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書籍網 > 都市小說 > 荒野風聲 > 39.第39陣風
    哈嘍, 驚不驚喜?&a;lt;br/&a;gt;這是防盜章辣,補足訂閱量可破哦!

    車身猛地向前傾, 司濛大半個身子也跟著車子劇烈地晃了晃。

    什么鬼?

    她皺了皺眉,“袁叔怎么了?”

    車子突然熄火, 袁叔也是一臉懵逼。他嘗試著又發動了幾次,可車子紋絲不動。

    無奈之下, 他只能下車。

    “四小姐,您在車上坐著,我下去看看!痹逭f完話就擰開車門下去了。

    司濛坐在車里等了好一會兒,也沒見袁叔上來。

    她解了車鎖, 下車。

    “還沒弄好?袁叔!

    袁叔打開了發動機蓋,半低著腦袋, 嘴里叼著手機, 兩只手在里頭來回倒騰。

    手機開了手電筒,慘淡的一捧白光,勉強照亮一小片彈丸之地。

    倒騰一通, 袁叔舉著一雙沾滿油漬的手, 朝司濛無奈地說:“四小姐,看樣子是發動機壞了,可車里沒有工具,修不了呀!”

    司濛:“……”

    這運氣也忒背了點吧!

    “那怎么辦?”這荒山野嶺的, 大半天都看不到一輛車經過, 車子壞在這里, 想想都讓人煩躁。

    “四小姐您先別急, 我打個電話回去讓袁實過來!

    袁實是袁叔的兒子,一直跟著司濛的大哥司演做事。為人敦厚老實,但做事能力極強,身手了得,是司演手底下的一名得力干將。和袁叔一樣,深受司家人的信任。

    這里距離宛丘最起碼還有兩個多小時的車程,現在已經晚上八點了,袁實趕過來最快也得十點過后了。但他們也沒得選擇了。車子困在荒山野嶺,周圍連人煙都看不到,更別提修車店了。

    司濛點點頭,“成,您打電話讓袁實趕緊來一趟!

    袁叔捏著手機退到邊上打電話。一兩分鐘后回來,說:“四小姐,咱們運氣不錯,袁實今天就在橫桑,他馬上就能趕過來!

    “袁實在橫桑?他來橫桑做什么?”

    “說是陪大少爺過來談樁生意!

    “他們什么時候來的橫桑?”

    “昨天下午就到了!

    她在寺里沒和家里人聯系,倒是不知道這件事。

    聽到袁實就在橫桑,可以馬上趕過來處理,司濛頓時欣慰了許多。畢竟車子壞在這荒山野嶺的,委實讓人擔憂。

    山里的氣溫比市區低好幾度,夜風撲面襲來,陣陣清涼,沁人心脾。頭發被吹亂,有幾縷貼在臉上,癢癢的。

    袁叔忙趕她回車里,“四小姐,你還是坐到車里去吧,袁實那小子一時半會兒也不見得能趕到!

    司濛搖了搖頭,“車里悶,待不住!

    兩人站在路邊干等。

    她背靠著護欄,玩著手機,屏幕一小捧慘淡的白光映襯著周邊的環境。

    “四小姐,你站進來一點,那里危險!痹鍥_她招招手。

    司濛微微一笑,“沒事!

    一個小時很快就過去了,袁實沒等到,倒是等到了一個她意想不到的人。

    她收起手機,往前方看去。似乎想從濃黑的夜色深處看到袁實的車。

    這樣一看,她便看到一隊排列整齊的車陣老遠朝她這個方向駛來。遠光燈光束強烈,直逼而來,似乎要撕破半邊天際。

    這么刺眼的車燈照過來,她下意識就伸手去擋。

    最中間的一輛黑色賓利出人意料地在她面前停下。后面的車毫無防備,緊急剎車,輪胎劃過粗嘎的路面,傳來一陣陣刺耳的摩擦聲。

    司濛的右手遮住雙眼,心里還在想什么人這么大的排場,耳畔突然響起一個低迷深醇的嗓音,“司小姐?”

