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書籍網 > 都市小說 > 我的老公是條蛇 > 18.蛇界
    細小的沙石把俞景林的身體刺得生痛,下意識地用雙手去護著頭,避免撞傷。

    翻滾好不容易停了下來,俞景林忍著身上的疼痛緩緩站了起來,先映入眼的是一片清晰可見底的綠湖,不同于剛才的夜色,這里是一片明亮的,炎熱的太陽正掛在半空。

    周圍安靜得可怕,連蟲叫的聲音也沒有,俞景林感覺有點熱便把外套脫了系在腰上。

    俞景林打量著周圍的環境,卻完找不到來時痕跡了,連剛才被他滾過的青草也沒有被碾壓過似的。

    明明氣溫要比剛剛高,可俞景林卻不禁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他這是到了什么地方?

    俞景林有些崩潰,想回頭卻又找不到方向,只能努力讓自己鎮定。他是跟著墨殤來到這里,那墨殤應該也在這兒才對。

    想到這里,俞景林突然覺得沒有這么害怕了,呼了幾口氣調整了下情緒,對著湖喊出了墨殤的名字。

    “墨殤,你出來,不要想著嚇我!

    可俞景林連喊了十幾聲也沒有得到回應,只有淡淡的回音在他的耳邊回蕩,好不容易壓下去的恐怖感再次如泉水般涌上來。

    平靜無波的湖水突然有了動靜,把險些陷入絕望的俞景林嚇了一跳,看見墨殤時差點就要哭出聲了。

    “你丫的,我就知道你想嚇我!庇峋傲至R了句,卻終于松了口氣。

    墨殤被情==欲折磨得身通紅,微長的頭發滴著水,濕透了的白色襯衫緊緊貼在身上,六塊結實的麥色腹肌隱隱若現,聞到俞景林身上的味道時只感覺更強烈的烈火往下==身涌,所有理智都瞬間見鬼去了,琥珀色的眼珠也漸漸變成了迷惑的金色。

    “你怎么不說話?”俞景林目光被墨殤完美的果體吸引住,并沒有察覺到他的異常。

    墨殤抬著沉重的雙腿,一步往他走近,蹙著眉,因情==欲而變得沙啞的聲音格外低沉,“為什么要進來?”

    “?”俞景林終于舍得將視線移開,抬眼看見他通紅的臉時嚇了一大跳,再回憶起來這里之前的異狀,“你怎么了?是不是發燒了?”說完還用手探了下他的額頭。

    溫度果然很燙手,俞景林皺起眉,“你發燒了還下水,不要命了嗎?我們回去……”

    墨殤面無表情地看著他喋喋不休的嘴,低頭堵住,俞景林的聲音驟然而止。

    “?”俞景林瞪大眼,有些不可置信,心里卻樂滋滋地,大神這么主動?平時的矜持都是假的?

    可是等他對上距離只有幾厘米的那雙金色的瞳孔時下意識地想要去推開。

    墨殤的手緊扣著他的腰身,掙扎不成反而加深了這個吻。

    過了很久,俞景林覺得自己快要窒息了,墨殤才慢慢松開他,只是他還沒來及松口氣,便感覺到一塊石更物頂硬物頂在自己的腰腹間。

    俞景林:……

    “我的發情期到了,是你自己送上門的!蹦珰懮硢〉袜

    “什么發情期?”俞景林眼眉跳了跳,可下一刻已經被墨殤壓在草坪上,尖尖的草尾刺得他后頸生痛。

    ←_←和諧,大家自行聯想→_→

    俞景林不知道墨殤在自己身上胡作非為了多久,暈過去醒過來兩次他都還在動,第三次暈過去之前腦海里只剩下一個念頭,以后再也不敢隨便撩大神了,因為一不小心可能會惹上神,也可能碰上妖。

    再次醒來的時候身體已經被清理干凈了,還是原來那片綠洲,還是那片天空,只是身下多了一層柔順的獸皮,身上穿著類似浴袍的里衫。

    昨天的記憶一點點清晰起來,俞景林白了臉。

    墨殤竟然不是人,而是條修煉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蛇妖!

