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書籍網 > 都市小說 > 我的老公是條蛇 > 2.賣蛇
    俞氏電器集團負債十億,董事長正式宣布破產,名下財產將被拍賣。

    破產?

    這怎么可能?

    俞景林不可置信地看著那兩行文字,第一反應就覺得不可能。前段時間在吃晚飯的時候,父親還信心十足地跟他們說新出智能電飯鍋即將上市的。

    再說,家里出了這么大的事情,怎么可能一點動靜也沒有呢?

    想到這里,腦海中適時地閃過今天早上父母的異常情緒,俞景林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猛地站了起來往外面走,手里一邊撥打家里的電話。

    然而,呼叫一次次地自動斷開,俞景林眼皮跳得厲害,不顧陳旅在身后叫喊,上了車便迅速開了出去,陳旅根本來不及阻止,只好替他請假去了。

    一路上,俞景林整個大腦都是空白的,除了馬上要見到父母以外,他根本不能思考其他事情。

    俞景林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家里,剛進院子就看到里面停著一輛不屬于他們家的黑色轎車,兩名穿著黑色西裝的男人站在他家門前,其中一個人手中拿著一份薄薄的文件,正和另一個人說話,還對著別墅比劃了幾下。

    俞景林不傻,看到這種狀況大概也能猜測出對方的身份,眸色變得更沉一些,無聲地吐口氣調整自己的情緒才下車。

    兩人也很快注意到俞景林,同時看向他,

    “你們是?”盡管心里已經有了答案,但俞景林還是抱著一絲期待。

    “你好,我們是銀行那邊委托過來對這處房產進行評估的,過兩天這里將會被銀行收回,請你們盡快做好交接并搬離這里,謝謝合作!蹦弥募哪腥嗣鏌o表情地推了下鼻梁上的眼鏡,帶著著一口官方的語氣說道。

    從下車的時候,俞景林就做了一些心理建設,但聽到對方確認的話還是瞬間白了臉,再也說不出話來。

    兩名男人沒有再說什么,對視一眼后從俞景林的身邊走過去,上了那輛黑色轎車。

    俞景林還愣在原地,回過神時他已經推開了家門,慌亂地想要尋找父母的身影。

    可回應他的卻只有一屋的冰冷。

    一股涼氣瞬間從腳底直躥上頭頂,俞景林跌坐在后方的椅子上,恐慌緊緊箍著他的神經線,握著手機的指節有都有些發白也毫無察覺。

    正當他不知所措時,手里的手機突然振動起來,俞景林被嚇了一跳,看見屏幕中顯示的那串熟悉的數字,瞬間便狠狠松了口氣,可放下心的同時,一股怒氣又充斥著他的整個胸膛。

    家里出了這么大的事,父母居然瞞著,他還要從新聞里才知道家里出了這樣的事情。

    可轉而想到父母這段時間承認的壓力,俞景林又氣又心疼。

    俞景林接通了電話,壓著滿腔的不滿,叫了聲,“媽!

    電話那邊的俞母沒想到俞景林會這么快接起,頓了幾秒才開口,“怎么打這么多電話過來,不用上課嗎?”

    “請假了!庇峋傲值吐暤,做了個深呼吸才讓自己語氣平常,“媽,家里發生這么大的事怎么不跟我說?”雖然跟他說也改變不了什么,可至少能和他們一起面對。

    “你都知道了?”俞母知道俞景林遲早知道,但她沒想到會這么快,沉重地嘆氣道。

    俞景林心道,都這樣了,能不知道嗎?

    “恩,爸呢?你們現在在哪兒?”破產了沒關系,欠債也沒關系,只要人沒事就好。

    說到這里,俞母的聲音變得有些哽咽,“你爸出了點事,要過幾天才能回去,這段時間要辛苦你照顧下景逸了!

    俞景林心里咯噔了一下,“爸怎么了?”

    “沒什么大礙,就是年紀大了一下子受不住打擊,過幾天就好了!庇崮傅穆曇艉茌p,隱約能聽到細微的抽泣聲。

    “在哪個醫院?”

    “在中醫院呢,你先別告訴逸逸!庇崮釜q豫了下還是決定說道:“如果有什么事,你就先去找董清阿姨幫幫忙!

    董清是俞母的閨蜜,經常會來俞家做客,人還挺和善的,幾乎每次來都會給俞景逸帶禮物。

    雖然腦子還是一片空白,但俞景林還是盡量讓自己的語氣輕松一些,他不想這個時候還要父母分心來擔心自己,“我知道了,那你好好照顧爸,不用擔心我們!

