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書籍網 > 穿越小說 > 這后宮有毒 > 第三十五章 意外連連
    小方壺地勢崎嶇,還是臣弟來扶皇祖母罷!惫逑鰶]理會后妃們詫異的注視,下了假山后,近前給太皇太后請了安,又與皇后貴妃等高位妃子見禮,末了就對皇后道,“臣弟幼時來過此處數次,對地形還算熟悉!

    顧箴怔忪了下才回神,與云風篁一起讓開道:“那便勞煩世……勞煩侯爺了!

    公襄霄平靜道:“皇嫂言重,皇祖母亦是臣弟之嫡親祖母,臣弟這是應該的!

    于是他扶著太皇太后打頭,六宮跟隨在后。

    就聽著前頭公襄霄跟太皇太后隨走隨談,不時指點四周景物,間或回憶先帝孝宗,偶爾互相詢問一下近況,說的雖然都是些不打緊的家常話,卻透著股兒祖慈孫孝的溫馨。

    嗯,至少看起來很溫馨。

    因為路徑崎嶇,再加上后妃們都是頭一次來這兒,個個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并不適合爬高上低,哪怕太皇太后步履不算快,卻因公襄霄的攙扶以及祖孫倆的熟悉,很快將皇后為首的諸妃嬪甩開了一段路。

    皇后趁機問云風篁:“壽寧侯怎么會在這兒?”

    “看起來似乎是太皇太后悄悄兒將人喊過來的!痹骑L篁說道,“剛才壽寧侯走出來,咱們可不都嚇了一跳?太皇太后卻是一點兒不意外!

    “可他鬧的那個事情,雖然如今已經沒多少人提了,究竟才過去幾天?”皇后皺眉道,“這會兒人就又來了,怕不等會兒許多人又要竊竊私語!

    就覺得太皇太后未免做事太過任性,“就算皇祖母想他了,私下什么時候不好見,非要這宴上喊他來?”

    云風篁說道:“娘娘忘了?今兒個這宴上,各家小姐也會到場的。而壽寧侯,至今尚未婚娶呢。攝政王跟繼妃是怎么對待壽寧侯的咱們誰不知道?當初攝政王都親自上表請求廢棄世子了,要不是太皇太后顧念情分出手阻攔,還不知道要鬧成什么樣。如今攝政王跟繼妃肯定不會替他操心婚事,就算操心,恐怕尋覓的也不是些好的,哪里能叫太皇太后放心呢?”

    所以,太皇太后也只能趁著今兒個的機會,令壽寧侯出席,順道給他將終身大事也解決了。

    “……本宮倒是將這事兒給忘了!被屎舐勓,面上就露出分明的懊惱來。

    卻是尋思著早點兒料到這么一遭,合該給家里送個口信,讓家里的姊妹們做做準備。

    之前,公襄霄還是攝政王世子的時候,論爵位是比現在高的。

    畢竟公襄若寄就算不是攝政王了他那一脈的爵位也是世襲罔替的王爵,比侯爵足足高了兩級。

    但當時他婚姻的行情其實不是太好。

    一則是將女兒許給他就意味著站隊攝政王,而在淳嘉年富力強且表現的穩打穩扎的情況下,攝政王的前途不是那么的順暢美妙;二則是公襄霄都快加冠了還沒什么成就,考慮他有個名聲不是那么賢惠的繼母,還有個據說年紀小但很聰明的異母弟弟的情況,要么本身扶不起來,要么不受攝政王重視。

    不管是哪一種,反正高門大戶里精心栽培的女孩子,是肯定不會輕易賭在他身上的。

    然而這位被廢棄了世子之位,以頗為狼狽的姿態離開帝京后,如皇后這樣的貴人倒是覺得他是個不錯的聯姻對象了。

    畢竟經過那么一場鬧劇,任誰都要將他與攝政王府割裂來看。

    往后就算攝政王事敗,也未必會牽累到公襄霄。

    反過來,如果攝政王事成呢,十有八九也不可能跟他秋后算賬什么的……到底是元配嫡出子不是?

    沒準還會給他提一提爵位,封個王。

    如此前途無憂,本身的能力就算欠缺了點,但并沒有什么嚴重的德行上的問題。

    ……不敬繼母是怎么回事大家心里有數,反正陸氏的出身在正兒八經的高門看來也是上不了臺面的,并不覺得公襄霄不敬重陸氏就是多么惡劣的事情。

    總之壽寧侯年輕,俊美,性格品行都還過得去,有爵位在身,親娘已去,跟繼母親爹幾近老死不相來往,當初離開時還賺了不少同情……這簡直太適合安置那些真正的掌上明珠了。

    一進門就能夠當家做主,上頭沒有公婆壓著不說,日常都不需要給婆婆立規矩。

    運氣好將來還能做王妃。

    顧箴這會兒就想了家里三兩個嬌生慣養的嫡親堂妹,今兒個的宴席也會過來的,但因為沒料到公襄霄這一節,她不但沒有提前叮囑她們打扮的漂亮溫柔點,甚至還傳話過去讓她們都低調些。

    別太搶了明惠長公主的風頭……

    這會兒就很是后悔。

    同樣會過意來懊惱的還有淑妃德妃等人,如此到了主殿落座,太皇太后轉過身來一看,一干后妃通身縈繞著蕭索跟遺憾,就有些失笑:“走這么些路,哀家這老骨頭都還熬得住,你們年紀輕輕的,反倒是不行了?”

