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書籍網 > 都市小說 > 我的老公是條蛇 > 35.化形
    新戲殺青后俞景林跟著團隊做了幾次宣傳活動,墨殤作為監制是可以不出席的,  但最近他沒有接新戲,  所以便都陪著俞景林去了。

    新戲的反應很不錯,  有了楊光森這個影帝的加特,  上映第一天便突破了一億播放量,俞景林的粉絲也在迅速增長,熱門話題竟然擠上了前十。

    只是人紅是非就多,俞景林進了娛樂圈之后一路順暢,  不是拍名導的戲就是一而再三和影帝合作,引起了外界的質疑。

    一個不是科班出身,  半路跳出來并且沒有任何培訓的人憑什么有這么好的待遇?

    隨著這樣的猜疑聲,  俞景林的身份也被曝光,新劇上映的第一天當晚“俞景林身份”便上了頭條,引起網友討論的同時也有一些人認為這是官方在為新劇炒作。

    俞景林是第二天才看到的,簡直被一些評論逗笑了。

    ——有錢人真好,  有錢就能把努力拍戲和比他紅的藝人踩在腳下[微笑]

    ——難怪有這么好的資源2333

    ——其實我覺得沒有經過任何訓練就有這樣的演技,很不錯了啊w

    ——演技?樓上你是認真的嗎?

    ——我們家老俞的演技是楊影帝認可過的,質疑演技的怕不是專業黑[白眼]

    輿論沒有跟他想象中往一邊倒,  這是俞景林沒有預料到的,  其實并不在意外面的人怎么看他,反正出門也沒幾個人認識他。

    墨殤很少上網,但是關于俞景林的事情還是很上心的,  但是俞景林身份被曝光他不覺得是壞事,  也就沒有管了。

    俞景林退出微博,  登上自己專門發蛇的號,沒心沒肺地和墨殤討論起養蛇,“我有些蛇還在陳旅家養著,如果和你住一起的話我想把蛇接回來!

    “你還想養蛇?”墨殤臉色都變了。

    俞景林討好地摟著墨殤的脖子,笑瞇瞇地低聲說:“沒有那些蛇,我怎么可能認識你這條大蛇呢?”

    墨殤:“……”

    “行不行?”俞景林催促道。

    墨殤道:“我答應了有什么好處?”

    還想要好處?

    俞景林抿著嘴,想了想湊到他的耳邊,“最多讓你艸一頓!

    墨殤被他的話逗笑,“你的蛇這么廉價?”

    言下之意就是他廉價?俞景林氣死了,你才廉價你家都廉價。直接下了床,不接回來就不接回來,反正陳旅也不會催他。

    “想去哪兒?”墨殤一把拉住他。

    “回家!庇峋傲謿夂艉舻卣f。

    “不準!蹦珰懩樕蛔,一把就將他拉上床,翻身壓上去,“成交!

    俞景林剛想笑,就被墨殤吻住了,三兩下就被脫光了衣服,等他反應過來時墨殤的其中一根已經頂開了他,沒有任何潤/滑的地方被這樣對待,痛得俞景林叫出來。

    “你存心報復嗎?”俞景林泄憤似的咬了下墨殤的手臂,“你是不是發情期又要到了?”

    墨殤嗯了聲,退了出去,仔細為他做擴張。

    “唔……”

    房間的溫度變得越來越高,很快就被粗重的氣息取代。

    俞景林覺得自己是廢了,尤其是被使用過度的位置,一點感覺都沒有了,而作俑者還摟著他睡得香甜,自己的頭還枕在他的手臂上。

    看著結實的麥色胸膛,俞景林露出壞笑,湊過去咬了一口。

    墨殤平靜地掀起眼皮,毫無痛癢地說:“一大早就想要?”

    “滾!”俞景林覺得自己是瘋了,居然和一條蛇妖談起戀愛來,他有點為自己的未來擔心了,墨殤的欲/望那么大,真怕有一天自己會死在床上。

    原因是縱欲過度……

    “今天沒什么事,你身體還好的話帶你去大哥家!

    “好啊!庇峋傲忠恢毕肟纯茨斓脑,但是他知道在人界是沒什么希望了,“話說,你和你哥的原形誰比較大?”

    “差不多!蹦珰懞湍珰懯峭瑫r出生的,只是墨天破殼比他早幾分鐘。

    俞景林哦了聲之后沒有再問,讓墨殤抱自己去清理。

    那天之后墨殤再也沒有提過剩幼崽的事,俞景林莫名覺得有些失落,要是墨殤在堅持一下……

    不不不,他在想什么?

    俞景林猛地搖頭,把奇怪的想法甩掉。

    “怎么了?”

    “沒什么!庇峋傲指C進放好水的浴缸里,也許是習慣了這樣的性/愛,身體的疲勞感一下舒緩了不少。

    作為罪魁禍首的墨殤捋起衣袖,探進水里,小心替俞景林把東西清理出來。

    ——

    等來到地方,俞景林才知道墨殤大嫂家和他以前的家很近,只隔了幾間屋。

    來開門的墨天,胸前帶著非常不搭的圍裙,手里還拿著粥勺,面無表情地問:“東西呢?”

    來這里之前,墨殤接到墨天的電話,讓他在來的路上給他帶點粥。

    俞景林挑眉,小聲問墨殤,“你大哥還會煮飯?”

    想到墨天前幾天問自己要的東西,墨殤就知道莫洋為什么沒有出來了,大概是出不來。

    墨殤再心里笑了下,將手里粥給他,聳了聳肩回應俞景林的話:“誰知道!

    俞景林想也知道了他會這樣回答,便沒有再問,跟著墨天進了屋。

    “二叔!”一條手臂粗的幼蛇劃動著尾巴向墨殤游了過去,纏著墨殤的大腿,嘴里吐著信子,用蛇語重復叫著二叔,“二叔你來看我們嗎?”

    俞景林嚇了一大跳,要不是知道這里的墨天的家,猜想到這條蛇是他們的孩子,估計他就要逃跑了。

    還沒等俞景林反應過來,沙發底下又爬出了兩手臂粗的墨蛇,立起吐著信子奇怪地看著自家二叔身后的人類。

    “行了,變回人形吧!眲e把你們二嬸嚇著了。

    三條幼蛇同時咝了一聲,室里的空氣有一瞬間變得極冷,三條蛇瞬間便變成了三個一歲多的嬰兒,對著俞景林叫了聲二嬸。

    俞景林被這個稱呼弄得哭笑不得,卻一點也討厭不起來。他還是第一次這么近距離地看著靈蛇變身,只得驚奇又新鮮,明明應該害怕的,但幼崽實在太可愛,并沒有讓他覺得恐懼。
gpk捕鱼平台 宁夏十一选五的走势图 农业类股票推荐 广东十一选五走势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查询结果 云南快乐10分前三组开奖结果 佳永配资app官网版 北京快三开奖号码查询 3d试机号走势图乐彩网 太阳城集团娱乐 微信股票分析师可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