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書籍網 > 都市小說 > 我的老公是條蛇 > 13.新劇
    俞景林演的只是個配角,但葉小軒的戲份不少,整部戲中出場次數也很多,所以幾乎每天都得跟著劇組進進出出。

    在他快要殺青的時候,金靖揚來了,身邊帶著一個看起來和自己差不多大小的男生,高高瘦瘦的。

    俞景林心想,這該不會是金靖揚的給他找的助理吧?

    金靖揚開口確定了他的想法,“這是李洋,公司替你安排的助理,”

    “?”雖然已經想到了,但聽見金靖揚的話俞景林還是愣了下,但很快又反應過來,“哦,好的,謝謝揚哥!

    “俞哥好!崩钛笮χ蛄寺曊泻,“今后的日子請多多指教!

    “多多指教!庇峋傲贮c頭。

    金靖揚扶了下眼鏡,問道:“你有微博嗎?”

    “有的!庇峋傲窒胍矝]想地回答,“怎么了嗎?”

    他其實很少上微博,一個星期都不上一次的那種,偶爾上去也只是為了曬下寶貝蛇。

    這段時間忙得焦頭爛額的,他就更沒有時間上微博了,被他提起才突然想起自己已經快兩個月沒上了,而他的寶貝蛇也沒了。

    “有就行,到時會安排官方艾特你,曾加點曝光率。把你微博給我,我替你申請驗證!

    俞景林哦了聲,登上了自己微博后將手機遞給他。

    金靖揚翻了翻他的主頁,看見里面各色各樣的蛇后,立即擰起眉,“這些刪了!

    “不行!庇峋傲窒乱庾R地說了出來,隨后察覺自己的語氣太沒有禮貌,正了正臉色,解釋道:“這些都是回憶,我舍不得刪!

    “那就重新申請一個吧!苯鹁笓P沒有為難他,將手機還給他。

    俞景林松了口氣,“那我今晚買張卡,重新開個號!

    “恩,開了關注我,我回去了!闭f著金靖揚已經站了起來,“小洋,今天開始你就跟著小俞了,有什么重要的事要跟我匯報!

    “好的,揚哥!

    金靖揚離開后,俞景林和李洋相互做了簡單的了解。

    李洋今年才23歲,可他已經出來工作五六年了。他生在很偏僻的山村里,家里沒能力負擔他的學費,只能綴學出來打工。

    俞景林很佩服李洋,他從來沒有過這方面的困擾,至少在俞家破產前,他的壓歲錢甚至都要比李洋一年的飯錢多。

    他很幸運自己能生在這樣的家庭,認識了陳旅,連找工作都要比李洋輕松得多。

    俞景林拍完今天的最后一場戲便正式殺青了,回頭一看,突然感覺有些不真實感。

    一切都來得太順其自然了。

    俞景林離開片場后去辦了張電話卡,注冊了新微博,關注了金靖揚后又轉發了自己剛殺青的《戀愛1加1》的官博,之后退出微博。

    他的微博沒有粉絲,自然起不了浪花,俞景林并不在意,重新回歸到校園的生活。

    《戀愛1加1》里有不少流量明星,雖然有些瑪麗蘇,但正式播出后,收視率還是噌噌上來。

    俞景林雖然是個新人,但和幾個名氣不小的流量搭戲,人氣自然也被帶動,再加上自身顏值高,短短幾天內,微博粉絲已經達到六七萬粉絲,唯一一條微博也點贊過五萬了。

    “阿林,你這吸粉的速度還可以啊!标惵梅⒉,托著下巴打量著俞景林的側臉說道。

    俞景林瞥了他一眼,有些哭笑不得,“你嫉妒?”

    “我有什么好嫉妒的!标惵脟K了聲,然后又自打臉的說:“考完試了我也去試試!

    “我等著你!

    “等著吧!

