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書籍網 > 都市小說 > 我的老公是條蛇 > 27.遇險
    此為防盜章  他現在還處于發情期,  自然是想要的,雖然暫時得到緩解,可遠遠不夠,  而俞景林還是太弱了,根本承認不住自己的索取。

    墨殤將涌起的情==欲壓了下去,輕輕脫去他的里衣,  將藥水涂在大大小小的吻痕上,暗紅的痕跡很快就隨之消失了。

    等他把藥上完,俞景林的身上已經找不到任何痕跡,使用過度的位置雖然還有點紅,但總算不腫了。

    在睡夢中的俞景林嚶嚀了一聲,只是將頭換了個方向又繼續睡了,白皙的臉上多了幾根細小的紋路。

    墨殤莫名地被他臉上的圖案取悅到,  嘴角連自己都沒有察覺到翹了一下。

    可很快他又恢復了原來的冰冷,想到剛才聽到的消息,眉頭皺成了川字。

    他聽說那個人類回來了,就在他大哥選蛇后之前。墨殤在心里冷笑,  他應該不知道大哥已經將他忘記了吧?

    墨殤雖然很想留下來看戲,  可他還有真正的戲要拍,按蛇界的日子算起來,他們已經離開快10天了。

    雖然在他回到情期發作之前他已經讓劇務宣布停拍一個星期了。

    但這次俞景林同著他一起消失,  始終會引起懷疑的,  現在也只能盡快回去了。

    俞景林睡得很熟,  連墨殤不算溫柔地把他抱起也沒皺下眉。

    藥是蛇界的老蛇醫調的,  用靈草花心做作藥引,能治百病而且效果神速,俞景林原本吻痕斑駁的身體已經恢復了原來的白皙。

    墨殤沒有把俞景林送回他的房間而是直接去了自己的,輕輕把人放在床上蓋上被子又轉身出去了。

    俞景林這一覺睡到深夜,醒來的時候屋里一片漆黑,腦子運轉了一下,想起墨殤是蛇的事突然坐了起來,摸索著打開了臺燈,低頭檢查自己的身體。

    他還是穿著奇怪的里衣,只是身上的吻痕已經完看不見了。要不是股間和雙腿還有些酸軟,他真的以為自己只是做了個又長又臭的夢。

    他將房子打量了一遍,發現自己已經回到農家樂了,只是身處的房間卻不是他的。

    應該是墨殤的。

    想到這里,俞景林的臉色又蒼白了幾分,擰了擰眉,眼角余光瞥見了桌子上的黑色筆記本電腦,他猶豫了下,打開了電腦。

    電腦沒有設鎖,打開便是主頁了。

    墨殤是個導演,又不玩游戲,屏幕除了幾個劇本外干干凈凈的。

    俞景林沒有心思看其它的,打開千度搜索關于妖精的貼子,可得出的結果卻是和電視劇。

    他抹了把臉,正準備退出千度,門口便傳來了聲響,嚇得他連忙關了電腦,跳上床裝睡。

    俞景林合上電腦的聲音不小,墨殤在門口就已經聽到了房間里的動靜了,進來看見床上看似熟睡的人勾了勾唇,將外套脫下來掛好。

    墨殤看了眼床上的人,將手中的東西放好,打開電腦看了下歷史瀏覽,然后有些好笑地往床走過去,隔著被子壓在俞景林的身上。

    俞景林僵硬著身體,眼睫毛動了動,但他沒有睜開眼,打算裝到底。

    墨殤見狀只覺得無趣,從他身上起來,“起來吃點東西!

    俞景林動也不動一下,反復告訴自己沒聽見。

    墨殤皺了下眉,見床上的人還在裝立即沉下臉,大手一揮,被子便被掀下了床,高大的身體再次壓了上去,快速捕捉到他的唇。

    “唔!”俞景林終于裝不下去了,猛地將身上的人推開,赤著腳跳下床就往外面跑。

    只是沒等他碰到門,整個人已經被巨形的蛇尾纏住。

    墨殤沒敢用力,生怕一不小心就把人給勒死,蛇尾一甩把人扔回床上,“吃飯或者做==愛,你自己選!

