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書籍網 > 都市小說 > 我的老公是條蛇 > 34.坦白
    此為防盜章

    他記得自己和哥哥吵架跑出來找爹地媽咪了,  但是他不知道自己能去那里找,只能一直走一直走,  可是天越來越黑了,他才慢慢開始害怕,想回去卻發現自己迷路了,  手機也因為今天和同學吵架摔壞了,路上更是一個人影也沒有。最后累得走不動了停在陌生的小區門口休息了一會,可剛起來沒走幾步就被車子撞倒了。

    想到這里,俞景逸慢慢活動了一下身體,感覺除了小腿酸痛以外身體好像沒有受傷,還有一個就是……他肚子好餓。

    俞景逸又打量房子,  見沒有人在,黑溜溜的大眼轉了轉,打算先找點東西吃。

    蛇是淺眠動物,  稍微有些風吹草動都會醒過來,  所以在俞景逸制造出第一個聲響的時候墨殤就醒了,平靜地睜開眼,凌厲且冰冷的金色一閃而過,翻身下了床。

    俞景逸餓得發慌,腳才剛剛著地,  背后傳來的開門聲讓他僵在原地,  機械地慢慢回過頭,  首先映入眼的是一雙修長有力的腿,  俞景逸慢慢抬起頭,  一臉惶恐瞪大眼看著墨殤,喏喏地說:“對,對不起!

    可剛剛說完,俞景逸就忍不住哭了,仰著頭大哭,嘴里還不停說著對不起。

    墨殤一臉嫌棄地皺眉,他為什么要把麻煩的人類帶回家,吵死了。

    “再哭就把你扔出去!蹦珰懤淅涞亻_口到。

    俞景逸嚇了一大跳,哭聲一下子就停了,開始打起了干嗝,滿臉淚水的樣子特別可憐。

    看著眼前矮小的人類,墨殤突然想起了蛇界里的幼蛇,語氣不自覺變軟了一些,“睡覺!

    “我好餓!笨赡苁歉杏X對方不是壞人,俞景逸使出自己的撒嬌攻勢,眼里閃著淚光吧唧著嘴,可憐兮兮的。

    墨殤一聲不吭地打開冰箱,把能吃的東西都用東西裝出來,身邊的俞景逸眼巴巴地看著他手里的水果和雞蛋,饑渴咽了下口水,淺淺的喉結上下滑動著,咕隆的一聲清晰傳入墨殤的耳膜里。

    “只有這些!蹦珰懓咽澄镞f到他的面前,突然想起人類好像不吃生雞蛋,于是又把兩個雞蛋拿了出來,見他又要哭,下意識地解釋了一句,“雞蛋要煮熟!

    “哦!庇峋耙菘戳丝此谋秤,抱著一大碗水果回到沙發旁的茶幾上心滿意足地吃了起來。

    幾分鐘后,墨殤用碗端著兩個熱騰騰的雞蛋出來,“自己剝殼!

    俞景逸嘴里塞滿了葡萄,嘴角還溢出一些汁水,用力點頭。

    墨殤嘴角抽搐了一下,給他拿了瓶冰凍礦泉水。

    “嗯嗯~”俞景逸說了句謝謝,但是嘴里的東西還沒有吞進去,說出的話就變調了。

    墨殤皺了皺眉,忍不住說了句,“慢點吃!

    俞景逸艱難地咽下嘴里的東西,眼淚又一次吧唧吧唧地掉了下來。

    他想哥哥了,也想爹地媽咪。

    “又怎么了?”墨殤有些頭大,他從來不知道人類是這么愛哭的生物。

    “想哥哥……嗚嗚……”

    墨殤:……“你哥哥是誰?”

    哥哥有什么好想的,他也有哥哥,但是從小就分開修練捕獵,后來他來了人界,基本上和哥哥一年只有脫皮期的時候才會見上一面。

    “我哥哥叫俞景林,我爹地是…………你認識嗎?”俞景逸把家里人的名字都報了一遍,小手還不忘剝雞蛋。

    墨殤:……

    “你認識嗎?”俞景逸見他沒理自己,抬頭又問了一遍。

    “不認識!蹦珰懤淅涞溃骸俺酝曜约喝ニX!眮G下一句就準備回房。

    “那你可以帶我去找我哥哥嗎?”俞景逸拿著雞蛋焦急地追在墨殤后面,仰頭看著他的背影。

    真麻煩,墨殤有些不耐煩,但是回頭看進小孩的哭紅的雙眼時又忍住了,冷冷地恩了一聲。

    “謝謝哥哥!庇峋耙萁K于安心了,重新回到原來的位置。

    墨殤看著小小的背影搖了搖頭,轉身進入自己的房間。

    俞景逸走了一個晚上早就筋疲力盡了,要不是餓了估計能一覺睡到明天晚上也不一定,所以吃足喝飽便直接倒在身后的沙發睡了過去。

    俞景逸這邊安安心心地做著美夢,俞景林在另一邊已經急得報警了。

    在警察局里做完筆錄后,俞景林雙手用力捂著臉,整個人被無助和煎熬緊緊包裹著。

    陳旅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別擔心,應該很快就有消息了!