    難道那時他能那么準確抓住蛇的七寸,還有那條蛇的乖巧,現在也就都說得通了。

    他以為墨殤只是內行的大神,卻沒想到這貨和蛇才同類。

    說好的建國后不許成精呢?俞景林郁悶地想,以前他從來不相信這些鬼神的存在,可當事情發生在自己的身上時,他不得不相信。

    不想了,他得趕緊離開這里。

    俞景林想坐起來,才動一下,身==下的劇痛卻讓他重新倒了回去。

    只是一個動作,俞景林已經有點喘了,下半身除了疼沒有別的感覺,甚至他都覺得是自己癱了。

    俞景林試過幾次也沒能坐起來,最后干脆放棄了,有些失神地看著上方。

    他不知道自己維持這個動作有多久了,直到聽見聲響才恍然回神,扭頭向聲音來源看去。

    這一看卻愣住了,喉嚨像卡著幾千根細小的骨頭一樣,完發不出聲音來。

    巨大的蛇頭正居高臨下地看著他,琥珀色的眼眸閃著水光,既冰冷又危險。

    大蛇似乎也感覺到他的恐懼,快速恢復了人形,手里多了一袋東西。

    “吃點東西!蹦珰憦拇永锬贸鲆黄克揞^,打開后遞到他的面前。

    俞景林看著他手指發呆,一時間不知道自己該接還是不該接。

    正在這時,肚子尷尬地叫了幾聲。

    墨殤看了他一眼,嘴角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動了下,蹲下去把其它東西也都數打開。

    俞景林不敢去看墨殤,可又抵不住饑餓,只是猶豫了一下便吃了起來。

    他是真的餓慘了,現在又不能自由活動,更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回去。而且事情都發生了,他又何必和自己過不去?

    “我要回蛇宮一趟,你要去嗎?”墨殤突然說了句。

    蛇宮=蛇窩。

    俞景林想也不想地搖頭,“不去!彼麤]事去蛇窩干嘛,嫌命長?又不是他養的那些寶貝,要是被咬了怎么辦?

    而且看過墨殤的原形之后,他現在都有點心理陰影了。

    墨殤面無表情地點頭,“那你在這里等我,不要亂走,林子里有很多其他野獸!

    這里是結界邊緣,經常有野獸誤入,墨天沒有刻意驅趕,說當蛇族多了個獵場。不過結界里也有土生土長的非蛇族靈獸,肉質比一般野獸要鮮嫩,一些成年的靈蛇也會來這邊捕食。

    俞景林差點被嗆到,憋得臉都紅了才把東西咽了下去,拍了拍胸口緩了口氣才說:“那你能不能先送我回去?”

    墨殤看著他一會兒,意有所指地抬了下下巴,“你確定要這樣回去?”

    俞景林連忙低頭看了下,略蒼白的臉色瞬間就像調色盤一樣,又綠又紫。

    他的手上,胸前和大腿根部是密密麻麻的吻痕,幾乎找不到一處完好的皮膚,可見創造這些痕跡的人有多努力。

    俞景林咬牙切齒地低聲罵了句,“禽獸!

    “我很快回來!蹦珰戇不太適應有雌性的日子,語氣還是一如既往的冷淡生硬。

    “你確定我在這里安嗎?”俞景林看到他要走,著急道。

    “我去附近看了下,這里暫時安!边@邊的野獸不少,而且俞景林又是剛破了瓜的雌性,很容易被其它野獸盯上。

    “暫時?”俞景林震驚地看著他,指了指酸痛得無法動彈的雙腿,“要是有野獸我怎么辦?”

    他可還沒活夠。

    墨殤微微皺起眉,直接把他抱起,雙腿幻化成尾狀,飛速地往蛇宮走。

    俞景林微微張開嘴,石化般的臉色,有些驚恐地看著巨大的蛇尾,手上不禁起了一層雞皮疙瘩,看恐怖片都沒這么刺激。

    墨殤把他的表情收入眼底,冷笑一聲,“怕?”

    俞景林點頭,怎么可能不怕?

    墨殤沒有再說話,躲開了所有蛇的視線直接從樂園回到自己的房間,把俞景林放在自己的床上,一刻也沒停就轉身出了門。

    俞景林也不管他要去哪里,將臉埋在被子里,出神地看著被子上的紋路,微涼的觸感告訴他,這一切都不是夢。

    可能是太累了加上沒有睡夠,俞景林沒等到墨殤回來便再次沉沉睡過去了。

    更新速度最快趕緊來閱讀!..
gpk捕鱼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