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書籍網 > 都市小說 > 我的老公是條蛇 > 6.大神
    等俞景林洗完澡出來的時候俞景逸還在玩游戲,半邊的被子已經快掉到地下了,俞景逸大爺似的叉開雙腿,雙眼緊緊盯著平板,手指不停敲擊著按鍵。

    “靠,又輸了!逼聊焕飩鱽硪宦晳K叫,俞景逸罵了聲把平板扔在一邊,還生氣地蹬了兩下腿。

    俞景林擦著頭發過去看了眼屏幕,涼涼地嘲笑道:“你怎么這么蠢!

    “你才蠢呢,不玩了!庇峋耙輾膺筮蟮乇е壅f道。

    俞景林一臉嫌棄地看了他一眼,把毛巾隨手搭在床邊的椅背上,撈起平板靠坐在床頭,點擊重新進入游戲。

    撕殺的聲音再度響起,俞景逸雙眼轉了轉,慢慢挨近俞景林,一臉緊張地看著屏幕,忍不住叫道:“哥哥,后邊后邊……”

    俞景林十分淡定,并沒有被俞景逸的話干擾,幾個動作下來便把敵人打死了。

    “贏了!庇峋耙蒹@喜地叫道,從俞景林手里奪過平板,“我來玩!

    俞景林笑了下也沒有阻止他,這兩天突如其來的事情把他壓得喘不過氣來,難得放松一下,他一點也不想打破。

    有了俞景林的輔助,俞景逸后面幾局只輸了一次,興奮得臉都紅了。

    俞景林看了眼時間,見已經快十點半了,開始催促俞景逸睡覺,“別玩了,睡覺!

    “再玩一局!庇峋耙萃娴谜d奮,一點困意也沒有。

    “不行,不然下次我就不幫你了!庇峋傲职迤鹉槆烂C道。

    俞景逸一聽俞景林以后不幫自己了,手里的平板突然就像燙手山芋似的,連忙扔到一邊去,嘟囔道:“睡睡睡!

    俞景林滿意地點了點頭,“真乖!

    俞景逸把被子拉過下巴只露出一雙靈動的眼睛,“哥哥,你明天再陪我玩吧!

    “明天再說!

    俞景逸哦了聲,打了個大大的呵欠,懶懶地說:“好吧!

    俞景林沒有再說話,等俞景逸睡著后用手機登錄了蛇街。

    他發的貼子瀏覽量已經過五萬了,但留言卻越來越少,貼子也快沉到底了,于是俞景林手動再次頂上去,然后打開私信頁面,回復了買家的留言。

    但他沒有立即得到回復,于是無聊的翻了翻其它貼子,看見好看的蛇他也只是點個贊便退出了蛇街。

    俞景林重重呼了口氣,雙手枕在后腦下方,毫無睡意的看著天花板,心里天翻地覆的想著明天要做的事,直到深夜才抵不住困意沉沉睡去。

    次日早上,俞景林很早就醒了,看了眼身旁睡得正甜的俞景逸,眼底閃過一抹暖意,輕輕捋順他額前的頭發才下床,習慣性地先先了蛇室一趟。

    這兩天的天氣沒什么變化,室內的空調依然在26度左右,唯一變的是少了幾個溫箱,房子的空間顯得空曠了不少。

    俞景林無聲地嘆了口氣,關門下了樓,打開冰翻了翻食材,想了下決定做個姜蔥粥。

    兩人份量的粥很快便煮開了,俞景林把切好的姜和蔥頭倒進去攪拌了一會就可以熄火了。聞著還挺有食欲的,俞景林小小得意了一下,盛了兩碗出來,正巧俞景逸揉著眼從樓上走下來。

    “洗漱了嗎?過來吃早餐!

    俞景逸懶懶地哦了聲,眼睛還沒有完睜開,整個人都軟綿綿都挨著餐桌。

    “還沒睡飽?”俞景林把粥推到他面前,嫌棄道:“你是豬嗎?”

