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書籍網 > 都市小說 > 我的老公是條蛇 > 23.性趣
    俞景林不知道墨殤是什么時候掛電話的,  等他反應過來,腦海里頓時就只剩下了一個念頭。

    墨殤不僅是條蛇妖,  還是蛇王的弟弟,所以按照古代的說法,  墨殤還是屬于王族了?

    俞景林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猛地搖了下頭,有些恐懼卻又覺得有些刺激,  忍不住去想象墨殤哥哥的模樣。

    不知道是不是和墨殤長得很像,  蛇形是不是也是墨綠色的?

    俞景林激動得抱著被子滾了幾圈,  想到明天就能見到墨殤,  內心不禁有些激動。

    現在心態轉換,  他突然不知道自己明天該用什么態度和墨殤相處了。

    俞景林想了很多種場景,  最后狠狠抹了把臉,拒絕再想了。

    可即使不再想,俞景林還是直到深夜才睡了過去,  第二天還是墨殤打電話過來喊他的。

    俞景林有些受寵若驚,他想過很多,就是沒想過墨殤會叫他起床。

    電話一接通,  墨殤的聲音就從那邊傳過來,  “下樓!

    “什么?”俞景林一下沒反應過來。

    “我在你家小區門口,現在出來!蹦珰懼貜偷。

    俞景林猛地從床上坐了起來,  跑到窗邊,  將頭探出去看了下,  可他的房間并不是向小區門口的,  什么也看不到,“你怎么知道我家?”

    墨殤怎么知道他現在住這里的,明天第一次見面是在俞老宅,“陳旅告訴你的嗎?”

    “不是!蹦珰懖粫嬖V他自己在他身上做了記號。

    “那是誰?”

    墨殤沉默了一下,大概也覺得俞景林不搞清楚不罷休的個性,便隨便說了個人名,“李洋!

    “小洋?”俞景林更疑惑了,李洋什么時候和墨殤這么熟了?他怎么都不知道。

    “先走了!蹦珰憫械煤退麊,說著已經啟動車子了。

    “別,別啊大神……呸,大蛇!庇峋傲趾皯T了墨殤大神,情急之下竟然喊了出來,連忙改口,可說完就更懊惱了,“不是,我現在就下去!

    “嗯!彪S著話音剛落,已經發動的引擎停下了。

    俞景林咬牙,懷疑墨殤就是故意炸他的。

    可他沒有細想,他現在只是立即見到墨殤。于是很干脆地翻身下床去洗漱,出來隨便套上白色衛衣和羽絨馬甲,拿起包便跑了出去。

    俞母一臉茫然地看著開了又關上的大門,轉臉看向俞父,“怎么了這是?”

    “兒大自有兒福,不用管他了!庇岣笇χR子整理儀容,一臉平靜地說道。

    俞母見狀,問道:“你這是要去哪兒?”

    “我約了以前的朋友,商量一下合作的事情!庇岣副葎偝鲈旱臅r候好了很多,再加上這幾個月的調養,氣色很好,語氣中不難聽出干勁。

    丈夫的恢復,俞母比任何人都要開心,可聽到他的話,不免有些擔心,“哪個朋友?可靠嗎?”

    俞父整理衣服的手頓了下,“我相信他!

    “相什么呀,你這次總得留個心眼了!庇崮刚Z氣有點哀怨。

    “恩!

    俞景林以最快的速下了樓,一眼就看到了停在正門口的白色寶馬。

    只剩下幾步的距離,俞景林突然慢了腳步,一步一步地走到車前,副座的門突然被打開,墨殤面無表情的臉出現在他的眼前。

    看著墨殤,這一個多月的思念與糾結數涌上來,俞景林眼角都有點紅了。

    他覺得那一段時間是他人生中最難過的日子了,這樣的日子他是再也不想過了。

    “上車吧!蹦珰懜杏X到他的情緒變化,聲音也不自覺地放輕了些。

    俞景林上了車,系上安帶,也不說話。

    除了發生關系那天,他還是第一次和墨殤這樣獨處,感覺有些不自在,可想到墨殤消失的這段日子,他忍不住問了句,“你這段時間去哪里了?”