    俞景林笑了笑沒說話,正巧這時手機響了,他掏出手機看了下來電顯示,見是金靖揚便快速劃過接聽鍵,叫了聲揚哥。

    “現在有空嗎?去金城片場,有一場試鏡,小洋已經在那邊等你了!苯鹁笓P在那邊說道。

    俞景林愣了下,沒想到這么快就有新戲給他了。

    金靖揚作為金牌經紀人,手下有不少演員,他以為自己可以休息一段時間呢。

    不過試鏡不代表有戲拍,能過才算。以他現在的水平,大概上不了吧。

    “有在聽我說話嗎?”金靖揚見他沒理自己,微微提高了聲音。

    “我知道了揚哥,我現在就過去!庇峋傲竹R上回道。

    “恩,還有,微博我已經幫你認證了!

    “好的,謝謝揚哥!

    結束了通話,陳旅一臉八卦地勾住他的肩膀,“來活了?”

    俞景林點頭,“恩,揚哥讓我現在去片場!

    “這樣會不會太累?”陳旅關心道,畢竟在這之前,俞景林可沒做過這些事,他剛看了《戀愛1加1》,有些動作還挺大的,“你不用勉強自己,有什么事和我說,我跟我哥說一下!

    俞景林白了他一眼,“我有這么脆弱嗎?”

    陳旅上下打量了一下,若有其事的點頭,“有!

    俞景林:……

    “我去片場了!庇峋傲帜闷鹱约旱谋嘲鼫蕚涑鼋淌,“幫我請下假!

    陳旅看著他的背影:……

    什么時候自己成了他助理了?

    俞景林用最快的速度趕到了金靖揚所說的那個片場,李洋已經在大門前等著他了。

    “俞哥,你來了!崩钛笊锨敖舆^俞景林的背包,然后走到前面帶路,“在這邊!

    這個片場比之前那個片場要大一點,俞景林跟在李洋后面很快就到了指定的劇組。

    俞景林上次是直接跳過試鏡的,還沒有真正去試過角色,內心難免有些緊張。

    看見坐在最中間的墨殤時,俞景林明顯愣了下,心臟莫名地縮了下。

    難道這部戲是墨殤執導的?

    想到這個可能,俞景林心里莫名地感到興奮。

    墨殤早就看到了俞景林,冷冷地掃了他一眼便收回了目光。

    “俞哥,這是你要試鏡的角色,你先看一下,前面還有人!崩钛蟀岩环菸募f到他手里。

    俞景林點頭接過翻了翻,立即被這個角色吸引。

    《神論》一部懸疑偵探電影,一共有三個主角,而他要試鏡的角色里面的其中一個主角——認真又聰穎過人的法醫。

    電影講述的是一具無頭女尸引起后面接二連三的詭異事件,不停有受害人以各種方法死去,迷題最后由法醫、警察和無頭女尸的弟弟一一解開。

    劇情有點像法政新聞,可調查過程卻成就了三人。

    到俞景林上場時,他問李洋要來了一副無框眼鏡,輕輕吸了口氣才緩緩走過去。

    墨殤面無表情地抱著雙臂,雙眼銳利都看著他。

    俞景林盡量不讓自己太緊張,吸氣又吐氣幾次才慢慢平復下來,可一抬頭,對上墨殤的目光,心再次變得緊張起來。

    “你可以開始了!弊谀珰懪赃叺闹心昴腥艘娝t遲沒有動作,有些不耐煩地催促一聲。

    俞景林猛地回過神,收回視線時不經意瞥見墨殤皺了一下眉。

    墨殤心道,這人類還是一如既往地蠢。

    他是見識過俞景林的演技的,跑龍套的都比他演得好,他也不知道他怎么有勇氣來試他的戲。

    俞景林不讓自己再看墨殤,推了推眼鏡,換了一副神色,努力讓自己投入這個角色里。

    等他演完,墨殤和兩旁的人低聲說了幾句,之后讓他回家等結果。

    其實俞景林心里沒底,他不知道自己剛剛演得怎么樣,更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過。

    他那演技,演些無腦流量劇還好,而且今天試鏡的人很多,演技比他好的多了去了。

    不知怎的,一想到自己可能落選心里就有些難受。

    “俞哥,喝點水!崩钛笠娝Y束后連忙遞水給他。

    俞景林道了謝,接過水坐下。

    “呦,這不是小洋嘛?”