    “皇祖母您說的哪兒話?您哪里就老了?”顧箴連忙收束心神,上前說道,“您年輕著呢,不信問問侯爺,您瞧著跟咱們是不是竟歲數仿佛?要不怎么咱們都走的氣喘吁吁心神不寧了,您這兒還精神抖擻著?”

    太皇太后微笑說:“哀家一直以為皇后你是個老實的,誰知道也油嘴滑舌的很!

    “您這么說孫媳,孫媳可是不承認的!鳖欝疣恋,“孫媳其他不敢說,要說這實話實說,宮里再沒有人能跟孫媳比了,不信您問問貴妃她們,是不是這個理兒?”

    如此你一言我一語的陪著太皇太后說了會兒話,那邊就有宮人來稟告,說是兩位皇太后也在昆澤郡主的陪同下登島了,只是兩位皇太后畢竟“還病著”,怕來主殿這邊人多嘈雜,別到時候頭暈目眩的,擾了宴飲的興致,就打算往偏僻些的館閣去。

    這是之前就說好的,太皇太后雖然曉得她們八成是不想過來自己跟前看臉色,也懶得計較,淡淡的應了一聲遂不打算在意。

    但那來稟告的宮人卻站在原處并未告退,反而一臉的難色。

    “這是怎么了?”見狀,顧箴微微皺眉,問。

    那宮人小心翼翼道:“慈母皇太后想去九英館歇息,但圣母皇太后說九英館太遠了點,想讓昆澤郡主扶著去澤芝小筑!

    ……云風篁看左右,提前了解過的清都連忙上來附耳低語,九英館在西北角,位于一處數人高的假山上,那假山遍植梅花,如今這季節雖然沒有花,卻可俯瞰山腳一圈兒的桂菊;至于澤芝小筑,卻是東南角上洼地畔的一所小院,盛夏時候說起來也是荷葉田田煞是可愛,此刻么多半是留得殘荷聽雨聲了。

    就這么倆地方,說兩位皇太后不是別苗頭,誰能信?

    皇后臉色就有點兒不好看,兩位皇太后之間的矛盾雖然沒有明著爆發過,但主位們心里都有數,知道她們并不是很和睦。

    問題是,再不和睦也都是淳嘉的養母跟生母,當著太皇太后跟壽寧侯的面這樣鬧,想過淳嘉沒有?

    她嘴唇翕動了下,看向太皇太后。

    太皇太后神色淡淡的,說道:“這事兒讓昆澤郡主做主就好,難不成還要哀家給拿主意嗎?”

    宮人賠笑道:“郡主也是左右為難,不知道該先送哪位太后娘娘才好!

    昆澤郡主也的確為難,畢竟一個是嫡母一個是養母,按著尊卑她應該先送袁太后。

    可按著情分她又不能讓曲太后丟臉。

    倒也難怪會僵住。

    皇后一臉尷尬的插話道:“皇祖母,孫媳覺得……”

    但太皇太后沒給她覺得的機會,徑自同宮人說道:“今兒個這賞桂宴,不是說,為了她們散心才辦的?怎么宴還沒開,她們就自己先熱鬧起來了?既然如此,也不必擔心哀家這兒人多嘈雜,且都過來哀家跟前罷!

    “也免得為難小孩子,沒點兒皇家長輩該有的氣度!”

    這話說的后妃們固然個個低眉順眼,不敢作聲,心里卻覺得很是道理。

    太皇太后固然跟淳嘉不是一起的,但論氣度還真比那兩位太后強多了……

    半晌后袁太后同曲太后在昆澤郡主的陪伴下聯袂前來,這兩位畢竟是久病的人設,又是寡婦,故此服飾并不鮮亮,也未曾擦什么脂粉。

    跟在她們身后的昆澤郡主倒是好好兒的收拾了一番,挽了雙螺髻,飾以點翠鎏金鸞鳥銜芝珠花,雙耳墜著點翠靈芝耳墜子,抹著艷麗的桃花妝。

    穿玄底繡過肩纏枝百合半袖,衣襟與袖緣都以朱紅鑲嵌,領口露著寸許的雪色,是里頭的荼白素紋窄袖短襦,胸口壓著鏤雕蝙蝠牡丹寓意富貴雙的瓔珞圈,底下是一條朱紅間玄色的間色裙,朱紅的裙擺上蜿蜒著纏枝葡萄紋,走動之間乍開乍合,因著質地的考究精致,望去仿佛是孔雀尾羽,泛著柔潤的光澤。