    俞景逸立即炸毛,“你才是豬!”

    俞景林做了個嫌棄的表情,懶得和他斗嘴,哼哼道:“快吃,等下和你出去!

    “去哪兒?”俞景逸抬臉無辜地看著他。

    俞景林心虛了幾秒,他要怎么跟他解釋他帶他去看新處?

    他有想過自己過去看,可他不想再讓俞景逸獨自面對那些人了。正想著,門鈴突然響了起來。

    這么早會是誰?

    俞景林有一瞬間的疑惑,只是走到客廳看到視頻顯示器里站在門口的兩個穿著西裝的男人時就了然了。

    俞景林臉色變了變,用力吸氣調整自己的表情才去開門。

    該來的總要面對的。

    “你好,我們是銀行那邊的,明天將收回此處房產,請你們在今天之內搬出去!边@次還是兩名西裝革履的兩個男人,一人提著一個公文袋,腰板站得直直的,表情冷漠地看著俞景林。

    這么快?

    俞景林心里噔的一下,低聲道:“今天?能再寬限幾天嗎?”

    較高的年輕男人嚴肅著臉,搖頭道:“抱歉,不可以,明天中午這里就要被拍賣了!

    “好,那我知道了!庇峋傲帜樕n白地點頭應道。

    “謝謝你的配合!眱扇藳]有再說什么,對視一眼便轉身離開了。

    俞景林面無表情地看著對方的車子消息在院子才慢慢關上門,重重呼了口氣,一抬頭便看見俞景逸正站在玄關處。

    俞景逸微微歪著頭,一臉茫然地問道:“哥哥,剛剛那些人是誰?昨天他們也來了!

    俞景林怔了幾秒,突然在俞景逸身邊坐下,臉上帶著從來沒有過的認真,“那他們有對你說什么嗎?”

    俞景逸搖了搖頭,那兩個人看到只有他在家,只問幾句就走了。

    “逸逸,我有件事要跟你說!庇峋傲直緛聿幌脒@時候跟俞景逸說,可今天就要搬出去了,與其等他問自己,還不如先告訴他。

    俞景逸一臉茫然,“什么事?”

    俞景林嚴肅道:“我們馬上就要搬新家了!

    “?為什么?”俞景逸還是一臉茫然。

    “因為這里要還給人家了!庇峋傲忠呀浾也坏礁玫恼f辭了。

    俞景逸癟著嘴,皺著眉問:“這里不是我們家嗎?為什么還要還?”

    “是我們的家,但是地不是我們的了,所以我們要搬出去!闭f完這句話,俞景林莫名松了口氣,同時又萬分不舍。

    真的馬上就要離開這個住了二十多年的家了嗎?一切都那么不真實,多希望是一場夢,夢醒了一切都會恢復原來的樣子。俞家沒有破產,父親沒有住院,他的寶貝蛇沒有被迫賣掉。

    可剛才那兩個人的話猶在耳為,提醒著他這件事的真實性。

    “能不能不搬走?”俞景逸緊緊抓著自己的衣角,紅著雙眼說道,他還要等爹地媽咪回來。

    俞景林狠下心道:“不能,等一下我們就去新房子!

    “我不要!”俞景逸委屈地搖頭,聲音已經有些哽咽了,“我要爹地媽咪!

    “聽話,我們很快就能搬回來的!庇峋傲直WC道:“我們就是出去玩一段時間,而且爸媽也會過去的!

    “真的?”俞景逸半信半疑地歪頭看他。

    “我什么時候騙過你了?”俞景林笑著反問,粗魯地揉了把他的軟毛。

    “那好吧!庇峋耙葸@才不情不愿地點頭,因為俞景林是真的沒有騙過他。

    “恩,喝粥去,一會去看看新家!