    俞景林痛苦地搖頭,“他一直沒有獨自出去這么久過,要是出了什么事我不知道怎么跟我爸媽交代!

    陳旅嘆了口氣,“你別想得這么悲觀,逸逸這么聰明,你要相信他!

    俞景林抓著自己的頭發沒有回答,他根本做不到寬心。

    俞景逸才10歲不到,而且從來沒有獨自在外面過,他擔心得快要窒息了,俞景林不見的這幾個小時里對他來說每一分鐘都是煎熬。

    也不知道他身上有沒有帶錢,手機是不是沒電了?有沒有好好吃飯,現在在那里?

    各種可能性在他的腦海中成型,俞景林感覺自己快要休克了。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外面一點消息也沒有,俞景林的心就一點點提起來,直到天蒙蒙亮的時候,終于有了消息,說在城南那邊的某個高檔小區路段中出現過俞景逸的身影。

    俞景林幾乎在第一時間站了起來,但動作太大又一夜沒有睡,眼前突然一黑,要不是陳旅手快扶著,他就要跌倒了。

    “既然已經知道他在那個位置,應該很快就能找到,你別急!标惵糜行⿹牡乜粗。

    俞景林嗯了聲,但是腳步卻一點也沒有慢下來,他現在要見到真真切切的人才能徹底安心。

    等他坐上陳旅的車,看著窗外一閃而過的風景才恍惚回過神,感激道:“謝謝!

    “不用謝,請我吃頓飯補償一下就好!标惵靡娝榫w低落,和他開玩笑道,想緩解下氣氛。

    陳旅的話起了作用,俞景林低笑一聲,“好!

    “等一下找到人要冷靜些,千萬別罵他!

    “我知道!庇峋傲贮c頭,腦海里突然想起昨天他和木炎的親密畫面,頓了下,最后還是問了出來,“你和你堂哥……”

    陳旅明顯僵了下,但很快又恢復了平靜,但語氣隱隱有些緊張,“你會不會覺得我很變態,喜歡男人,而且那個人還是自己的堂哥!

    “不不不。我是有點驚訝,而且你和你堂哥又沒有血緣關系,我只是想知道你和你堂哥什么時候在一起的?”

    “我18歲之后就跟他表白了!闭f到這里,陳旅突然有些羞射。

    “噗,你先表的白?”陳旅平時都是正正經經的,他沒想到其實他是悶騷型的,頓時有些好奇木焱的反應,便問:“你哥什么反應?”

    陳旅像是回憶了當時的場景,臉色有些紅,“他……親了我!

    俞景林無法想象那副畫面,正好車子停在在小區門口,結束了這個話題。

    這怎么可能?

    俞景林不可置信地看著那兩行文字,第一反應就覺得不可能。前段時間在吃晚飯的時候,父親還信心十足地跟他們說新出智能電飯鍋即將上市的。

    再說,家里出了這么大的事情,怎么可能一點動靜也沒有呢?

    想到這里,腦海中適時地閃過今天早上父母的異常情緒,俞景林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猛地站了起來往外面走,手里一邊撥打家里的電話。

    然而,呼叫一次次地自動斷開,俞景林眼皮跳得厲害,不顧陳旅在身后叫喊,上了車便迅速開了出去,陳旅根本來不及阻止,只好替他請假去了。

    一路上,俞景林整個大腦都是空白的,除了馬上要見到父母以外,他根本不能思考其他事情。

    俞景林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家里,剛進院子就看到里面停著一輛不屬于他們家的黑色轎車,兩名穿著黑色西裝的男人站在他家門前,其中一個人手中拿著一份薄薄的文件,正和另一個人說話,還對著別墅比劃了幾下。

    俞景林不傻,看到這種狀況大概也能猜測出對方的身份,眸色變得更沉一些,無聲地吐口氣調整自己的情緒才下車。

    兩人也很快注意到俞景林,同時看向他,

    更新速度最快趕緊來閱讀!..
gpk捕鱼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