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書籍網 > 都市小說 > 我的老公是條蛇 > 21.決定
    #當紅女星探班緋聞男友  疑似戀情曝光#的標題被掛在熱門話題的首位。

    女星和墨殤挨得很近,  舉著杯不知道在笑什么,胸前的兩團肉呼之欲出。俞景林認識她,  在拍《戀愛1加1》的時候在停車場偶遇過一次,  那時候墨殤也和她在一起!

    墨殤雖然沒什么表情,但程也沒有拒絕的意思,  最后一張圖還和女星碰杯了。

    俞景林看著照片磨了幾次牙,  跳下床打算找墨殤去,可走到門前他又猛然停住了腳步,  站在原地很久之后又悶著臉重新回到床上。

    李洋宿醉醒來還有點昏昏沉沉的,  頂著一頭雞窩坐起來,  睡意惺忪地揉著眼,然后愣愣地看著前方。

    俞景林被他的傻樣逗得樂了,郁悶頓時也散了一些,忍不住取笑道:“快回魂啦!”

    李洋慢悠悠地扭頭看他,這才清醒了一些,  剛睡醒的聲音還有些沙啞,  “俞哥,早!

    “不早了,下午就要回去了,你的東西都收拾好了嗎?”俞景林涼涼地看了他一眼說道。

    李洋這才有些恍然張了張嘴,連忙翻身下了床,“我這就起來了!

    俞景林沒說話,  原本揚起的嘴角在李洋進入浴室之后立即恢復成一條直線,  重新拿起腿邊的手機,  回復陳旅的信息——回去我有事想和你說說。

    他現在必須找個人說說,否則他真的能憋出內傷來,而最適合的人選非陳旅莫屬了。

    陳旅很快就回復一句——行,晚上見。

    俞景林回了個OK的表情,鬼使神差地又點進剛剛那條鏈接。

    事件還在發酵著,女星已經做出了回應,只是更顯得有些欲蓋彌彰。

    墨殤沒有做出任何回應,女星的粉絲卻已經到他的微博下留言了,還讓他好好對自己的愛豆。

    俞景林覺得眼睛都要噴火了,憤然退出來,在心里將墨殤罵了個遍,前一天還和自己這樣那樣,今天就和某女星干這干那的,真是渣男……啊呸,渣蛇一條。

    可罵完他又有點心虛,畢竟自己先躲著人家的!

    俞景林搖頭不讓自己再想,退出微信下了床,準備把自己的東西也收一收。他的東西其實不多,就是幾套衣服加一支洗面奶。

    等整裝待發,俞景林還沒有收到出發的消息,他覺得無聊便去找鐘左左了。

    這是他第一次進鐘左左的房間,一進門就被里面的情形驚到,到處都是衣服,地上還有幾張面膜,只有靠窗的那張床是整齊的,而楊光森正專注地看著筆記本里的東西,完沒有被走來走去的鐘左左影響。

    楊光森和鐘左左是高中同學,只是大學選修不一樣所以才分開,雖然學校和專業都不同,但他們中間也從來沒有斷過聯系,關系一直不錯的,后來鐘左左畢業直接進了娛樂圈,非專業楊光森沒多久就辭職進去了,至于原因,不言而喻。

    本來房間的分配是藝人和助理一起的,但楊光森和鐘左左的助理換了房。

    助理知道他們關系好,當時也沒多想便讓了出來,一切都自然而然。

    “森森,我的內褲呢?”鐘左左翻了翻被子沒找到自己的東西,習慣性地問楊光森,“紅色的那條!

    俞景林和楊光森都一臉郁卒。

    “問你話呢!辩娮笞笠娝麤]回自己的話,不滿地重復道。

    “你去浴室看看!睏罟馍瓫]好氣地說了句。

    鐘左左眨了眨眼,光著腳跑進浴室,頭也不回的對著空氣喊:“小林林,你等我一下!

    俞景林哭笑不得地看著忙碌的鐘左左,“沒事,你慢慢來,我先過去!

    “好,記得還是坐同一輛車!辩娮笞蟠舐暤,生怕俞景林聽不到似的。

    俞景林應了一聲好便直接離開了房間,心道鐘左左和楊光森在一起也挺好的,一個沉穩一個活潑,剛好互補。

    看得出鐘左左非常依賴楊光森,也許他也像自己一樣,其實早已經喜歡上了對方,只是不自知而已。

    俞景林嘆了口氣,在心里罵了句自己不爭氣。

    下午兩點多,劇組在農家樂吃過午餐后終于啟程回A市了。

    和來的時候一樣,俞景林和鐘左左坐同一輛車。鐘左左還是一如既往的活力滿滿,在車上并不會覺得無聊,但俞景林卻出神地看著前面的車子,只是不時還是搭理一下鐘左左。

    鐘左左可能是覺得累了,最后跑到后面睡覺去了,車廂徹底安靜了下來。

    天色漸漸被黑夜取代,晚上七點多才回到公司。大家坐了一天車也都累得昏昏欲睡了,劇務在門口便直接讓大家回去休息了。

    俞景林沒有立即回家,而是打電話給陳旅。

    陳旅似乎也在等他的電話,第一時間就接起來了,“阿林,你到了?”