    “哦……”

    俞景逸的年紀還小,很多事情他不會想太多,被俞景林帶回餐桌上便沒有了糾結,拿起勺子慢慢吃了起來,不時對著熱粥呼氣。

    俞景林靜靜地看著俞景逸,再看看屋里每一寸熟悉的角落,瞬間被濃濃的傷感包裹著,有些無力地閉了閉眼,吃了幾口粥就上樓去了。

    俞景林把重要的東西收拾一番,突然想想一件重要的事,拿起隨手扔在床上的手機,調出陳旅的電話撥打過去。

    電話很快便接通了,俞景林頓了下說:“陳旅,能幫我個忙嗎?”

    “什么忙?你說”

    “幫我找家便宜點的搬家公司!眴慰坑峋傲,今天是沒辦法搬完的。

    “現在就要搬了?”

    俞景林低低地恩了一聲,“今天搬!

    “行,交給我!标惵煤芩炀痛饝。

    “謝啦!庇峋傲值懒酥x沒等陳旅罵他便迅速結束通話,正好這時聽見俞景逸在叫自己,臉色憂郁地看了眼雜亂無章的房間,轉身出去了。

    陳旅的那套房子是在市區的西邊,剛開盤的小區,因為位置路段都好,所以還沒有完工就幾乎售罄了。

    房子在六樓,一廳三房,家具都很齊,而且非常干凈整齊,要不是有股淡淡的裝潢味,他都以為這里曾經住過人了。

    俞景逸坐在沙發上,兩條短腿搖來搖去,小腦袋充滿好奇地到處瞄著。

    俞景林被他的小模樣逗樂了,走過去捏了捏他的肉臉,“喜歡嗎?”

    俞景逸撅著嘴搖了搖頭,“不喜歡!

    “為什么?”俞景林挑眉問道!

    “太小了!

    俞景林在俞景逸看不見的地方無聲地苦笑了下,時間這么緊迫,能有這樣的房子住就不錯了。

    “哥哥,我想回家了!庇峋耙萃蝗坏拖骂^,失落地說。

    “好!被厝グ褨|西收一收差不多了。只是后面那句,俞景林沒有說出口,牽起俞景逸的手出了屋子。

    回去的時候俞景林先帶俞景逸去吃了午餐,之后在超市買了一些封箱用的膠帶,回到家里便刻不容緩地去收拾東西了。

    他沒有精挑細選,能裝進箱子的東西他都放進去了。

    家具他并不打算搬,因為陳旅那邊都有了,所以到晚上七點基本上便已經收拾好了,剩下的蛇先寄養在陳旅的家,貼子仍然沒有刪除。

    俞景逸抱著自己的模型站在門口,眼眶和鼻頭都發紅著,顯然哭了很久。

    俞景林蹲下去抱著他,輕輕拍他的背,柔聲道:“我向你保證,我一定會回來的!

    俞景逸難過地吸了吸鼻子,撅著嘴委屈道:“我想媽咪!

    “好,那我們打電話給她!庇峋傲制綍r雖然受損他,但卻十分疼愛這個比自己小十多歲的弟弟的,看著他哭得上氣不接下氣的,都快心疼壞了。

    俞母的電話很快便接通了,俞景逸聽了她的安慰后情緒明顯恢復了不少,最后在俞景林的安撫下坐上了車。

    回到新家里已經快八點了,俞景逸哭了半天,和俞母結束通話沒多久便在車上睡著了。

    俞景林輕手輕腳地把人抱下車,進了屋后放手里的人放在沙發,然后用手機叫了外賣便開始收拾房間。

    他明天早上沒課,但俞景逸還是要上課的。

    忙碌了一天,俞景林餓又累,只把俞景逸的房間簡單收拾一下,沒多久外賣就到了。

    俞景林把沉睡的余景逸叫醒,讓他吃點東西去洗了澡再睡。

    等俞景逸再次睡著,俞景林突然身體一軟,整個人像失去了所有力氣一樣坐在了冰冷的地板上。這幾天的壓力壓得他快喘不上氣來了,明明才兩天,可他卻覺得過了兩年。

    俞景林不知道自己怎么睡著的,直到天蒙蒙亮時被俞景逸的哭聲驚醒。

    俞景林知道他是不習慣,連忙過去把人抱住,低聲安慰了一番才再次睡過去,只是眉頭卻依然不安地緊蹙著。

    俞景林用力揉了把臉,抵不住困意也睡了。

    新家離學校比較遠,俞景林只睡了兩個多小時就起來了,開車把俞景逸送到小學后便直接回了自己的學校。

    剛進教室,俞景林就覺得氣氛變了,他能感覺到不少目光都刷刷地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他沒有去探究那些目光里的情緒,直徑走過自己的位置坐下,心里卻有些不舒服。

