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書籍網 > 都市小說 > 我的老公是條蛇 > 9.劇本
    俞景逸睡得迷迷糊糊的,知道自己還要上學,盡管眼睛還沒睜開,身體就已經率先滑下沙發了,揉著眼順著自己記憶中的浴室走去。

    “嘭!”

    一道肉體和墻壁相撞而發出的聲音在安靜的清晨顯得格外突兀。

    俞景逸只覺得腦子都在轟轟作響,痛叫一聲下意思地捂著撞到的額頭蹲下去,癟著嘴想哭。

    “又怎么了?”墨殤聞聲出來,居高臨下地看著縮成一團的人類。

    聽見陌生聲音,俞景逸抬頭看了看墨殤,才慢慢記起昨晚發生的事情,捂著頭站了起來,硬是忍住了眼淚。

    “我要上廁所!庇峋耙葜Z諾的說道。

    墨殤指了指衛生間的位置,轉身回房去了,他下午還要去片場。

    冬天越近,他睡覺的時間會久一點,而且他的發情期快要到了,他已經感覺到體內潛伏的熱源,不時還會冒上來提醒著他。

    普通蛇類的發情期是非常躁狂的,更何況他還是靈蛇,他怕自己幻化成蛇形時,人類建造的房子承受不自己的攻勢。

    墨殤重新回到床上,雙眼緊閉著,想著今年要去哪里渡發情期,越來越近的腳步聲讓他重新睜開眼,敲門聲隨之而來。

    “哥哥,你帶我去找我爹地媽咪好不好!庇峋耙葺p輕推開一條縫隙,探進半個顆頭,雙眼尋找著墨殤的身形。

    本來他今天要要上課的,可是昨天和同學打架了,他現在一點也不想回學校,只想找到父母。

    這人類真的非一般的麻煩。

    墨殤本不想理他,但對上那雙純真的眼睛,他又軟了下來。想起蛇界里的幼蛇,突然覺得也許今年的發情期回蛇界渡也不錯。

    墨殤看了他好一會兒,早點把這麻煩的人類送走也好,便說:“你到外面等我!

    “好!庇峋耙萏嶂鴷氐缴嘲l坐著,但目光卻一直盯著墨殤剛關上的門,在心里默默數著數。

    墨殤很快就換了身衣服,招了招手示意俞景逸出門,“你父母在哪兒?”

    俞景逸愣了愣,然后黯然地垂下腦袋,低聲納納地說:“我也不知道!

    墨殤:……

    “不知道我怎么幫你找?”

    “我有媽咪的電話號碼,你可不可以借一下手機給我!庇峋耙菸負钢掷锲聊凰榈孟“蜖的手機。

    墨殤什么也沒說,有些不耐煩地將冰冷冷的手機遞給他。

    他從來沒有養過幼蛇,更沒有養過人類,但他見過三條剛破殼沒多久的幼蛇,是他大哥和人類生的,也沒有這人類如此嬌氣,要是捕食,這類弱小的人類必定是敵方的獵物。

    叮一聲,電梯在一樓停下,俞景逸也剛好打通了俞母的電話,聽見那頭的聲音,俞景逸哇的一聲就哭了出來。

    “媽咪……嗚嗚……”

    俞景逸越哭越大,墨殤有些不耐煩的捂住一邊耳朵,“別哭了!

    蛇的聽覺是非常敏銳的,分貝超過80的哭喊聲讓他的耳膜幾負要負荷不住。

    “嗚嗚嗚……”

    俞景林和陳旅走遍了附近的小區也沒見過俞景逸的身影,剛出了門口就聽到了熟悉的哭聲。

    俞景林突然停下腳步,猛地轉身往回跑,幾乎第一眼就看到了正在擦眼淚的俞景逸,心里終于狠狠松了口氣,三步作兩步地跑過去把人抱入懷里。

    俞景逸被突如其來的擁抱嚇了一跳,哭聲停頓了一下之后瞬間變得更大聲了,“嗚哇,哥哥……”

    墨殤皺著眉想堵住耳朵:……

    俞景林快心疼壞了,釀造了一路的話都沒有說出口,輕輕拍著俞景逸的背安撫,直到哭聲漸漸小仍然舍不得松開。

    還好,他沒事。

    他決定今天開始不再瞞著他了,等一下就帶他去醫院。

    陳旅跟在后面,看見正想離開的墨殤時挑了挑眉,叫了聲,“墨導?”

    俞景林這時的眼里只有俞景逸,聽見陳旅的聲音才發現旁邊有人,微微歪過頭,看見墨殤時有些驚訝,“大神?”

    墨殤從來沒有承認這個稱呼,自然是不會理他,對陳旅點了下頭便轉身,準備回去補個眠。

    “誒,大神……”俞景林下意識移動腳步,當他反應過來時,自己已經站在墨殤面前了。

    他不確定是不是墨殤幫了他弟弟,于是笑瞇瞇的帶著點試探地說道:“謝謝你收留了我的弟弟!

