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書籍網 > 都市小說 > 荒野風聲 > 20.第20陣風
    第20陣風

    又是汪雪涵?

    是同名同姓, 還是是同一個人?

    司濛想這多半是同一個人。

    她靜靜地看著微信界面的信息, 一時間覺得這世界還真是小, 轉來轉去,碰到的竟然都是熟人。

    她低頭在手機里打字。

    司濛:「你好, 曲大人跟我說了,以后請多關照!

    汪雪涵:「太太, 太客氣了撒!我是你的粉絲哦!我粉你好多年了, 從《鮮花盛開的季節》開始,炒雞炒雞喜歡你。能做你的編輯, 我覺得自己上輩子肯定拯救了銀河系。(星星眼)」

    司濛:“……”

    《鮮花盛開的季節》是司濛的五年前復出后的首部作品,也是她的成名作, 她就是因為這幅畫一舉成名,被外界所熟知的。

    到家后, 桂姨還沒睡,靠在沙發里看電視。巨大的屏幕里播放的正是暑期檔大火的宮斗劇。劇里每個演員都是實力派,不遺余力在飆演技。

    “回來了!”看到兩人回來, 桂姨忙從沙發里站起來, 體貼地說:“要不要給你們弄點宵夜?”

    晏竟寧直接看向司濛,問:“要吃點什么嗎?”

    “不用!彼緷骰卮鸬暮苁歉纱, “晚飯吃的很飽!

    她是真的吃的很飽, 婆婆熱情招待,不斷給她夾菜。她埋頭苦吃, 肚子填的滿滿的, 這會子都還沒消化完。

    她雖這么說, 可晏竟寧還是讓桂姨去熬了點小米粥。

    司濛去書房畫畫去了。

    她腦子里有一副完整清晰的畫面,她必須馬上畫出來。

    時間還早,晏竟寧也不要求她馬上睡覺。

    司濛一頭扎進書房,他則拿起筆記本電腦辦公。

    自從結婚以后,家里的書房就徹底被司濛占用了。他平時辦公都只能縮在客廳和臥室。

    兩層半的小別墅,他和司濛、桂姨都住在一樓,二樓基本上都閑置著,堆放一些雜物。

    他在想是不是要找人在二樓再重新裝一間書房。

    桂姨熬好了小米粥。關了火,她就回房去睡了。

    晏竟寧處理完公司的一堆工作,再出來,鼻尖聞到了一陣馨香。小米粥的清香從廚房飄了出來。

    桂姨在粥里放了桂圓、紅棗、蓮子、百合,足足七.八樣東西,各種香味交疊,味道越發濃郁。

    他自己喝了一碗,給司濛也盛了一碗。

    書房門沒上鎖,他輕輕摁一下下門把,門就應聲開了。

    室內的光線很暗,女人整個人陷進陰影里。正中間那副對開的木頭畫架最是惹眼。

    她很專注,渾然不覺有人靠近。

    這個女人只有在畫畫的時候才是有生氣的,她是鮮活的,眼里有光,對藝術充滿了敬畏。

    細看之下,畫面已經接近成型了,光影處理得很到位,線條流暢清晰,井然有序,層次感非常鮮明。畫中的男人五官立體,側臉輪廓瘦削剛毅,栩栩如生。

    這幅畫很抓人眼球,哪怕是囫圇看一眼,看畫之人都不免為之動容。

    這才是司濛真正的水平,一幅素描就足夠讓人震撼。

    那是下午坐在咖啡廳里的自己。

    晏竟寧的心房難以避免地顫了顫,喉頭一緊。

    他輕輕把手中的碗放在書房的一角。靜悄悄走近女人,一雙手繞到前面,一把擁住她。

    腦袋埋在她脖頸間,氣息溫熱,“晏太太,這么喜歡畫我?”

    司濛:“……”

    突如其來的懷抱,司濛整個人倏然一驚。下意識就豎起戒備,想掙脫掉。卻又在聽到熟悉的男聲之后,瞬間卸下防備。

    “你怎么進來了?”她震驚道。她明明記得自己鎖了門的。

    “桂姨熬了粥,給你端了碗進來!

    “我不餓!彼斡伤е,手頭動作卻沒停下,“這都還沒畫完呢!”

    “這么喜歡畫我?”

    “畫你,我有靈感!彼緷鞯故且稽c都不否認,說得理所當然。

    明明不是情話,晏先生聽進耳朵里卻很是受用,心情不免大好。

    “所以,晏太太什么時候感受一下真正的藝術?”溫熱的氣息停留在她頸間,音色低沉,撩撥人心弦。

    “什么?”他抱著她,司濛不好畫畫,索性停下來,鉛筆捏在手里。

    他沖著她耳根輕輕吐氣,灼熱曖昧,“不穿衣服的那種!

    司濛:“……”

    “晏先生忘了嗎?我學藝不精,不敢褻瀆真正的藝術!彼緷骱退嫫鹆颂珮O。

    “我來教你!”扣在她腰間的手頓時緊了緊,兩人貼得更為嚴實。

    司濛:“……”

    “好!”司濛起了玩心,笑得像只狡黠的黑狐貍。

    她在他懷里轉了個身,抬手就去解他襯衫的紐扣,彎嘴在笑,“晏先生,不如現在就教我!”

    “求之不得!标叹箤庫o靜地看著她,皮笑肉不笑,并不阻止她的動作。

    見男人一直沒什么反應,她慢騰騰解了兩顆扣子就不解了。本來就是開個玩笑,哪里有想過要真正付諸實踐。若是繼續,只怕會正中某人下懷。

    男人卻一把抓住她手,緊貼在襯衫的門襟處,不讓她撒手,“繼續晏太太,別停!

    司濛:“……”

    兩人站得近,以一種相互依偎的姿態。

    司濛的手沒敢動,身體繃住,一動不動。

    明明是薄薄的衣料,可指尖觸碰到,卻燒得慌,有些發燙。

    “繼續!蹦腥说纳ひ舻兔,近乎嘶啞,卻足夠蠱惑人心。

    司濛的一雙手垂在半空中,漸漸變得僵硬,一直不敢動。

    也不知道究竟在怕什么。橫豎不過就是男女之間那點事兒,同床共枕那么久,晏竟寧精力旺盛,她也是正常的女人,有生理需求,可真沒少身體力行。不過每次都是晏竟寧主動。而且都是在床上,直奔主題的那種。

    如今場地不同,感覺也大不相同了。

    替男人解紐扣這種事曖昧得很,司濛覺得羞恥,過去從來沒有做過。<br / 你現在所看的《荒野風聲》 20.第20陣風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請百度搜:() 進去后再搜:荒野風聲
gpk捕鱼平台 关于st股票涨跌限制 内蒙古福彩快三开奖 买山东群英会赔了21万 日本股票涨跌幅 中国期货配资网 徽十一选五赢钱 pc蛋蛋幸运28预测群 快乐十分单式任五 体育彩票每周开奖时间 正规彩票网站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