    “蛇界!蹦珰懽孕⌒愿窬推涞,這下突然有了雌性,還有些不習慣,態度也不知道如何轉變。

    “你回去這么久是不是發生了什么事?”俞景林回憶了一下,卻除了草坪和墨殤的房間并沒有別的記憶了,才想起自己一直在昏迷和睡覺中渡過的兩天。

    想到那天的事,俞景林耳根有些發紅,偷偷瞄了眼開著車的男人,心里忍不住感嘆道:真好看。

    “嗯,我大哥出了點事!蹦珰戄p描淡寫地說,并沒有打算和他細說這個話題。

    俞景林似乎也感覺到了墨殤的冷淡,撇了撇嘴看出窗外,氣氛一下便變得寂靜。

    過了一會兒,俞景林突然想起前段時間頻頻因為墨殤上頭條的陸思思,正想開口時,一聲怪異的叫聲從俞景林的肚子傳出,瞬間就些尷尬地紅了臉,頓時也忘了自己要說的話。

    因為墨殤出現得太突然了,他跑下來的時候還沒來得及和父母打招呼,更別說吃早餐了,現在停下來才覺得有點餓。

    墨殤還是面無表情,心里卻有些好笑,雖然俞景林沒有別的人類那般膽心,可習性和人類卻是一樣,一日三餐。

    不像蛇族,只要幾天吃一次就能裹腹。

    即使有時候因為電影不得不去應酬,他也只吃一點點熟食。

    俞景林覺得車廂的氣氛有點壓抑,下意識地扯了下領口。

    墨殤把他的動作收進眼底,車子突然拐彎,開進安靜的巷道。

    俞景林嚇了一跳,“你要干嘛?不是去公司嗎?”

    “吃早餐!

    俞景林似乎松了口氣,哦了聲,到了目的地便跟著下車。

    他絲毫沒有作為藝人的自覺,下車的時候大搖大擺地拉起了墨殤的手,還賤兮兮地扭頭看了人家一眼。

    墨殤低頭看了眼相連著的手,冰冷的掌心好像快要被對方的手灼傷了似的,暖得不可思議,眼底閃過一絲異光。

    突然,墨殤停下了腳步,轉頭定定看向某一個方向,危險地瞇了下眼。

    “怎么了?”俞景林問得小心翼翼,握著的手下一意識松了點。

    自從知道墨殤是條大蛇之后,雖然知道他不會傷害自己,可有時候他就是有點慫。

    墨殤冷冷地收回了目光,握緊了對放打算放開的手,然后再也沒有停留地進了飯店。

    剛才有攝像機在拍他們,雖然不知道對方要拍的是誰,但他并不打算插手,反正他一點也不在乎。

    俞景林完沉迷在被墨殤反握的喜悅中,并沒有注意到墨殤有些陰沉的表情。

    他們的早餐不算太豐富,卻整桌都是肉,俞景林拿著拿著筷子不知道從何下手。

    早上吃這么油膩的食物真的好嗎?

    “你太瘦,多吃點肉!蹦珰憶]有動手的意思,從蛇界回來之前他已經吃了一只靈獸,現在還不餓。

    俞景林:……

    多吃也不見得能長胖!

    “你不吃?”俞景林看著一大桌的各類肉,瞬間食欲減半。

    墨殤抱著雙臂,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我不餓!

    “不餓你點這么多?”俞景林不可思議地看著他。

    “你瘦,你吃!蹦珰懼貜偷,目光順著他的臉漸漸落到他被桌子擋住的腰。

    俞景林確實有點瘦了,墨殤在交===配那天就發現了這點,盈盈一握的腰簡直一折就會斷,根本承受不了自己的欲===望,以后怎么辦?

    “我吃不了!庇峋傲謴淖郎咸袅艘槐P看似鮮嫩的牛排,“我就吃這個!

    墨殤皺了下眉,但也沒有勉強,等俞景林滿足地抹嘴時便打算結賬,但被叫住了。最后在俞景林灼熱的目光,竟然三兩下就把所有肉都吞了下去,簡直不帶嚼的。

    俞景林嘴角抽搐了一下,雖然早知道墨殤是條蛇,也在之前做好了心理準備,可看到墨殤以蛇形吃東西時還是有點不自在。

    “墨殤,你以后能別隨便化形嗎?”

    本來對面坐著個大帥哥,突然變成一個大蛇頭,還伸出長長信子進食,試問誰能接受得了?

    墨殤只是點頭,并沒有說話。

    “我們走吧?”俞景林道。

    墨殤又點了下頭,先走在了前前。

    俞景林笑嘻嘻地又主動拉起了他的手,扭頭問他,“你知道陸思思嗎?”

    更新速度最快趕緊來閱讀!..
gpk捕鱼平台 河南快三走势图app 海南七星彩专家杀号 北京快中彩走势 七乐彩预测号码 每日三支股票推荐 河南快三遗漏查询表 手机重庆时时开奖视频 华夏盛世基金怎么样 赚钱软件一元提现 大乐透规律图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