    墨殤居高臨下地看著他幾秒,冰冷冷地開口道:“不用謝!

    聽見他的回答,俞景林便確定了自己的想法,見他又要走,連忙又說:“大神,我們加個微信吧,改天請你吃飯!

    其實俞景林早就想問墨殤要號碼了,可前兩次都有點匆忙沒要成,加上現在墨殤幫了俞景逸,他自然不能再放過這個機會。

    墨殤在人界生活多年,身處的環境還是娛樂圈這樣的大染缸,見過無數形形式式的人類,也遇過不少為了戲份對他拋橄欖枝的男女,他還是第一次看到像俞景林這么直接了當套近乎的。

    他并沒有覺得隔應,反而莫名覺得十分新鮮。這個人類有點不一樣,墨殤看著他想道。

    在俞景林的印象中,大神從來都是冷冰冰的,好像對什么事都不上心?蓮乃樟袅擞峋耙葸@件事來看,他感覺對方只是表面冷淡其實心比誰都要熱。

    見他一直不說話,俞景林難免有些忐忑。

    雖然現在沒有養蛇了,可這并不代代他放棄,如果以后經濟能力允許了,他一定會把寄養在陳旅家里的蛇部接回家,但現在還是能賣掉就先賣掉,他已經麻煩陳旅太多了。

    整個蛇街的人都不知道那條蛇的品種,墨殤雖然沒有說出來,但是他能感覺到他非常熟悉那種蛇,他想更了解蛇,墨殤這樣的大神無疑是最好的學習對象。

    墨殤沒有答應也沒有拒絕,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

    “大神?”俞景林忍不住叫了聲。

    “我沒有微信!蹦珰戨m然在人界很長時間,但靈蛇的冰冷屬性并沒有讓他交到太多朋友,所以社交工具也懶得去經營,一般都是電話聯系,連僅有微博都是助理替他打理的。

    俞景林:……

    這都什么年代了,居然還有人不用微信?

    另一邊剛把俞景逸哄好的陳旅扭頭有些疑惑的看著他們,心想阿林怎么會認識墨導演,而且還叫他大神?

    什么大神?

    俞景逸還有些抽氣,看著俞景林和墨殤幾秒后走過去,扯了扯墨殤的衣角,納納地說:“哥哥,這就是我的哥哥!

    墨殤恩了聲,下意識地揉了揉他的發頂,然后再沒有理會俞景林,利落地離開了。

    俞景逸傻笑著摸了摸自己的頭發,揚起頭看著墨殤離開的方向大喊一聲,“謝謝哥哥!

    陳旅用手肘頂了頂俞景林的肚子,低聲道:“阿林,你怎么會認識墨導演?”

    俞景林摸了摸自己的耳垂,看一眼腳邊的俞景逸,看得出他很喜歡墨殤,俞景林也不想破壞對方在弟弟心里的印象,只能湊近陳旅,低聲道:“我前段時間不是入手了一條蛇嘛,整個蛇街都不知道的品種,但是他知道,而且很熟悉!

    陳旅挑眉,看了他一眼,“這么牛皮?那他說是什么蛇了嗎?”

    俞景林入手那條蛇他也在蛇街見過,挺漂亮的,但是木焱不讓他養毒。雖然蛇長得好看,可不明品種的毒蛇還是讓他退卻了,沒想到的是俞景林第二天就跟他說,他買了那條蛇。

    “沒說……”俞景林撇嘴道。

    陳旅嗤一下笑出聲,“那你怎么就認定他是大神了呢?”

    “你是沒看到那天,他只是吼了一聲,它就乖乖讓我摸頭了,而且眼尾都不用抬就能準確無誤地捏住蛇的七寸,我還沒見過這樣的!庇峋傲只貞浤翘焱砩系那榫,語氣中帶著淡淡的佩服。

    “這么神奇?”陳旅知道俞景林沒有說謊的必要,但是聽著實在是有些幻乎。

    蛇雖然是冰冷動物,也有靈性的,可咬死過人的毒蛇真的會因為人吼一聲而乖乖任人擺布嗎?

    陳旅有些好笑說:“墨導演該不會是條蛇妖?”

    俞景林一臉你瘋了的表情,細想一下,手上馬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俞景林受不了地推了推陳旅,“你是不是電視看多了,不知道建國后不許成精嗎?”

    陳旅見他一臉便秘的表情忍不住哈哈大笑,一手摟住他的脖子,一副我們還是好兄弟的樣子。

    俞景林還想說什么,衣角突然一緊,才想起弟弟就在身邊,也不和陳旅鬧了。

    “哥哥,我餓了!北缓雎粤擞峋耙菸鼐锲鹱。

    俞景林昨晚到現在也沒有吃過東西,被俞景逸一提才覺得餓了,粗魯地把他的頭發擼亂,好像什么事也沒發生過似的,柔聲道:“走,我們去吃大餐!

