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書籍網 > 都市小說 > 我的老公是條蛇 > 4.影帝
    墨殤淡漠地看了他一眼,松開了幼蛇的七寸,另一只手還輕輕揉了下它的頭,和幼蛇對視一眼后準備離開。

    “等等……”俞景林回過神來,連忙叫住已經走到門口的墨殤。

    墨殤回過頭,微微挑眉,“還有事?”

    “有事!庇峋傲诌B忙點頭,三步作兩步地走到他身邊,眼巴巴地看著他手里的蛇,咽了咽口水,“這蛇沒毒吧?”不然正常人怎么可能會赤手空拳地任毒蛇纏在手里?

    “劇毒!蹦珰懝戳斯醋齑,“還是說你要試試?”

    俞景林抽搐著嘴角擺手,誰沒事想讓蛇咬一口,除非是傻子,但他真的很想擼一擼這條蛇。

    養蛇這些年,他也不是沒有被咬過,有時候溜蛇或著喂食的時候也會不小心被咬,但他很清楚蛇的品種和毒性,從來不慌。

    但見墨殤自信十足的樣子他好像能壯了膽,“我能摸摸嗎?”

    墨殤皺了皺眉,他手里這條幼蛇可是雄性,脾氣大著呢。

    “大神!庇峋傲挚蓱z兮兮地叫了聲。

    墨殤看了他一會兒,莫名地妥協了,警告性地看了幼蛇一眼才伸出手,“摸吧!

    “謝謝大神!庇峋傲终f著便摸上蛇的頭,慢慢往下摸,一邊感概蛇鱗精致。

    幼蛇收到了墨殤的警告,軟綿綿地趴著任俞景林摸,只是瞳孔卻充滿了防備,好像對方再做出傷害自己的事它就要跳起來咬他似的。

    俞景林還是第一次見到好像有感情的蛇,感嘆道:“它真的好乖!

    “摸夠了嗎?”墨殤看著他一臉驚奇停不下來的表情有些無語,但也有些奇怪,這人類和他以往認識的人類好像真的有點不一樣。

    俞景林愣了下,又摸了摸蛇頭才依依不舍地收回手。

    看著墨殤離開的背影,俞景林才突然想起自己剛才想法,拔腿就追了上去,“大神,等等!

    墨殤的腳步未停,在人界販賣靈蛇,沒有吃掉他就算不錯了,現在更沒有心情和他周旋太多。

    在墨殤走出鐵門之前,俞景林伸手拉住了他,急急忙忙地說:“大神,我家里那些蛇你還要還要?送給你不要錢,只要好好對它們就好!

    雖然覺得這樣趕著貼上去很掉價,但他真的沒什么時間,而且蛇還不一定能部賣出去。反正他心里已經認定墨殤是大神了,給他養應該沒什么問題。

    墨殤終于停下了腳步,偏過頭居高臨下地看著他,冰冷冷地拒絕道:“放生!

