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書籍網 > 都市小說 > 荒野風聲 > 22.第22陣風
    哈嘍, 驚不驚喜?&a;lt;br/&a;gt;這是防盜章辣,補足訂閱量可破哦!

    他讓她下去?伤齾s不為所動, 外頭的太陽那么毒辣,她可不愿意跑下去曬太陽。

    正僵持間,她放在褲袋里的手機震了兩下。她忙掏出來看。

    晏竟寧:「拿上你的畫板,帶你去銅卜山找找靈感!

    去銅卜山找靈感?

    永安寺的后山連著銅卜山,一條羊腸小道走到底就能進銅卜山。銅卜山是西南邊境的名山,有仙山之稱,是西南邊境知名的風景名勝區。近兩年旅游業開發的力度很大,慕名而來的游客日益增多。

    當地人進銅卜山從來不買票,都是往永安寺的后山直接上去的。因為有這條捷徑, 當地一些居民便生出了掙錢的門路。只收取景區門票的三分之一的“帶路費”帶游客上山。

    司濛一早就知道這條小路, 因為寺里的和尚以前帶她上去過。

    失眠使她焦慮,心情越發煩躁。連帶著畫也畫不好。她近幾日依舊為了畫稿憂心。

    晏竟寧既然提到了畫,說帶她去找靈感, 甭管能不能找到, 去了總不會吃虧。

    她不敢耽擱, 噔噔噔跑下藏經閣,去客房取了自己的畫板。

    再回到朝陽殿, 大師們的儀式正好結束。一大波香客散開, 一時間人群鬧哄哄的, 混亂無比。

    司濛在人群里搜羅晏竟寧的身影, 人很多, 一時間也沒找到。

    正考慮要不要退到角落里等他, 她突然感受到手心一陣溫熱,有人直接握住了他手。

    那是男人的手,手掌寬大,手心紋路清晰,干燥清爽。

    很熟悉的觸感,她之前就感受過,她認得主人。

    “晏竟寧!”一扭頭,男人果然就站在她身側,眉眼平靜。

    “畫板帶了嗎?”他拉著她走到人少的地方。

    參天樟樹投下片片濃陰,蟬聲聒噪,籠罩在人耳畔。

    “帶了!彼緷魈崃颂崾种械墓ぞ甙彤嫲,“現在就去嗎?”

    “嗯!

    “大哥,您這速度可真快,一轉身就看不見人影了!币粋軟糯的女聲不經意撞擊耳膜。

    司濛微微抬頭,只見周最夫妻倆正朝兩人走來。

    周少爺將鴨舌帽戴回去,揶揄道:“咱大哥找大嫂都來不及呢!

    晏竟寧牽著司濛的手,倒是沒吱聲。

    徐長安沖司濛甜甜一笑,“大嫂,剛怎么沒見到你?”

    司濛指了指遠處的藏經閣,“我站那兒看熱鬧呢!

    徐長安:“……”

    “大嫂不信佛?”

    她搖搖頭,坦率地說:“我不信佛,我只信我自己!

    “我信!毙扉L安笑了笑,“很信,佛法能渡人!

    “那你信現世報嗎?”

    “我信!毙扉L安輕聲說:“不是不報,只是時候未到,所以我們應該做一個好人!

    “什么才是好人?”司濛追問。

    “生而為人,不愧于心,便是好人!

    她挑挑眉,嘴角浮現出自嘲的笑,“那我絕對是個壞人!

    這七年來她無時無刻不在愧疚。她這種人按照徐長安的說法就是要遭現世報的。

    徐長安:“……”

    徐美人明顯被她噎住了,她歪頭笑著對晏竟寧說:“大哥,大嫂真會開玩笑!

    晏竟寧看了看司濛,眸色當即深了深。他含笑說:“佛門圣地,當著菩薩的面,你們倆討論這些可是大不敬!

    司濛一聽,雙手合成十狀,輕輕俯身往朝陽殿的正門方向鞠了個躬,“佛祖慈悲,他會寬恕我的!

    三人:“……”

    徐長安失笑,“我和阿最趕著回市區,就先走了!

    司濛笑著說:“山路不好開,注意安!

    周少爺湊到晏竟寧身旁,刻意壓低嗓音說:“大哥,佛門圣地,不要為所欲為哦!”

    晏竟寧:“……”

    他毫不客氣地踢了周最一腳,轉頭對徐長安說:“長安,阿最公司最近新簽了個女藝人……”

    話還沒說完,周少爺立馬就跳腳了,趕緊去攔晏竟寧,“大哥,我錯了還不行嘛,求放過!

    眾所周知,周少爺在圈子里是出了名的妻管嚴,徐長安皺下眉頭,周最都恨不得跪在地上。晏竟寧和盛延熙他們每次都專挑他這個軟肋捏,保管一捏一個準。

    徐長安不明所以,“大哥,你剛說什么?”

    周少爺分外委屈地看著晏竟寧,眼巴巴的求放過。晏竟寧達到目的,見好就收,“我剛說阿最公司最近新簽的一個女藝人是我學妹,讓他私下里照顧一下。新人,剛進這個圈子里,難免愣頭愣腦,啥都不懂!

    &nb

    sp;徐長安:“這個是自然的,我會讓阿最多上心的!

    周少爺見警報解除,頓時松了口氣,懸著的一顆心總算是放下來了。

    夫妻倆臨走之前,徐長安特意對司濛說了一段話——

    “《瓦爾登湖》里有這樣一句話我非常喜歡。the ss of n lead lives of quiet desperation and go to the grave with the song still in the ”

    “翻譯過來就是‘大多數人過著一種平靜的絕望生活,他們心中的歌和他們一起埋入墳墓!鸱ɑ蛟S不能渡所有人,但人可以選擇自救!

    這句話讓司濛琢磨了很久。

    徐長安真是名副其實的美人,一顰一笑都格外勾人,一管青陵人甜糯的聲音,估計很多男人都受不了。

    司濛在婚禮上第一次見到徐長安,只看一眼,就知道這個姑娘根本不是空有美貌。她很聰明,不為世俗所累,活得格外理性、通透。

    她從不羨慕天一大師活得透徹,超然于物外。畢竟大師遠離紅塵,不再入世,心如止水。

    可她卻實打實羨慕徐長安這樣的人,因為她身在塵世,心卻在塵世之外。

    就像是在車水馬龍的街道? 你現在所看的《荒野風聲》 22.第22陣風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請百度搜:() 進去后再搜:荒野風聲
gpk捕鱼平台 佳永配资(秒提现)手机版 七星彩20012计划 燕赵福利彩票网排列7 明日短线股票推荐 急速赛车彩票是哪里的 福彩3d开奖结果今 黑龙江11选五玩法介绍 在线配资约选选择卓信宝 内蒙古十一选五任选6技巧 可以赚钱的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