    ——

    格外低沉的男聲,好似雨敲打在芭蕉葉上,清透脆響。

    多么熟悉的聲音!

    咋一聽到這個熟悉的男聲,司濛幾乎都以為是自己耳鳴了。這鬼地方怎么可能會聽到那個人的聲音?

    她移開手,視線開闊了,眼前毫無預兆出現一張她熟悉又陌生的俊顏。

    男人探出車窗,那張臉在微弱的光束下忽明忽暗。表情一如既往平靜,眼里落滿闌珊燈火,渺茫深沉。

    “晏先生,你怎么在這兒?”她張大了嘴巴,震驚不止一點點。

    他打開車門,邁出一雙大長腿下車。與此同時,車里的其他幾個男人也緊跟著下了車。

    “怎么了?”他向前走了兩步,高大挺括的身形在她面前站定,在地上投射出暗影。

    “車壞了,在等人過來接我!彼龜倲偸,言語里流露出諸多無奈。

    “陸豐,你過來看看!”男人朝著身側招了招手,嗓音嘹亮。

    “是,晏總!

    被喚作陸豐的男人立即舉著手電筒繞到車前,直接掀開車蓋,察看起來。

    一分鐘不到的時間他便報備給晏竟寧:“晏總,是車子的發動機壞了!

    看來袁叔沒有猜錯。

    “能修嗎?”

    “能!

    “那就趕緊修!

    “是!标懾S應下,沖身側人喊:“章覽,趕緊幫我把工具箱拿來!

    章覽揚聲道:“好咧!”

    于是乎,修車進行時。

    速度如此之快,司濛完沒跟上節奏。

    她隔了好半晌才回神,意識到自己一不小心就承了晏竟寧一個人情。想后悔都來不及了。

    因為兩人

    有過那混亂的一夜,司濛總是不能坦然地對面眼前這個男人,她總是覺得羞恥,覺得很不自在。她害怕面對他,自然是不想承他人情的。

    人情這東西,最是微妙,有些人承他多大的人情都不礙事,可有些人卻一點都承不得。不然一來二去,可就說不清了。

    可眼下情況特殊,自然是阻止不了的。如果硬是要生生喊停,別人只會說她矯情。

    “謝謝!备砂桶偷財D出這么一句話來。

    晏竟寧靠在車門旁,夜風灌滿他褲管,周身清寒。

    他嗓音低迷,“舉手之勞,司小姐不必客氣!

    “四小姐,出啥事了呀?”老遠就傳來袁叔蒼老的聲音。

    他放了個水回來,就看到自家小姐身邊圍了好幾個男人。他眼皮一跳,害怕小姐遇上什么地痞流氓,趕緊跑了過來。

    司濛轉頭沖著袁叔笑,“沒事兒,他們幫我們修車呢!

    袁叔將這幾個男人一一打量了一遍。站在邊上的幾個高大威猛,均穿黑衣黑褲,兇神惡煞的,很有黑澀會的派頭!

    為首的男人倒是一派斯文,身穿煙灰色西裝,面容清俊,不茍言笑。借著微弱的光線,他將男人的長相看進去了。眼神驀地深了一深。

    司濛自然是沒注意到袁叔的眼神變化的,能在這里見到晏竟寧她只覺得驚訝。

    “晏先生,你怎么會在這兒?”她復問。

    晏竟寧轉了個身,和她并排靠在車邊。從褲袋里摸出煙盒,摸出一根點燃。猩紅的一抹火星子被夜風越吹越旺,煙草味兒也隨之在空氣里繚繞開來。

    她的鼻子在黑暗里嗅了嗅,認出這是大重九。

    &n 你現在所看的《荒野風聲》 39.第39陣風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請百度搜:() 進去后再搜:荒野風聲
gpk捕鱼平台 内蒙古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12093期排列3开奖结果 全民双色球下载安装 佳永配资好吗 黑龙江十一选五玩法与奖金表 赌博危害顺口溜 浙江十二码走势图真准网 广东11选5怎么玩 华天科技股票 山西福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