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書籍網 > 都市小說 > 農門棄女枝頭俏 > 第47章為何要認錯
    顧姓鄉紳也囑咐媒婆,幫李枝娘說一門親事,讓她有個歸宿。

    不過村民們憐惜歸憐惜,村里有些家底的人家,或者憨厚的老實人家,都不愿娶這種來歷不明,甚至是出生煙花之地的婦人的女兒;

    一些游手好閑、無賴之流,倒是動了心思,只是李枝娘自己也有主意,只是不肯。

    如此算來,春去秋來,李枝娘到咕水村大約也有七八個月了,很快就即將到大玖國每年一度的戶籍統計時期;

    大玖國的戶籍冊立標準,是以成年男丁為戶主;

    一部分孤寡遺孀,若無叔伯子侄,又自愿守節,也可以立"節戶";

    但唯獨以女丁立戶的,少之又少,得達到苛刻的標準——對國家或者一方鄉民做出了重大功績,經過批準才行。

    而李枝娘因不是咕水村人,又沒有嫁人依附男丁,而且沒有資格申請為獨立的女戶;

    之前因她身世可憐,為人也聰明低調,又有那鄉紳顧惜,倒沒人找她麻煩;

    但一年一度的戶籍統計活動,倒是難以瞞過了,她這身份就是黑戶。

    而黑戶通;虮涣P重金之后,聽從安排上戶,發配至賤籍也是極有可能的;

    或被當成不法流民,抓去坐牢或服役。

    眼看李枝娘即將落到黑戶的地步,那些村里的無賴、懶漢之流,都坐等李枝娘妥協同意他們的提親,甚至有為此打架的。

    但是誰也沒有想到,半路殺出的程咬金居然是朱遠山——當時他還沒有改姓,叫做顧遠山。

    過了一陣,李枝娘的咳嗽聲漸漸低了下去,茅屋門“咯吱”一聲響,只見朱遠山輕輕帶上了門,回頭向火堆望來:

    “妹子,今晚我還是送你回去罷……”

    只是細看之下,他才發現站在火堆旁的不是顧銀花;

    待看清楚那女人是誰后,他似乎吃了一驚,眼睛瞪大了,嘴巴張開又合上……

    如是再三,他才低低地叫出一句:“娘!”

    莆嬸的眼淚一下子又流了下來,一句“遠山……”剛說出口,便泣不成聲……

    朱遠山慢慢地向她走近,像是想去扶她,但是離她還有一步之遙的時候,他卻停住了腳步,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紅著眼道:

    “兒子不孝!”

    莆嬸忙擦了擦淚,上前,伸手,她想摸摸他的頭,又想摸摸他的臉,還想摸摸他的肩膀……卻仿佛無從下手!

    雖然這是她的兒子,可是隔了六年的距離,他仿佛是陌生而脆弱的幻象……

    看著親娘的指尖在他眼前顫抖著,朱遠山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攥住普生的指尖,把臉貼在上邊:

    “娘!”

    莆嬸終于摸了摸他的臉,像是才得到一種確定感;

    她顫巍巍地叫:

    “兒!”

    時隔六年,母子相對,竟半刻無言,一個流淚,一個跪地不起……

    “起來,起來罷!”

    半晌,莆嬸鎮定了一下,抹干了眼淚,把手收起來,板著臉道:

    “難為你,還記得為娘……”

    “娘,一切都是兒子的錯!”

    朱遠山磕了個頭。

    莆嬸點點頭:

    “你既然知道錯了,那就改了,成不成?”

    朱遠山眼睛黯了一下:

    “娘親想兒子如何改?”

    “自然是……”

    莆嬸頓了一下,又咬了咬牙:

    “自然是先跟族里認錯,再跟你大伯陪不是;

    依舊行了祠堂之禮,回家跟娘和小吉住在一起……”

    “娘……”

    朱遠山叫了一聲,臉上露出一個譏諷的笑容:

    “認錯?祠堂之禮?

    我有什么錯?當年,我不愿娶那張白菊,大伯和……爹,硬是給我定下那門親事;

    我不得已擅自去跟張家退親,就被捉回來關了三天三夜,我逃出去一次,就被打斷了一條腿……

    我不愿耽誤那張白菊,又算有甚么錯?”

    他停了一下,臉上的譏諷之意愈來愈深:

    “至于祠堂之禮……

    娘要我去哪個祠堂?”

    說到這里,他見莆嬸臉色發白,便放低了聲音道:

    “我既然早已知道生父是朱姓,而顧家又對我失望至極,我自該改回朱姓,叫做朱遠山。

    既然姓朱,又怎能去顧家祠堂行祖宗之禮?”

    莆嬸聽得他這樣說,心 你現在所看的《農門棄女枝頭俏》 第47章為何要認錯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請百度搜:() 進去后再搜:農門棄女枝頭俏
gpk捕鱼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