    俞景逸剛剛知道俞家破產,父母也都不在身邊,現在還處在非常沒有安感的狀態中,俞景林擔心自己稍微大聲一點說話就能把人嚇到,更不放心讓人去學校了。

    一行三人在附近的小餐館解決了早餐,陳旅陪著俞景林熬了一晚上,下午的課也不去上了,直接回家補眠。

    俞景林也不去上課,以家長的名義替俞景逸請了假。

    回去的路上俞景逸的情緒變得很低落,一直沒有說話,低著頭默默跟著俞景林走。

    俞景林有些心疼,彎腰把近六十斤的小孩抱了起來,“哥哥帶你去找爹地媽咪!

    俞景逸眸色一下子亮了起來,一臉期盼地看著俞景林,“真的嗎?”

    “當然了,現在就去!庇峋傲中Φ。

    俞景逸終于露出了笑容,湊過去親了下他的臉頰。

    “糊了我一臉口水!庇峋傲忠荒樝訔壍卣f,心里卻甜滋滋的。

    俞景逸嘻嘻笑著,湊過去又親了一下,動了動身體說:“哥哥,我自己走!

    俞景林并沒有放下他反而抱得更緊,低聲道:“讓我抱一下!

    于是俞景逸也不動了,乖乖回摟著他。

    俞景林抱著俞景逸走了一段路,在公交車站上打了個車,直奔父母所在的醫院。

    俞景逸已經好幾天沒有見到父母了,在醫院走廊看見俞母時直接就哭了,一頭奔進了她的懷里,惹來不少人的側目,但俞景逸不管,訴說著自己的不安,“我以為你不要我了,嗚嗚嗚……”

    俞母有些嚇到了,看了面前的俞景林一眼后把人抱著坐下,用手替俞景逸擦掉眼淚,一邊親著一邊低聲安慰。

    俞景林松了口氣,推開了房門。

    俞父已經醒了,氣色已經比幾天前好多了,正靠在床背看報紙,聽到門響聲抬了下頭,對上了俞景林的眼。

    “爸!庇峋傲州p輕叫了聲。

    “來了啊!庇岣赴褕蠹埛旁谝贿,收起了眼鏡,“逸逸也來了?”

    俞景林點了點頭,“好點了嗎?生生怎么說?”

    “好多了,醫生說這兩天就能出院了!庇岣竾@了口氣,聲音滄桑了許多,“我聽你媽說,你找到房子?”

    “恩,我還找到了工作!庇峋傲中Φ。

    俞父的身體僵硬了一下,重重地嘆了口氣,語氣里帶著濃濃的愧疚和無力,問道:“是什么樣的工作?會影響你的學業嗎?”

    “不會,我會安排好的。爸,你不用擔心我!

    “唉!”俞父嘆氣,沉默了。

    看著父親兩鬢的白發,俞景林的心難受得發澀,一時間也沒有再說什么,氣氛變得壓抑。

    “爹地!庇峋耙輳耐饷媾芰诉M來,直撲進俞父的懷里。

    “媽!庇峋傲纸辛寺,看著其樂融融的父子倆,低聲解釋道:“逸逸不知道從哪里知道了我們家破產的事情,我沒辦法就把他帶過來了!

    俞母點頭,“我知道了,這孩子還和別人打架了,昨晚老師打電話都跟我說了!

    “打架了?”這是俞景林不知道的,俞景逸也沒有說過,他沒想到弟弟會因為這件事和別人打架。

    “是啊,我替他檢查過了,沒受什么傷!庇崮缸屗挥脫,過了一會兒欲言又止地問道:“你爸明天就可以出院了,我們……”

    俞景林摟著俞母,揉了揉她的肩頭,輕聲道:“我都處理好了,明天我來接你們!

    “這段時間可辛苦你了!庇崮缚粗。

    “媽,和你們比起來我一點也不辛苦!庇峋傲中Φ。

    俞母笑了笑,“等你爸身體好一些我就出去找個工作,你別太累了!

    俞景林沒回話,他并不打算讓俞母出去工作。

    先不說俞母沒有任何工作經驗,單憑父母辛苦勞碌了半輩子,他也不能再讓他們出去的。

    娛樂圈的錢來得快,即使過程會辛苦一些也沒關系。

    俞景林在心里盤算著,口袋里的手機震動了起來,他掏出手機,看到來電顯示時有些疑惑,但這個疑惑在接通電話后便消除了。

    是他現在的經紀人金靖揚,昨天忘記把他的給存上了。

    俞景林邊接通電話邊往外走,“揚哥!

    金靖揚的辦事效率從來都是刻不容緩的,“你今天有空嗎?我這兒有幾個劇本,你過來看一下,挑一個試試!

    俞景林有些驚訝,這么快就有戲讓他拍了?

    他是個完完半路跳出來的新手,他以為至少要訓練一下,沒想到可以直接上場。

    俞景林看了眼病房門,應道:“我有空的!

    更新速度最快趕緊來閱讀!..
gpk捕鱼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