    陳旅在后面進來,一屁股坐在俞景林身旁的位置,見他黑著臉就知道什么事了。

    俞家破產的消息早在當天就被傳播了,現在可以說整個學校的人都知道了,異樣的目光肯定不會少的。

    兩人誰也沒有先開口,等教室的人少了俞景林才歪頭看向陳旅,“陳旅,再幫我一個忙!

    “你說!

    俞景林想了很久,現在他家破產了,父親還在醫院而且還欠著債,他卡里的零花錢肯定支撐不了多久,他必須得工作。

    他知道陳家的產業分布很廣,這件事找他幫忙最好不過了,“幫我找份閑著又能掙錢的工作!

    陳旅不可置信地看著他低聲道:“你要工作?不念書了?”

    俞景林搖頭,有些為難道:“所以想找個輕松點的工作,你有什么想法嗎?”

    陳旅擰著眉想了想,然后半開玩笑地說:“你要不進娛樂圈吧,錢多還不累!

    俞景林:……

    陳旅把他無語的表情忽略掉,突然像來了興致,用力拍了下手,“真的,你真的可以去演戲,我可以讓我哥給你安排角色!

    他以前就聽陳旅說過他堂哥旗下有間娛樂公司,要是有陳旅的推薦,進去并不難。但他知道自己不是演戲的料,想拒絕,但想到又閑又能的工作,好像目前只有這個適合自己了。

    “你先別急著拒絕,正好我等下要去找我哥,你和我去看看再做決定!标惵糜檬种庾擦讼滤难Φ。

    “不行,我要接我弟去吃飯!爆F在俞母在醫院照顧父親,接俞景逸放學這些事情自然就落在他肩上了。

    “沒事,把你弟弟送回學校再去,反正不急!

    俞景林恩了聲,隨口問了句,“你找你哥干嘛?”

    陳旅聳了聳,“不是我找他,是他讓我放學去一趟他公司,我也不知道他找我干嘛!

    俞景林垂眼想了想便答應了,他是真的很需要錢。

    上課鈴聲響起,兩人結束了交淡。下課后俞景林坐陳旅的車去接俞景逸放學,吃完飯后又把人送回學校才去陳旅堂哥的娛樂公司。

    陳旅的堂哥隨母姓木,叫木焱,是木母改嫁帶過來的孩子,只比陳旅大六七歲,倆人雖然沒有血緣關系,但從小就一起玩,關系非常好,陳旅沒少在自己面前提起他,所以除了沒見過以外,他對木焱并不算然陌生。

    陳旅被叫進了木焱的辦公室,俞景林閑著沒事開始打量著周圍的環境,偶爾會看到幾個眼熟的身影,但常年混蛇街和宅游戲的他并不認識,僅僅是眼熟。

    俞景林覺得有些無聊,看了眼手表指向的時間才驚覺陳旅已經進去半個多小時了,也不知道在干嘛。

    正想著,一道高大的身影占據了他的視線,俞景林有些驚喜地睜大眼,連忙站起來追了上去。

    “大神!

    更新速度最快趕緊來閱讀!..
gpk捕鱼平台 三明配资炒股 福彩北京快乐8官网 配资炒股使用什么方法 天吉双色球彩票论坛 广东11选五任5开奖记录 快三彩票哪里开奖最快 今天3d开机号、试机号是多少 体彩十一选五开奖查询 天津时时彩开奖直播 宁夏十一选五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