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書籍網 > 都市小說 > 我的老公是條蛇 > 1.破產
    咝咝咝

    冰冷的蛇叫聲充斥著十多平米的房間,十幾條顏色不同的蛇被分開飼養在大小不一的溫箱里,每個箱子的環境都布置得非常溫暖自然,足以證明主人對它們的用心。

    只是此時的蛇卻有些焦躁不安,伸著長長的頭部,努力想要頂開上面的透明蓋子,有種越獄的即視感。

    嘎吱的一聲,房間的門突然被人從外面推開,咝咝的叫聲頓時就變得更大了。

    “溫度果然變低了!币坏缿猩⒌哪新曕哉Z著,說話的同時已經拿起柜子上的遙控,把溫度調高了一些。

    隨著溫度的升溫,慢慢的,咝咝的叫聲便漸漸變小了,剛剛想要越獄的蛇也重新乖乖趴在溫箱里。

    蛇是變溫動物,立秋的時候已經進入冬眠了,房間的氣溫一直都保持在26度左右,但昨晚下了一場雨,氣溫驟然下降,所以蛇才會變得焦躁不安。

    俞景林每天都會來看幾次,好及時發現它們的不適或者控制溫度,周末有空偶爾也會把小蛇放出來溜達溜達。

    他從小的莫名的喜歡蛇,總覺得蛇比任何一種動物都要霸氣,所以從十二三歲懂事時便開始接觸蛇了。

    最開始養蛇的時候也遭到了父母的強烈反對,他們認為蛇太冷血養不熟,但在俞景林再三保證不養毒蛇下還是勉強同意了。一晃眼七八年過去,俞景林已經完了解蛇的習性了。

    俞景林看著前天偷偷入手的蛇,養了這么久的蛇,他還是第一次養毒蛇,而且還是沒見過的種類。

    這條蛇的體型粗-大而且面皮光滑沒有任何斑紋,看起來和普通無紋蟒蛇一樣,可賣家卻說這是條劇毒蛇,因為他的朋友被咬了,幾乎是當場死亡,毒性可以說比非洲黑曼巴還要蔓延得快。

    在國內還沒有見過這樣的毒蛇,賣家本想送到專家那邊研究又實在是害怕便硬著頭皮上蛇街出售,雖然瀏覽量過萬,但是誰也沒敢入手一條不確定毒素的蛇。

    俞景林覺得新奇,考慮了一個晚上還是決定入手了。

    他們是□□的,因為體形太大,他還特意買了個加大的溫箱,還好家人從來不來蛇室所以并沒有發現異常。

    蛇其實大多都很溫順,只要不惹到它,一般是不會主動攻擊人的。

    這條蛇并沒有和其他蛇一樣躲開俞景林的視線,甚至還對他吐了下細長的紅色信子,琥珀色的雙眼露著兇光,好像隨時都能撞破溫箱逃出來似的。

    俞景林隔著一層玻璃都能感覺到濃濃的殺意,但他并沒有在意,繼續看其他小蛇的反應,確定它們都沒有因為溫度變得異常才放心,想到昨天才喂了食,便沒有再給它們添加食物。

    蛇不需要每天喂食,畢竟吃多了會撐壞的。

    俞景林關上溫室的門,伸著懶腰下了樓,正好碰上從廚房出來的俞母。

    “早,媽!

    “早,過來吃早餐吧!庇崮改赀^半百,可因為保養得當,看著才四十出頭,只是眼底的陰影讓人看起來有些憔悴。

    “媽,你沒睡好嗎?”俞景林關心道。

    很隨意的一句話,俞母卻突然變了臉色,含糊地回了句便催促他入座了。

    俞景林雖然有些奇怪,但也沒有深究,跟許久沒有出現在餐桌前的父親打了個招呼便拉開椅子坐下。

    俞母站在餐桌前遲遲沒有入座,欲言又止地看了俞父一眼,俞父則蒼老地搖頭。

    俞景林沒有察覺到父母的異常,和平時一樣給自己盛了碗粥,夸獎著母親的手藝。

    他的話沒有得到任何回應,要是以前俞母早就開心壞了,俞景林有些奇怪地抬起頭,剛好看見俞母躲開自己的視線,他微微皺起眉,“媽,怎么了?”