    “嗯,出來吃個飯?”俞景林道。

    “在哪兒呢?我去接你,再一起找個飯店吃!

    “我在公司門口,你不用來接我了,直接到萬禾廣場見!庇峋傲终f了個折中的地址。

    陳旅也沒有堅持,應了聲好。

    約好了地點,俞景林掛了電話,正想用手機打個滴滴,一輛白色寶馬停在他的眼前,車窗緩緩搖下。

    等窗落到一半,墨殤的俊臉出現在他的眼前,俞景林先是愣了下,心里突然甜滋滋的,可下一刻回神后連忙后退了好幾步。

    墨殤看著他的反應皺了下眉,木著臉道:“上車!

    俞景林連頭也沒搖一下,轉身就跑了。

    墨殤面無表情地看著俞景林的背影消息在夜色中,啟動車子離開了。

    確定墨殤沒有追來俞景林才松口氣,捂著胸口喘氣,想到墨殤剛剛那個表情,頓時覺得又刺激又解氣,還非常爽。

    俞景林在心里偷笑幾下,招了輛車往約好的地點趕。

    等他到達的時候,陳旅已經在哪里等著了。七八點這個時間飯店是最忙的,人也很多,碰面后,俞景林讓人換成了包房。

    倒不是他顧及自己是藝人的身份,反正他這種三流明星走到街上也沒有人會認出來,完是因為他等下要說的事實在有點驚悚。

    陳旅在出來之前已經吃過了,俞景林就隨便點了幾個菜。

    等服務員出去后,陳旅先開了口,“你不是有話要跟我說嗎?”

    說到正事,俞景林表情馬上糾結得皺成一團,看得陳旅難受,“你別做這表情!

    俞景林撓了下頭,像是在做個很大的決定似的,緊緊握著的拳頭顯示著他的緊張,幾次吸氣呼氣調整自己的情緒才慢慢開口,“我喜歡上了不該喜歡的……人!庇峋傲诸D了下,很久才艱難說出后面那個人字。

    陳旅挑了挑眉,猜測道:“有夫之婦?”

    “不是!庇峋傲謸u頭,“公的!

    “噗……”陳旅差點把嘴里的茶噴出來,還好及時忍住了才不至于讓自己失禮。

    男的就男的,他以為是動物呢?還公的!

    陳旅抽了張紙巾擦了擦嘴,輕咳一聲潤了潤嗓子才又開口,“不是有婦之夫就追啊,怕什么!

    俞景林有些絕望道:“你不懂的!

    “那你倒是說啊!标惵脽o語催促道。

    俞景林看著他,一臉認真道:“他不是人……”

    陳旅愣了下,以為他在開玩笑,下一刻就哈哈大笑起來,“那是什么?蛇妖嗎?還是他侮辱了你?”

    俞景林沉重地點頭,臉上一點玩笑的意思也沒有。

    “哈哈你現在就是在侮辱我的智商,你想笑死我好繼承我的蛇嗎?”陳旅卻還是不信,眼角都笑紅了。

    俞景林就知道陳旅不會相信,要不是親眼看見墨殤變成蛇形的樣子,他也不敢相信這億分之一的可能會出現在自己的身上。

    他也很絕望!

    俞景林干脆就不說話了,靜靜地等陳旅笑完,還主動遞紙巾給他,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

    陳旅慢慢停下笑,認真把人由上到下審視了一遍,見他還是這副表情,抬手探了下他的額頭,“阿林,你是不是想你的蛇想傻了?乖,一會兒我帶你去我家看看它們!

    “你信我嗎?”俞景林嚴肅道,他好不容易才說出口,雖然聽著是真的很玄幻,可陳旅的笑還是讓他有些煩躁。

    “信!”陳旅見狀立即收起笑,也不得不嚴肅起來,所以這是……“真的?”

    俞景林認真又沉重地點頭,“真的!