    她微微昂著頭,初看也的確仿佛是一只略帶驕傲的小孔雀,隨著兩位皇太后行禮畢,就要退到旁邊去候著。

    結果腳步才動呢,就被太皇太后叫住了,讓她上前去。

    昆澤郡主不明所以,下意識的看了眼袁太后,然后又看曲太后,見這兩位沒表示,這才遲疑著走到太皇太后跟前,又福了福,再次低聲問好。

    看得出來郡主有點兒緊張,這也難怪,說起來她在宮里也有十年了,但見著太皇太后的次數怕是一只手都能夠數過來。

    要是庶人紀晟在,昆澤對紀晟還熟悉點兒。

    因為跟三位長公主殿下算是一起玩大的,見紀晟的機會還多些。

    而紀晟看在明惠的份上,對云安、遂安都還算可以,也懶得為難昆澤。

    這些年來,昆澤就算偶爾有機會見著太皇太后,但她看到了太皇太后,太皇太后眼里卻是沒有她的。

    是以這還是她頭一次被太皇太后拉著手說話。

    而且說的還不是什么好話:“一晃眼這孩子也大了,也差不多該議親了罷?這是你們扶陽郡一脈的女孩子,哀家也不想越俎代庖。只是既然孩子大了,就不能夠再像小時候那樣戲弄她了。尤其今兒個這賞桂宴,還是孫媳她們為了你們兩個解悶專門弄的。你們卻在上岸之后立刻就爭起來,叫昆澤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方才消息傳過來,皇后她們也急得不得了……堂堂皇太后,這也未免太過荒唐了!”

    袁太后跟曲太后自知理虧,又輩分不如,這會兒也說不出什么辯解的話來,只能僵著臉,含糊的應了。

    但太皇太后仍舊沒放過她們,繼續道,“才說這孩子大了,也該議親了,你們這兩個做嫡母養母的,心里可有成算?”

    “……”袁太后皺皺眉,說道,“回太皇太后的話,先王就這么一個女兒,卻還想留個一年半載的再說!

    她吃不準太皇太后的意思,故此打算先行拖延一番。

    太皇太后于是看曲太后,曲太后沉默了下,卻道:“太皇太后所言有理,昆澤也該說親了。只是這孩子同我一向深居簡出,卻不知道外頭有什么合適的!

    “今兒個不就是機會?”太皇太后不等袁太后開口,就說道,“今日皇后為了給你們熱鬧,特特邀了重臣攜眷屬入宮宴飲,各家俊杰子弟必定都在其中,正好給昆澤相看一番罷!

    “太皇太后一番好意我們也是心領,只是扶陽王一脈如今已有繼嗣,這等事情還是要問過如今的扶陽王才是!痹笠艘,立馬就頂回去,“畢竟若宧他才是正兒八經能夠給昆澤做主的人!

    太皇太后淡淡說道:“婚姻大事父母做主,如今的扶陽王遠在扶陽郡,一年半載的也不一定來帝京,若是不親自過目,他難道還能稀里糊涂的將唯一的嗣妹許配出去?放著圣母皇太后這一手養大了昆澤郡主的人不做主,那還要誰做主?”

    她嘴角略微勾起,緩聲道,“哦,哀家忘了,袁氏你雖然是昆澤的嫡母,卻未曾親自教養過昆澤,倒也難怪吃不準該給昆澤選擇什么樣的郡馬,以至于想推了扶陽王出來。只是在哀家看來卻是不必,這等事情,聽曲太后的意見是最妥當的!

    “太皇太后謬贊,我一定好生擦亮眼,決計不能委屈先王的骨血!鼻罅⒖探舆^話頭,又看向昆澤,“傻孩子,還不快謝過太皇太后的關心?”

    昆澤茫然且下意識的行禮:“謝太皇太后!

    “去罷!碧侍竽康倪_到,也不再留她,擺擺手示意昆澤退下,只是想了想,又叫住了她,從腕上摘下一只羊脂玉如意云紋平安鐲給昆澤套上,道,“你一向少到哀家跟前,哀家似乎還沒給過你見面禮,今兒個也沒預備過,且拿著玩罷!

    這次不用曲太后提醒,昆澤連忙又行了一禮,這才低著頭退到了曲太后身后。

    袁太后面色鐵青,看這母女倆的目光幾欲噴火:事情到這兒,再不明白曲太后同太皇太后一早串通好了,那也未免太傻了。!
gpk捕鱼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