益。

    同時大家也不可以在東道主的客場鬧事。

    一旦鬧事,第三基地最高律例有定,所有人的基地,可以被中立的七元老之一,支配一年期限的整頓計劃。

    然而不光是談小平,到現在為止,尤風楚也是中立的,他從第三基地一開始,就從未向其他六人伸手要過任何一種支援,不管是人,還是物資。

    其他六個元老,也幾乎都不知道軍魂島的所在地,不清楚尤風楚到底在干些什么。

    “等一下!”尤風楚一邊喝著涼茶,一邊低著頭,同樣是不著急的心氣兒。

    這讓火急火燎的千城,越發覺得渾身不自在,仿佛自己渾身癢癢,在椅子上翻來覆去的,搞得如坐針氈一般。

    烏極方程眉頭緊鎖,眼神一會看這個,一會兒看那個,生怕自己顧及不到一方,接下來就是一場大事件。

    “我猜一猜吧!我尤風楚不圖什么,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開玩笑可以,大家都是老友,有同學關系,有兄弟情義,也有多年以來的相扶持的友誼之情!

    鬧的翻臉不可開交,搞得無比幼稚,沒意思!

    我想烏極方的辭呈文件里邊,大概是說了一些秘密的科研數據。

    而這個東西,是和第三基地有直接關系,首先,他想玩一場自殺式的不連累人。

    等到真相大白的那天,烏極方就是我們第三基地的恩人了。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這廝這次唱的高調,可卻是有點太做作了。

    試問,我們第三基地,還有擔負不起的責任嗎?”

    談小平贊許的點了點頭:“老尤你說的很棒嘛!說說你的理由!

    “嗯,理由當然很充分。

    雖然我沒見,但是我們第三基地的事,基本上都是共享的。

    大約在三個月前,青羅分基地,也就是老張的基地那里,差不多派出了兩百多名行動組成員出遠差,這個沒錯,大家都知道。

    但是我想說的是,這次任務,出動的可是兩百多個行動組,不是保障組啊各位!”。

    千城急頭白臉的拍著腿:“你到底想說什么?任務沒失敗,大家都知道,怎么啦?”

    “沒失?呵呵……”尤風楚指指點點的站起身來。
gpk捕鱼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