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書籍網 > 其他小說 > 道人賦 > 第四節 不如北去
    大蒼山的皚皚林莽之中,十數道劍光正自迅疾的往來遁行。

    為首的乙闕門長老凌度此時正把一身元嬰境威壓極力的顯露出來。

    而隨在他身后的肖升等人則在遁行之時擺出了鋒銳的攻擊陣型,只等那只傳言中的四首魔物在自家長老的挑釁下現身。

    元嬰境的氣機威壓四野,所過之處聲勢端地驚人,直把原本就已經惶惶不可終日的零散兇獸嚇得更加不敢露頭。

    此時相距閑云觀靈峰懸空之日不久,天南的眾多宗師境武人全都歸了宗門勤奮修行,是以倒是不見了獵獸隊伍的蹤影,否則說不得還要徒生變故。

    說起蒼山福地,那里如今已是大一統的局面,宗主溫易安對于乙闕門轄下勢力素來恩威并施,是以成效顯著。

    宗門之間的容融與磨合,自然少不了一些小的插曲,但是劍煌山一脈的霹靂手段可不是誰都能夠輕易承受得起的。

    乾元靈府的一朝覆滅,算是給乙闕門的轄下勢力敲響了警鐘,三十二名結丹境劍修半日之間掃平了整座枯榮山!那一戰,至今依舊令人思之膽寒。

    雖然乙闕門此時的整體實力還無法與千佛宗這樣的老牌大宗門相提并論,但是因為家里供著閑云武尊這樣一位元神境大能,是以乙闕門已然被歸入了北荒南陸的頂級大宗門之列。

    隨著乙闕門在北荒修仙界中的強勢崛起,福地之中一掃往日里的陰霾。

    半月之前,劍煌山的宗門感應法陣忽然傳出了波動,波動雖然來自大蒼山,且還十分微弱,但是凌度依舊指派了兩隊轄下修士前往探查。

    豈料原本只以為是一件類似地龍翻身、妖獸渡劫的小事情,卻在兩隊修士屁滾尿流的跑回來之后,在劍煌山中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居然有一頭元嬰境的四首魔物盤踞于大蒼山中!這還了得?

    隨著宗門實力的增長,乙闕門早把蒼山福地周遭的地域視為了自家的勢力范圍,雖然大蒼山脈資源貧瘠且還靠近天南毒地,但也不是一頭四首魔物可以肆意盤踞的!

    對于斬妖除魔之事,劍煌山修士向來不肯落于人后,溫易安得到回報之后便大笑著想要親自出馬,怎奈凌度卻把宗門律條搬了出來,溫易安身為一宗之主卻是不可輕易離山。

    不得已,溫易安只能黯然放棄,當目送了一臉興奮的凌度帶著肖升等人破空而去南下除魔之后,溫宗主便郁悶地把自己關在了大殿之中,而后對著空氣大罵凌度不地道!

    “凌師伯,咱們已經在大蒼山中輾轉東西,蹚了兩個來回了,莫不是需要再往南邊尋上一尋?”

    問話之人正是肖升,他與身后的幾個師弟師妹因為身屬弈劍峰,是以在劍煌山中地位頗高,也因此才搶到了隨著凌度南下除魔的機會。

    凌度聽了肖升的問話,抬手示意眾人停下劍光,思慮片刻之后,決定繼續向南搜尋千里,若是這樣還依舊找不到那頭魔物,幾人便也只能打道回府了。

    因為各自在修行上都有盼頭,是以劍煌山修士要比別人更加的珍愛羽翼,幾人之中,包括凌度在內,誰都不想被“毒地”的靈氣浸染靈根分毫。

    此時一個團臉的女修掃量著腳下的連綿群山,見山石樹木雖然被白雪覆蓋,但是細看之下卻還是能夠發現一條筆直的通道直往南面插去,不由小聲地嘀咕道:

    “福地的修士等閑不敢至此,即便來了,也不會做這般無用之事,難道是天南之人想要打通北去的道路?只是,這可能嗎?”

    說著無心聽者有意,凌度幾人此前一直將心神放在了找尋魔物上,此時聽了女修的嘀咕,也都發現了下方的道路,凌度更是釋出神念細細掃量。

    一番掃量之下,凌度不由輕咦出聲,言道:“此事倒是蹊蹺了,似這等折山為橋、斷水分江手段,也元嬰境修士才能施展,卻不知此人有何目的!

    有了這個發現,凌度不由放緩遁光、全神戒備,肖升幾人的隊形也從鋒銳變為了守勢,魔物不足懼,未知的元嬰境修士才需當心。

    ......

    鳴潭邊上,紀煙嵐看著懸在半空的“圓光水幕”,眼中全是笑意,水幕中的場景,正是陳景云的道器分身傳回來的影像。

    待見到凌度幾人繼續小心翼翼地向南探查后,紀煙嵐復又點了點頭,對于乙闕門的這幾個后輩修士,她還是滿意的,修劍之人若是不能迎難而上,又如何能有大的成就?

    聶婉娘與一眾親傳弟子在接到陳景云的神念傳音之后,已經紛紛遁身前來,眾人心知師父又將身赴蓮隱宗,是以眼中不由皆有不舍之意,不過臉上卻都盡量擠出笑容。

    季靈因為難掩心底的戚惶,于是遷怒他人,指著水幕中的凌度等人,恨聲道:“別人全都不來探查,怎么偏就他們幾個多事?他們若是不來,想必師父還能多留幾日!”

    袁華聞言強笑道:“靈峰現世必然會有動靜,乙闕門前來探查也是常理,咱家既然立了宗門,那么遲早都會顯露于人前,是以師妹無需氣惱!

    而一旁的程石則覺得師妹遷怒的很有道理,于是便在開始小聲地攛掇聶鳳鳴和柴斐,想讓他倆跟自己一同去胖揍凌度幾人一頓。

    聶婉娘白了幾人一眼,對陳景云言道:“師父,此時相距中州五大宗門的大比之日還有月余的時間,您與紀師伯也不必急著前往吧?至于凌度幾人,讓您的分身喝退便是!

    陳景云微微搖頭,揮手收了半空中的水幕,轉身對聶婉娘道:“自從為你師祖移了靈柩之后,為師的殺念便時常沸騰,是以每在山中多留一日,心底的戾氣便會多出幾分,因此不如北去!

    聶婉娘聞言黯然一嘆,心知師父去意已決,是以不再出言挽留。

    “怎么一個個笑的比哭還難看?莫要擔心,以為師如今的修為,再加上道器輔助,北荒大能之中也只有天機子可堪一戰,況且那老兒謹慎的很,相信不敢與我拼命。

    你等留在山中好好修行,凡事多向大師姐請益,待到為師歸來之日,便是天南洗刷“毒地”惡名的之時,好了,莫要再做小兒女狀,為師去也!”

    陳景云囑咐了弟子們幾句,而后足下蓮影一閃,便已攜著紀煙嵐一同在原地消失不見。

    fpzw
gpk捕鱼平台 浙江11选五玩法规则 黑龙江好运11选5 河北福彩快三开奖号码 天津11选5哪里可以买 深圳风采开奖结果65 青海排五开奖结果 天津快乐十分出租 快3中奖规则 商品期货配资网 13299期排列5出号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