    俞母又看了俞父一眼,嘆息道:“沒什么,我去叫你弟弟起來,上學該遲到了!

    俞景林莫名其妙地看著母親微頹的背影,過了一會兒才收回視線,“爸,媽今天是怎么了?”

    俞父看了眼妻子離開的方向,眼底閃過一絲掙扎的痛苦,但很快便被他隱藏了起來,轉臉正視俞景林時一臉嚴肅,“你養的那些蛇,什么時候把它們送走?”

    俞景林愣了一下,他沒想到父親會讓他送走蛇,畢竟都養了幾年,突然讓他送走,他怎么接受得了?

    “爸,這話什么意思?”俞景林黑著一張臉。

    俞父張了張嘴,但很久沒說出一句話來,過了一會兒才憋出了一句,“你弟弟怕蛇,再說,它們最好的歸宿還是自由!

    俞景林只覺得可笑,他知道弟弟怕蛇,所以從來不讓他靠近蛇室,他的臥室和蛇室更是一個東一個西,基本上不主動靠近是不可能接觸到的,現在擔心會不會有點晚了?

    再說了,這些蛇幾乎都是無毒的家養寵蛇,要是現在放生,不出幾天,它們可能就會被凍死或者被同類當作冬眠的食物。

    可是想到前天入手的蛇,他又有點心虛了。雖然很確定溫箱的質量,但如果有個萬一呢?

    再加上那條蛇的不確定毒性,俞景林越想心里就越沒底,暗暗決定今晚放學回來就把昨天那條蛇給出了,但別的蛇他是怎么都讓不了的,低聲道:“爸,你知道這不可能的!

    俞父早就知道會得到這樣的結果,他知道那些蛇是俞景林的寶貝,所以也沒有繼續這個話題,“你是哥哥,要多讓著他一點!

    “我知道!庇峋傲忠詾楦感轮皇请S便提一下,臉色很快便恢復了正常,關心起弟弟來,“爸,景逸是不是偷偷去蛇室,被嚇到了?所以跟你告狀來了?”

    俞景林的話音剛落,一道稚嫩的聲音便反駁了他,“你胡說,我才沒有!”

    俞景逸今年九歲,和俞景林相差十二歲,被家父母養得白白凈凈的,鼓起臉的時候特別像軟綿綿的包子。俞母一直想要個女兒,所以從小就把他打扮成女孩,脾氣也是軟綿綿的,沒什么威脅力。

    但還好七八歲開始懂事的時候便拒絕了女裝,現在雖然穿著特別漢子,但脾氣性格已經改不過來了。

    “敢說你沒有?”俞景林一臉戲謔地看著他走到身旁的位置坐下,抬手粗魯地揉著他的頭發,眼底帶著淡淡的寵溺。

    “我沒有!庇峋耙菖拈_了他的手,一字一句地強調道。

    俞母和俞父交換了個眼神,同時嘆了口氣,開口打斷兄弟的互懟,“好了,快點吃早餐,一會讓你哥送你去學校!

    “?不是一直都是媽咪送我的嗎?”俞景逸茫然地眨著眼問道,看向俞景林的時候一臉嫌棄。

    “媽咪今天有事,所以送不了你!闭f著,俞母突然哭了起來。

    “媽,你怎么了?”俞景林從來沒有見過母親哭,這下把他嚇得手足無措的,連忙抽了幾張紙巾,輕輕替她擦著眼淚。

    旁邊的俞景逸也嚇了一跳,手里還抓著勺子,愣愣地看著哭泣的俞母,過了幾秒才反應過來,連忙跑到她的面前,一把將她抱住,“媽咪你別哭,我不要你送我了!

    俞父過去摟著她的肩膀,沉聲道:“別嚇到孩子們!

    俞母點了點頭,用力吸了幾口氣才緩緩平復下來,低頭揉了揉俞景逸的發頂,“媽咪沒事,你吃早餐吧,一會和哥哥一起去學校!