    陳旅這下徹底傻住了,他從一開始就沒當真,可俞景林程沒有一絲玩笑的表情,漸漸地他就有些發毛了,下意識地飆了句臟話。

    “可這……太,太玄乎了,什么時候的事?真是蛇妖?”陳旅有些結巴,因為實在太讓人震驚了,簡直顛覆了他的世界觀。

    俞景林絕望地點頭,用手撐著臉,垂著眼低聲把那天的事說了一遍,“這段時間我一直避開和他單獨見面,我來這里之前還碰到他了,不過我跑了!

    陳旅嘴角抽搐了下,想到這只妖就在木焱身邊,突然也有些膽寒,咽了下口水,緊張地問:“是誰?”

    俞景林有些猶豫,不知道要不要暴露墨殤。

    可轉念又想,他自然是相信陳旅才會和他說這些的,于是還是消音說出兩個字,墨殤。

    陳旅看懂了,頓時覺得自己的世界觀都碎了一地,張著嘴很久說不出話來,已經震驚得快能塞下一個雞蛋。

    “我有點怕。但是又喜歡他!边@才是俞景林苦惱的問題。

    “怕你還喜歡,那你可真是真愛了!标惵煤仙献约旱南掳,表情凝重了起來,開始分析問題,“他會傷害你嗎,你能接受嗎?”既然怕還放不下,證明俞景林的喜歡還是多過恐懼的。

    俞景林想了下,說:“他不會傷害我,只是他始終是蛇啊,物種不同怎么談戀愛?”

    “你管他什么物種?對你好不會傷害你不就行了!标惵煤芨纱嗟溃骸熬涂茨阕约毫,要是你實在接受不了就徹底斷掉,讓他別煩你!

    陳旅對墨殤的印象還挺深刻,在公司偶爾也會碰到,而且在娛樂圈里還有幾個像墨殤那樣又帥又高還優雅的導演?

    第一次見的時候他也以為是新人,結果木焱說是導演,他還吐槽過像他這么好苗子不做演員真的浪費。

    “話是這么說,你要是看到他的原形就不會這么說了!毕氲侥菞l和他差不多粗的蛇尾,俞景林冷不防打了個寒戰。

    “很大嗎?”陳旅驚喜地問道。

    俞景林比了比手勢,“你說我該怎么辦?”

    陳旅想象那巨形的蛇身,心底也有些發毛,“我也不知道,主要是你自己怎么想?要是真怕就不會糾結了!

    俞景林沉默著,正好服務員在菜,陳旅也不說話了。

    等上完菜,俞景林又開口問:“如果是你,你會怎么做?”

    陳旅一下就被問住了,老實回答:“我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

    俞景林已經不知道自己應該說什么了,說出來沒有變得輕松,反而變得更沉重了,明明之前已經做好了決定。

    “那這段時間你應該已經有答案了吧?”

    俞景林呼了口氣,決定了,“我覺得自己還是個正常人,所以打算以后盡量不和他見面!

    “那就遵從你內心的想法走!

    “嗯,謝謝你聽我說這么多,今天的事情就讓我們爛在心里了!庇峋傲治⑽⑿Φ。

    “我知道!边@事可真不能亂說。

    只是一想到墨殤是條蛇妖,心里就忍不住發毛,卻又很好奇。墨殤明明和他們一樣,如果是蛇妖,怎么之前一點跡象都沒不?

    可能是自己沒有和他相處過,沒機會露出本性來吧,陳旅在心里想道。

    “不說了,先吃點東西吧!庇峋傲肿艘惶燔囋缇鸵呀涴I了,做了決定后一下就變得輕松了不少。

    “等等!标惵猛蝗缓孟裣氲搅耸裁,表情有些曖昧,“這樣說來,你和墨導是做過了?”

    俞景林聞言立即漲紅了臉,但還是點了點頭。

    “那是不是真的兩根?有倒刺的話你會不會痛?”陳旅知道問這些可能不太好,可他實在是禁不住好奇。

    “你回去把你家球球的弄出來看看!庇峋傲植铧c被他的話嗆到,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臉卻燙得快要燒起來了。

    “弄出來我讓你家球球陪它!标惵眯Φ。

    “滾!”俞景林罵了句,“別傷害我孩子!

    陳旅哈哈大笑,氣氛一下子變得活躍了起來,俞景林笑了笑,也不跟他啰嗦了,坐了一天車,他快餓暈了。

    吃完飯和陳旅分道后,俞景林往家里趕,回到家時已經快十二點了,家里漆黑黑的一片,家人早已經熟睡了。

    他輕手輕腳推開自己的房門,把行李放好,這時已經累得一動不想動了,給陳旅發了條信息便軟綿綿地躺在床上。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的腿都有些麻了,換了個姿勢繼續躺尸,休息夠了才找套套睡衣去洗澡。

    洗完澡出出來他便直接上床睡了,這一覺便睡到了第二天下午。

    俞父俞母還不知道兒子回來了,把俞景逸送上學后夫妻二人就在客廳看電視,看見俞景林時還驚訝了一會兒。

    “林林?你什么時候回來的?”俞母一臉驚訝,把他招到身邊來,摸了摸他的臉,心疼道:“瘦了!