    俞景林還沒有和母親說有人上門看房子的事,想著在父母回來之前先找到新的住處。

    俞家在沒有破產之前上過富豪榜前三十,家底還算豐厚,每年的壓歲錢和零花錢很可觀,雖然前段時間買蛇用了一筆錢,但幸好俞景林沒有別的興趣,存款還可以應應急。

    “好,那先這樣,醫生來了!彪娫挼牧硪欢穗[約傳來別的聲音,俞母匆忙地掛了電話。

    看著漸漸暗下去的屏幕,俞景林坐在椅子上想了很多,等他回神的時候發現快到俞景逸的下課時間了,深吸了口氣調整了下自己的情緒,將拿起鑰匙出了門。

    到達小學時已經是半個小時后了,離俞景逸放學還有幾分鐘的時間,俞景林下了車,靠在車門前,心情復雜地抬頭看著金色的幾個大字。

    帝添小學是A市少數的貴族學校,以俞家負債的經濟狀況來說,也許過了這個學期就要轉學了。

    俞景林把玩著手機,沉思著要去哪里找房子,連蛇街的信息提示也沒空理會,要是以前,他估計已經點開首頁了。

    雖然從小嬌生慣養,但還好他并沒有紈绔,沒有被這突如其來的意外打擊到,只是他從來沒有想過,獨立會這么快到來,會是以這種方式到來。

    幾分鐘很快就過去了,下課鈴聲響徹整個教學樓,還沒看到人影,喧嘩的歡呼聲便先傳了出來。

    俞景林沒有細想,暫時將房子的事放一邊,準備吃了飯把俞景逸送回到再去找找房子。

    俞宅和小學的距離不遠,所以俞母替俞景逸報的是走讀班的,每天中午都會回家吃飯,下午兩點回來上課。

    俞景逸念六年級了,個子比同齡的小伙伴要高出一些,加上可愛的小包子臉,在人群里總是很好認出來,俞景林幾乎第一眼便看到了他。

    “媽咪呢?”俞景逸人未到聲先到,鼓著一張臉往俞景林的身后看。

    俞景林臉色平靜地看了眼只到自己胸前的俞景逸,像什么事也沒發生地說:“怎么?我來接你還不樂意了?”

    俞景逸撅著嘴哼了一聲,表面雖然一臉嫌棄,但還是非常關心自家哥哥的,“你不用上課嗎?”

    “我又不是小學生!庇峋傲值靡獾,拉開車門把他推上了車。

    “哼!庇峋耙莺吡艘宦,熟練地給自己系上安帶,看著俞景林鉆開來的身影暗暗腹誹,我明年就要升初中了。

    俞景林一臉無所謂地啟動車子,嘴上不饒人地說道:“哼什么哼,真把自己當女孩子啊,有你這么丑的女孩子嗎?”

    “你才是女孩子!庇峋耙莅欀寂芍峋傲,一臉咬牙切齒。

    俞景林切了一聲,鄙視地看了他一眼,“別鬧了,我帶你去吃漢堡!

    “不回家嗎?”俞景逸的脾氣來得快去得也快,聽見漢堡兩個字就兩眼發光,但又有些猶豫。

    俞母很少讓他吃這些垃圾食品,俞景逸也是很久之前和俞景林吃過一次,意外地就喜歡上了,一直想念那種味道。

    “爸媽去旅游了,家里沒人煮飯!笨粗峋耙菀荒樚煺娴臉幼,俞景林心臟不禁抽痛了一下,也不和他斗嘴了,“你今天可以吃兩個!

    “真的?”俞景逸一臉興奮地瞪大眼,一下就忘了前一刻的針鋒相對,儼然像得了心愛玩具的孩子一樣。

    俞景林被弟弟滿足的表情取悅到,無奈地承諾道:“對對對,只要你吃得下!

    “那我要吃三個!

    俞景林:……

    這小子就是個吃貨。

    車子很快停在麥當當門前,俞景逸迫不及待地先跳下了車,還不耐煩地催促俞景林。俞景林白了他一眼,被他拉進了麥當當。

    俞景逸興沖沖地點了三個漢堡和一杯可樂,點完看向身旁的俞景林,“哥哥,你要吃什么?”

    “吃你的一個漢堡行不行!庇峋傲炙菩Ψ切Φ囟褐,“我沒有帶很多錢!

    俞景逸懷疑都看著他,小包子臉寫滿了不相信。

    因為是午間的休息時間,他們的身后還有人在排隊,俞景林也不逗他了,點了一包大薯條和一杯咖啡便讓出了位置。

    雖然吃到了自己想吃的食物,但俞景逸并沒有真的吃掉三個漢堡,只吃兩個就嚷嚷著撐壞肚子了,眼睛卻不時瞟著俞景林面前的薯條。

    事實上俞景林并沒什么食欲,正在千度網找房子,察覺到俞景逸的目光后將薯條推過去,“想吃就吃吧,吃不下別吃了!

    俞景逸沒說話,滿足地沾了些番茄醬津津有味地吃了起來,“哥哥,你在看什么?”