    俞景逸遲疑地點了點頭,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安靜地吃著早餐,不時抬頭看俞母。

    俞景林畢竟已經二十一歲了,自然不像俞景逸那樣好騙,他覺得母親應該是發生了什么事,否則不會突然哭得這么傷心。

    “媽,是不是發生了什么事?”父母的關系一直很好,他想不到是什么讓母親難過。

    俞母搖了搖頭,表示自己沒事,“人老了容易想多,你也快吃吧!

    雖然俞母說得很輕松很自然,可越是這樣就越讓人覺得刻意,俞景林越想越覺得有問題,他確定父母有事瞞著自己。

    但母親不肯說,他也無可奈何只好作罷了。

    一家四口都各懷心事,早餐吃得有些壓抑。

    俞景林草草喝了一碗粥便沒有再動了,掏出手機玩著等俞景逸。

    出門前,俞母又重復了一遍俞父的話,“要照顧好你弟弟,他膽子小,別讓你的蛇嚇到他了!

    父母的再三強調,俞景林這下更篤定俞景逸偷去蛇室被嚇到了,但是好像和母親的哭無關。

    俞景林讓俞景逸先上車才慢悠悠地回到駕駛座,搖下車窗和父母揮手,讓他們快點回屋。

    “路上小心,照顧好弟弟!庇崮笓]著手,紅著眼追了幾步。

    俞父上前摟著她的肩頭,掰著她的頭靠著自己,愁眉不展地看著漸漸變小變糊的車子,眼底隱約也閃著淚光。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車子早已經看不見了,俞父才蒼老道:“回去吧,收拾一下,我給律師打電話!

    俞母幾不可聞地恩了一聲,靠著俞父走,哽咽著問:“你說他們知道了能接受得了嗎?”

    “可以的!庇岣刚Z氣堅定道,心里卻也有些擔心。

    俞景林一路上都若有所思,想著父母今天的怪異舉動,可他怎么也想不通,最后干脆先拋到一邊,心想晚上回去找父親問一下好了。

    大學和小學的方向是相反的,把俞景逸送進小學后,俞景林兜一段彎路才能回自己的學校。

    他如往常一樣趴在桌子上刷蛇街,里面有很多大神分享心得,可以學到很多經驗,也有人賣蛇,偶爾碰到合眼緣的蛇,他也會入手一條,這也是家里的蛇越來越多的原因。

    俞景林看了下課程表,上午只有兩節課,他打算下午去一趟寵物店,準備給家里的蛇買些去蟲藥,免得被寄生蟲折騰出病來。

    就這么愉快地做了決定,俞景林隨手點進蛇街里的其中一個貼子里,是一個解剖毒蛇的分析貼。

    俞景林看得很認真,解析的每一個字他都看進眼里,肩膀突然被拍了一下,嚇得他差點把手機扔出去,他還以為是老師呢。

    回頭一看見是死黨,白眼差點要反上天去,咒罵一聲,“臥槽,陳旅你有?想嚇死我好繼承我的蛇嗎?”

    之所以會和陳旅成為死黨,不僅是他們的家庭背景相近,更是因為彼此都對蛇感興趣,但陳旅沒有他瘋狂,家里只養了一條無毒的球蟒。

    要是以前他這樣說的話,對方肯定會笑著說是啊之類的,可現在的陳旅卻沒有一絲笑意,反而滿臉擔憂。

    俞景林看了他一眼,心里有些納悶地想怎么今天大家都怪怪的,疑惑道:“你也有事?”

    “你還不知道?”陳旅驚訝道。

    “我該知道什么嗎?”俞景林反問。

    陳旅皺著眉道:“你去看一下今天的財經頭條!

    “你知道我不喜歡看這個!彼]有接手家業的打算,所以從來不關注財經新聞。

    “是關于你家的,你一定要看!标惵脹]想到俞家發生這么大的事情俞景林竟然絲毫不知情。

    俞景林被他煩得不行,只好退出蛇街,搜索出財經網的地址,頁面剛加載出來黑色加粗的標題便映入眼簾……

    ——俞氏董事長正式宣布破產——

    更新速度最快趕緊來閱讀!..
gpk捕鱼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