    一道戲謔的聲音傳過來,俞景林有些疑惑地看向聲音來源,再看看李洋,后者則緊緊咬著牙關。

    “這誰?你新主人?”說話的人叫劉秀然,一部《鬼門關》讓他火了一段時間,但人紅事非多,沒多久就被曝出家暴妻子而被抵制,今天來這里,大概是想借《神論》翻身。

    劉秀然見他不理自己,臉色瞬間變得難看,譏笑道:“好歹我也是你前主人,真是沒大沒小!

    李洋嘴角抽搐了下,正想回應就被俞景林打斷了,“小洋,這位是?”

    李洋垂下眼,低聲說:“這是我上一任雇主!

    “哦哦,你好!庇峋傲制ばθ獠恍Φ卮蛄藗招呼。

    李洋雖然跟他不久,可這段時間下來,他知道李洋是個好脾氣的,做事也都很盡責,他看得出李洋在這個人出現時就一直在強忍著。

    他是個護短的人,再加上李洋人不錯,他自然不能讓外人欺負他。

    “你就是那個演葉小凡的?”劉秀然身材和年紀都和俞景林差不多,葉小凡的角本來是讓他演的,但后來出了丑聞,劇組就把他除名了。

    最后知道劇組找了個毫無經驗的新人演時,他氣得鼻子都快歪了,現在又在同一個劇組碰見,劉秀然自然沒給他好臉色,反而有些鄙視俞景林。

    “有什么問題嗎?”俞景林挑眉問道。

    劉秀然哼了聲,“演技還得提升啊!

    “謝謝你的意見!庇峋傲中θ莶蛔,“不知道前輩演過什么大作,小輩想拜讀一下!

    劉秀然怒瞪著他,“你沒看過《鬼門關》?”

    要知道去年這部戲的收視率排第一呢。

    “沒看過,但我倒知道安豫棠是主演,不知道前輩演得哪個角色?”

    “你!”劉秀然氣得指著他,卻說不出話來,面對圍上來指指點點的人只能氣急敗壞地走了。

    如果這一段被人拍上網上,他估計就真的沒有翻身的機會了,畢竟欺負新人這個名聲可不好。

    “謝謝俞哥!崩钛鬀]想到俞景林會替自己說話,有些感動地向他道道。

    “不用謝,以后別叫我俞哥了,叫阿林就好了!崩钛蟊人要年長兩歲,被比自己大的人稱作哥怪別扭的。

    “好,謝謝俞哥!

    俞景林:……

    墨殤就坐在不遠處,把剛才發生的事數收入了眼底。

    這個人類的演技不怎么樣,嘴炮倒是挺厲害的。

    墨殤從事這行業多年,對于唯一的工作,要求自然是高的,俞景林顯然不合格。

    但他不否認俞景林的潛質不錯,所以才會破格讓他加入自己的劇組。

    墨殤看著俞景林的背影勾下唇,他會好好磨練他的。

    俞景林突然打了個寒戰,有些奇怪的左右看了眼,心想該不會是剛剛那人在罵他吧?

    “俞哥,你冷嗎?”李洋問。

    “沒事,我先回去了。你也回去吧!

    “好的!崩钛簏c頭,和俞景林背道而馳,往不遠處的公交車站走去。

    更新速度最快趕緊來閱讀!..
gpk捕鱼平台 湖北11选5一定牛遗漏数据 五分赛车彩票软件 上证指数走势图分析 腾讯三分彩是正规的吗 房地产股票融资 极速时时彩有技巧吗 福建快3推荐号码 时时彩个位计划全天版 天津十一选五走势图基本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真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