    “吃你的!庇峋傲诸^也不抬地說道,默默地將環境和價格都過得去的房子招租截圖,打算等一下把俞景逸送回學校后一家家去看。

    俞景逸對他做了個鬼臉,一根接一根地吃著薯條,不時低頭玩自己的手機,指尖不停在屏幕上點擊著。

    俞景林看了幾家不錯的房子,見時間已經不早了,“走了,送你回學校!

    “哦!庇峋耙莸淖炖镞咬著吸管,視線在屏幕上,含糊地應了聲。

    見狀,俞景林擰了下眉,想到家里破產的消息明晃晃地掛在財經首頁,頓時有些心虛,輕咳一聲故作嚴肅地提醒道:“少玩點手機!

    “自己還不是一樣!庇峋耙菪÷暤剜洁炝艘痪,但還是乖乖收起手機上了車。

    俞景林裝作沒聽見,啟動車子往帝添小學的方向開去。

    一路上,兄弟倆并沒有過多交淡,俞景逸不時刷下朋友圈,剩下的時間就是對著窗外發呆。

    車子很快便平穩地停在學校門口,俞景逸下了車,對俞景林揮了揮手便跑了進去。

    看著俞景逸的背影消失在轉角才收回視線,表情凝重地重新啟動了車子,往第一間房子的地點開去。

    房子在舊公寓的三樓,和網上照片里的環境完不符,商場和菜市場都離得比較遠,到時候車子可能也得拍賣,所以太遠了不方便,俞景林不是很滿意,道了謝后就離開了。

    俞景林看了一個下午也沒有合適的房子,看了看時間,想到小學生馬上就要放學了,便打算先去接俞景逸,房子的事情也不能急在一時。

    五六點的時候是下班高峰期,回去的路上有些堵車,等他到達小學時,俞景逸已經學校門口等了他一會兒,正背靠著墻玩手機,并沒有注意到俞景林。

    俞景林按了下喇叭,搖下車窗,“景逸!

    俞景逸聽到自己的名字,抬頭看了眼車子的方向,悶著臉走過來,“好餓,要吃飯!

    “是是是大哥!庇峋傲謸u了搖頭,啟動車子離開了學校,在附近找了個面館算是解決了晚餐。

    等他們回到家的時候才七點不到,俞景林讓俞景逸去復習,自己則去了蛇室。

    蛇室的溫度沒變,蛇也很安靜地窩在它們的地盤里。

    俞景林靠在背靠著墻,心情復雜地把十幾條蛇看了一遍。

    這幢別墅馬上就要被銀行收回拍賣了,也就意味著他們一家人需要找房子,而新家可能沒有多余的空間和錢養它們了。

    他得替它們找下一個好人家了。

    俞景林眼角有些發紅,捂著臉緩緩蹲在地上,溫熱的眼淚從指縫間流出,細微的抽氣聲在寂靜的房子里顯得格外清晰。

    一夜之間破產負債,父親入院,從小居住的地方即將被收走,養了近七年的寵物不得不轉手,面臨一個個突如其來的變故,強忍了一天的俞景林整個人快要崩潰了。

    輕泣的聲音并沒有持續太久,俞景林用力吸了口氣慢慢站了起來,用手機給每條蛇都拍了照后離開了蛇室。

    回到房間,俞景林抱著自己的筆電上了床,盤著雙腿靠在床頭,登錄了蛇街帳號,編輯了一條出售的貼子,把剛才拍的照片一一上傳之后簡單地解釋了蛇種便發出去,俞景林強忍著才沒有點擊右上角的刪貼按鈕。

    蛇街的人流量不少,有近40萬的關注量,而俞景林養的蛇色澤和身形都很漂亮,貼子剛發出去沒兩分鐘便被蓋樓了。

    一個叫墨的用戶一上來便要了前天入手的不知品種的蛇,而且還要立即交易,還給他發了私信。

    俞景林有些驚訝,因為前一個賣家賣了多久他是知道的,所以他開始就沒想過能再次賣出去,才特意把這條蛇放在最后,但他沒想到,居然這么快就有人要了。

    不知感覺從哪里來的,他覺得對方一定是知道蛇的品種。想到這個可能,俞景林心里不禁有些雀躍,終于出現個大神了。

    俞景林仔細觀察看著那條不知名的蛇,但觀察了很久也看不出個所以來,很快便放棄了,點開私聊的窗口。

    對方發來了兩條信息:價錢,交易地點。

    他現在最需要的就是錢,看對方的語氣似乎并不在意價錢,猶豫了一下后加了入手時的十倍價錢。

    八千。

    當初賣家急著轉手,而且不知道蛇的品種,所以低價出,俞景林只花了八百多。

    開這個價其實他是有點心虛的,發送之后又開始擔心對方會被這個價格嚇跑。

    但很快他就覺得自己的擔心是多余的,因為對方已經回復了。

    成交。

    更新速度最快趕緊來閱讀!..
gpk捕鱼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