    俞景林心一暖,把母親的手拉下來,開玩笑道:“哪有瘦,我還重了一斤呢!

    “胡說!庇崮感αR了句,“餓了吧?我去給你煮個面條!

    “好,謝謝媽!

    俞母去了廚房,俞景林湊近正在看報紙的俞父,低聲叫了聲!鞍!

    “回來了?”俞父放下報紙,摘下眼鏡,扭頭看著他,“工作怎么樣?很辛苦吧?”

    “不辛苦,很有趣!背四羌乱酝,還挺好玩的,尤其是這部電影他還過了把偵探的癮。

    家里的債務經濟都壓在了他的身上,怎么可能輕松?俞成斌知道,卻又沒有顏面說什么,只好讓他注意休息。

    俞景林知道父親在自責,摟著他的肩揉了揉,“我真的沒事的!

    俞父搖搖頭,無聲地嘆了口氣。

    “爸,你真別想太多了!庇峋傲州p聲道,“我去看看媽煮好沒!闭f完,便去了廚房。

    把肚子填飽后,俞景林便刻不容緩地回學校撤假去了,剛到了學校,他就接到了李洋的信息,說明天要到A市做首宣,讓他一定要參加。

    俞景林問了時間,然后查了下課程表,有些慶幸沒和上課時間撞上。他已經請了快兩個月的假,再不好好復習估計就畢不了業了。

    想到明天又要見到墨殤,俞景林呼了口氣,好像也沒有開始那會兒怕了。

    結束了下午最后一節課,俞景林問陳旅要了上兩個月的筆記,坐公車順道去帝添小學接俞景逸。

    俞景逸已經快兩個月沒有見到哥哥了,看到靠在墻邊的俞景林時忍不住沖了上去,甜滋滋地叫了聲,“哥哥!

    “想我了嗎?”俞景林笑道。

    “有點想!庇峋耙荼戎种,強調道:“只是一點點!

    “好吧,我們回家!

    “恩!庇峋耙蓦m然嘴上強調著不想他,卻主動拉起俞景林的手。

    ……

    《神論》的首次宣傳在A市,俞景林穿著衛衣就上臺了。不同于鐘左左一身亮眼的黑色西裝,楊光森側和俞景林一樣穿得休閑。

    墨殤還是白襯衫黑西褲,雙袖隨意挽起,自帶的禁欲氣質十分讓人著迷。

    他拿著麥站在最中間,和俞景林之間只隔著一個鐘左左,可墨殤程沒有看過他一眼。

    這本來就是俞景林所希望的,可當墨殤真正這樣做的時候他又覺得不甘心。

    首次的宣傳活動完美落幕,俞景林回后臺卸了妝準備回學校,結果轉身便撞上了一道肉墻。

    鼻息間竄入一鼓淡淡的青草味,俞景林不用想已經知道是誰了,迅速后退兩步和他保持距離,警惕地看著他。

    墨殤沉下臉,他覺得自己已經給他足夠的時間適應了,可作為他的雌性竟然一而再再而三地躲開自己的觸碰,不禁有點惱火。

    “過來!蹦珰懏惓5统恋穆曇繇懫。

    俞景林愣了下,下意識地向他走去,當自己的唇被占領,他才反應過來,低咒了一聲將他推開,轉身就跑。

    他懷疑墨殤的聲音有問題,不然自己怎么不受控制呢?

    墨殤摸著自己唇上殘留的溫度,微微瞇起眼看著俞景林逃跑的背影,直到對方消失在自己的視線才緩緩從另一個方向離開后臺。

    靈蛇族天生是認主的,成年后會進入發情期,在發情期間與雌□□===配,便只認定那個雌性了。

    俞景林跑出大樓,捂著胸大口大口地喘著氣,等緩過氣才帶上口罩,去車站等公交回學校。

    更新速度最快趕緊來閱讀!..
gpk捕鱼平台 快乐12中奖助手官方下载 江苏快三大小单双软件 手机版天津11选5走势图 炒股赚钱的概率 排列五计划包码软件 甘肃快三精准计划 北京今天11选5走势图 急速赛车计划软件 贵州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l 山西11选5前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