    “吃飯!庇峋傲执舐暤。

    得到俞景林的回答,墨殤才一臉郁卒地將蛇尾收回。

    俞景林偷偷瞄了他一眼才打開餐盒,濃濃的飯香迅速竄入他的鼻子,突然就覺得饑腸轆轆的,也不管墨殤什么臉色便開動了。

    墨殤見他終于進食,臉色才緩了色,翻身去了浴室。

    聽到了關門的聲音,俞景林用力咽下嘴里的食物,嘴也不擦一下就直接跑了。

    等他回到自己的房間才松口氣,背靠著門慢慢滑坐在地上,胸口因為喘息而上下起伏著。

    還好這時李洋不在房里,否則可能會被俞景林的樣子嚇死。

    俞景林慢慢平復情緒,他不敢去想墨殤的表情,找了套衣服便沖進了浴室。

    里衣本就松松垮垮的,只要把腰帶一解就能脫掉。俞景林把花灑打開,冰冷冷的水珠淋在身上,一下子讓他清醒了不少,連忙將溫度調高。

    他有些羞恥地清洗著自己的后面。

    那里很干爽,墨殤已經替他清洗過了,可能是心理作用,總覺得那里還有點濕漉漉的,讓他非常不舒服。

    俞景林把自己上上下下都洗了個遍才慢悠悠地出去,神清氣爽地爬上自己的床,準備打電話回家報個平安,卻發現自己的手機已經不知道哪里去了。

    他也沒有多糾結,只好用房間的電話試一下,結果被告知只通農家樂內線,于是他只好問墨殤房間的分機號了。

    很有可能在墨殤那邊。

    如果真在墨殤那邊,他一會兒只能讓李洋去取回了,要他現在去找墨殤是不可能的。

    咕嚕的一聲把俞景林的思緒拉了回來,有些無奈地揉了揉肚子。

    剛才他滿心想要逃走,所以吃得不多,現在又開始餓了。

    正在他猶豫著要不要出去吃點東西時,李洋回來了,手里還帶著一大袋東西。

    李洋看到俞景林時還愣了下,“俞哥,你回來了!

    “恩,怎么了這么驚訝?”俞景林并不知道自己離開了10天,見李洋一臉吃驚的樣子覺得有些好笑。

    “沒事,俞哥,你的事情都處理好了嗎?”李洋記得那天俞景林是給墨導演送夜宵去了,只是那晚之后便沒有再回來過,第二天問遍所有人都說沒看見,急得他連忙向金靖揚匯報。

    金靖揚當時還在處理新人的事情,一時間沒辦法過來,只讓他別急。

    自己的藝人不見了,李洋哪里能不急,正巧導演不舒服,劇務宣布劇組休息,他便獨自己進山里找,可他又不敢走得太深,還好幾天后他收到俞景林的信息說家里有事請假回A市了,這才讓他徹底放下心來。

    “我沒有什么事要處理的啊!庇峋傲植恢滥珰懹米约旱氖謾C給李洋發了信息,聽了他的話還一臉莫名其妙。

    李洋不些疑惑,“?你發信息跟我說的,你走得那么急,我以為出什么大事呢,不過沒事就好!

    “誰和你說的?”俞景林有些無奈,但也沒繼續說什么,“手機借我用一下!

    李洋沒多問便掏手機給他,一邊又說:“今天美食節,我買了好多東西,俞哥你要吃點嗎。?”

    “吃!庇峋傲直緛砭宛I了,自然不會拒絕,只是下一秒他就有些愣住了,死死盯著屏幕顯示的日期,過了一會兒擰著眉問李洋,“小洋,你手機日期沒調好?”

    “沒有吧?”李洋湊過去看了一眼,撓著頭說:“今天是19號呀!

    俞景林一下子變了臉色,他記得來這里的時候才9號,怎么出去一晚上回來就變成19號了呢?

    “俞哥,你怎么了?臉色好難看!崩钛笮⌒囊硪淼貑柕。

    俞景林猛地搖了搖頭,臉上沒有一絲血色,現下也沒有心情打電話回去了,“沒事,手機還給你,謝謝!

    李洋接過手機轉手就放回桌上,也沒多想,“俞哥,來吃點東西!

    “不吃了,我出去一下!庇峋傲

    俞景林這時的腦海一片空白,只是找墨殤搞清楚這件事。

    可當他站在墨殤的門前時上他又停住了所有動作,突然想起那天晚上。

    那天出去的時候明明已經晚上九點多了,怎么摔一跤就天亮了?

    他非?隙ㄗ约寒敃r沒有失去知覺。

    俞景林越想越害怕,用力咽了口口水,機械般都轉過身。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到房間的,只聽見李洋不停在他的耳邊說話,他沒有理會,拉起被子將自己緊緊包裹起來,睜著眼卻什么也看不見。

    俞景林想了很多,在撐不住睡去之前,他終于說服了自己。

    物種不同,次元自然也可能不同。

    演員部歸位,導演的身體也恢復了,電影終于要重新開拍了。

    俞景林開機后就不敢對上墨殤的雙眼,拍戲時也經常走神,惹得墨殤臉色發黑。

    更新速度最快趕緊來閱讀!..
gpk捕鱼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