    “現在放生它們會死的!庇峋傲执舐暤。

    “那就好好養著!闭f完,墨殤抽回自己的手,大步走出去,坐進了門口那輛白色賓利。

    俞景林有些遺憾地看著車子消失在自己的視線,結果到最后他還是沒有弄清楚那條蛇是什么品種。

    “哥哥,你在外面干嘛?”俞景逸的聲音從二樓傳過來。

    “沒事,做你的作業去!庇峋傲痔ь^看了他一眼便進屋了,回到房間的第一次時間就打開蛇街app,看見有兩個新樓層要蛇的,一條小翠青和白娘娘,然而白娘娘已經出了。

    想到養了這么久的寶貝就這樣賣出去了,甚至以后都不能再見,俞景林想想就心疼得不行。

    俞景把賣出去的蛇在下面加了精,加精的留言會像彈幕一樣漂在上方,好讓沒有翻貼的用戶看見。

    另一邊的墨殤開車回到自己的公寓,把室內的溫度調高后把纏在身上的幼蛇扯了下來扔到沙發上。

    幼蛇敢怒不敢言,委屈地趴在沙發上,擺動著尾巴滑來滑去的,好不歡快。

    被人類抓住之后它一直都被關在小小的空間里,雖然這幾天換了個大的房間,但它一點也不開心,想回到雌父雄父身邊,它想哥哥們了。

    想到這里,幼蛇停止了游動,憂傷地趴在沙發上。

    墨殤拿出手機,熟練地撥了個號,電話那邊的人似乎是在等著它的電話,很快就接起來了,有些焦急的聲音隨即傳了過來。

    不知道那邊的人說了什么,墨殤淡聲道:“它沒事!闭f完便打開了免提放在幼蛇的身邊。

    “寶寶現在怎么樣?我現在就過去接它!蹦穷^的人并不知道墨殤開了免提,聲音有點焦急。

    幼蛇聽見電話里的聲音時雙眼瞬間就變得亮晶晶的,歡快地叫了起來,“咝咝……咝咝……”

    “是不是寶寶?”那邊的聲音更激動了,隨即又嚴肅道:“乖乖的別亂跑,我讓雄父去接你!

    “咝……”

    得到幼蛇的回應,那邊的人便掛了電話。

    幼蛇興奮地用自己的身體壓著手機,翹著尾巴不停叫著,還在和那邊的人說話。

    墨殤也不管它,看了看時間便起身進了自己的房間。

    在人界生活多年,墨殤早就已經習慣了這邊的生活,除了脫皮期必須要回蛇界以外,其他基本上和普通人類沒什么區別,發情期雖然找過人類,但人類太弱了,不足以承受自己的欲—望。

    墨殤換上了睡衣,打開筆記本電腦,點開頁面的其中一個文件,用食指撐著下巴,準備看看這幾天準備要做的工作。

    在人界,他的身份是一名導演。

    他來人界生活已經快10年了,已經忘了自己是為什么做起這個行業的了,一切都自然而然地發展著,他也慢慢適應人界的快節奏生活。

    蛇類的聽覺和嗅覺天生就非常靈敏的,利于確認食物和敵人的距離和攻擊性。

    皮膚蹭門的聲音很細微,但墨殤還是聽到了,下床去開了門,居高臨下的看著豎起半個身體的幼蛇,“什么事?”

    “嘶咝……”肚子餓了。

    被人類抓住之后它就很少吃東西,雖然剛才那個人類有給它投食,但一點肉味也沒有,它根本吃不飽。

    幼蛇真麻煩。

    墨殤其實不怎么喜歡幼蛇,要教它們渡劫又要教它們捕食,真麻煩。只是想起在蛇界的三條幼蛇,墨殤還是默不作聲地去了廚房,打開冰箱看了看,只剩下兩盒冰凍雞了。

    幼蛇沒有靠近冰箱,剛破殼的蛇還是很怕冷的,身體也受不住低溫,所以感覺到不對就會避得遠遠的。

    墨殤看了幼蛇一眼,還是把兩盒雞拿了出來,用溫水泡開才拿出來切成四份,好方便幼蛇吞食。

    幼蛇伸長脖子,像是在嗅肉的味道,閃亮的瞳孔黯然下來,但還是忍不住探出舌頭卷住一塊肉放進嘴里。

    墨殤重新回到房間,已經沒有了看劇本的心情,找了套衣服去了浴室。

    等他再出來的時候剛好聽見門鈴響起,墨殤知道是幼蛇的雄父到了,擦著頭發去開了門。

    門一開,就看到門外站著一名幾乎和自己高的男人,帶著黑色口罩和黑色鴨舌帽,穿著黑色薄風衣,整個人包裹得只露出一雙黑漆漆的眼睛,但要是有心人,還是能認出眼前的男人就是剛拿了第二個影帝的夜烽和。

    墨殤對他點了下頭,,側身讓他進屋。

    “咝咝咝咝咝……”

    幼蛇吃完東西,有些懶散地趴在沙發上休息,突然聞到了熟悉的味道,歡快地擺動著尾巴游過去,嘴里不停吐著信子撲到夜烽和的腿邊,仰著頭看著他。

    夜烽和摘掉帽子和口罩,蹲下—身一手提起幼蛇,面無表情地在沙發坐下。

    幼蛇破殼這么久以來還是第一次看到雄父這副表情,把自己縮成一團,安靜地窩在夜烽和的雙腿上。

    “你們隨意吧!蹦珰憶]有看他們團聚的心情,說完便回房間去。

    “謝啦!币狗楹蜎_他抬了抬下巴。

    回應他的是一道關門的聲音,夜烽和知道他的脾氣也沒在意,想到家里還有條傻蛇在擔心,拿出手機撥了個號碼。

    …………

    俞景林刷了一夜的蛇街,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著的,等他睡醒已經是第二天的11點多了,但雙眼還是酸澀得難受。

    俞景林揉了揉隱隱作痛的太陽穴,緩緩坐了起來,拿起手機的第一時間便登上蛇街的帳號。

    昨晚發的貼子已經蓋成高樓了,大部分都是夸他的蛇養得好。俞景林隨便翻了翻留言便點開私信,有幾人表示想要蛇的。

    想到自己的寶貝馬上就要離開自己的身邊,俞景林就有些抑郁,抿著嘴把蛇的價格發了過去,但對方并沒有立即回復。他也沒在意,打著哈欠去了浴室,洗漱一番后去蛇室看了下蛇才下樓。

    俞景逸起得很早,正抱著抱枕窩在沙發看電視,見俞景林下樓,立即就可憐兮兮地說:“哥哥,我餓了!

    平時起來俞母已經做好早餐了,但現在父母都不在,不會做飯的俞景逸只吃了半盒餅干,雖然不餓了,但他想吃熱乎乎的東西。

    俞景林瞪他一眼,但他也沒說什么,因為他也餓了。打開冰箱,里面還有很多食材,俞景林想了想,拿出兩個番茄和一把手工面出來。

    他不會做飯,但做簡單的湯面還是會的。

    十幾分鐘過去,番茄面已經完成了,俞景逸聞著香味噠噠噠地跑進了廚房。

    俞景林頗有成就感地看著俞景逸的饞相,嫌棄道:“口水擦擦!

    俞景逸下意識地摸了摸嘴角,“我才沒有流口水!

    俞景林噗嗤笑出聲,“你怎么這么傻?”

    “你才傻!庇峋耙莘瘩g道。

    俞景林能笑了聲,說道:“自己端出去!

    該讓他學學成長了,畢竟以后的日子沒這么舒服了。但看著冒著煙氣的湯面,俞景林還是提醒一句,“小心燙!

    俞景逸哦了一聲,小心翼翼地端著面回到客廳,剛放下便迫不及待地喝了口湯,皺著眉說:“哥哥,你是不是忘記放鹽了?”

    俞景林雙眼轉動了一下,“好像是吧!

    俞景逸目瞪口呆地看著他:……

    “看什么看,自己加鹽去!庇峋傲置娌桓纳卣f道。

    俞景逸撇了撇嘴,小跑進去拿了鹽和味精出來。

    吃完面已經快十二點了,俞景林讓俞景逸去洗碗,自己上樓換衣服。

    出門前,俞景林給陳旅發了微信,問他在哪兒見面。陳旅很快就回了信息,讓他在學校附近的咖啡店等他。

    俞景林去了蛇室,連蛇帶箱搬下樓,只是人剛到客廳就把俞景逸嚇得直叫。

    “別叫!庇峋傲直挥峋耙莸慕新曊鸬枚ぐl疼。

    “你干嘛把它拿下來?”俞景逸抱著抱枕縮手縮腳地縮在沙發的角落,驚恐地盯著快要爬出來的蛇,還以為俞景林沒看到,急得大聲提醒道:“啊啊,它要出來了!”

    球蟒的體型有點大,俞景逸確實有些怕,尤其是那雙桔紅色的散發著冰冷氣息的瞳孔。

    俞景林把箱子推到俞景逸看不到的地方,萬分無奈地看著他,“你不是怕嗎?我拿出去賣了!

    更新速度最快趕緊來閱讀!..
gpk捕鱼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