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書籍網 > 都市小說 > 我的老公是條蛇 > 38.接蛇
    略略略  他好像發現了一件不得了的事情。

    俞景林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對著鏡子慢慢平復心情,過了好一會兒才用力呼了口氣才出去。

    李洋擔心他,所以一直站在門口,見俞景林出來,  連忙迎了上去,  一臉擔憂地問道:“俞哥,  怎么了?你沒事吧?”

    俞景林搖了搖頭,  表示自己沒事。

    李洋哦了聲,  “那我去洗澡了!

    “去吧!庇峋傲謱⒛樎裨诒蛔永,一閉上眼墨殤的臉一下出現在腦海,嚇得他猛的睜開了眼。

    俞景林抓了把頭發,有些煩躁地坐了起來,抓起手機給陳旅打了個電話過去。

    電話很久才被接起,陳旅有些喘的聲音從那頭傳過來,“怎么了?阿……林?”

    俞景林瞪大眼,黑不溜秋的眼球轉了轉,  頓時就紅了臉,快速的掛了電話。

    臥槽?

    繼第一次見他們接吻后是吻痕,  這次直接是床事了?俞景林覺得自己整個人都不好了。

    現在天才剛黑,那兩個看起來都不像禁欲的人,竟然……

    真是羞恥限制了他的想象力。

    俞景林呆呆地看著天花板,  等著陳旅回自己電話,  卻因為坐了半天車,  沒多久便不知不覺就睡了過去。

    直到陳旅打電話過來,  他才迷迷糊糊醒過來,身上還蓋著被子,應該是李洋怕他著涼才給他蓋上。

    他看了看時間,離剛才那通電話已經過去了一個多小時。

    一個多小時?

    俞景林愣了愣,脫口而出,“你們剛完事?”

    那頭的陳旅估計也挺無語的,頓了頓,因為叫喊得厲害而沙啞的聲音有些疲憊,“你剛剛打電話有事嗎?”

    “嗯,不過你要是……累了,就先睡吧,我不急的!

    “那明天好了,有點累!标惵玫。

    俞景林應了聲好便結束了通話,然后繼續了無睡意地看著天花板,想到了他和墨殤的第一次見面。

    也許,第一次見面就喜歡上了吧?只是自己都沒有察覺,只能不停地用同好這個理由安慰自己對對方的接近吧。

    俞景林糾結了很久后坦然接受了自己喜歡墨殤的事實。他用雙手捂著臉,沒想到自己的初戀竟然是個男的。

    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的另一半是怎么樣的,但他卻從來沒有想過會是個男的,而且那個男的好像還是個性冷淡。

    俞景林不知道自己維持同一個姿勢有多久了,整個人都有點昏昏然的。

    暗戀對象是性冷淡怎么辦?

    李洋回來的時候便看到俞景林一臉呆愣的樣子,更擔心了。來的時候還好好的,怎么吃了飯回來就有點不正常了呢?

    “俞哥,你洗澡了嗎?”李洋輕聲問道。

    俞景林回了個生無可戀的眼神。

    李洋被他的表情嚇了一跳,“俞哥,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俞景林抿著唇搖頭,找了套衣服出來,去了浴室。

    等俞景林再出來的時候,李洋已經睡著了。

    李洋的睡相特別霸道,雙手雙腿張開呈現出一個大字,被子無辜地躺在地下。

    這人……睡相不是一般的差,比他弟還要差,俞景林在心里吐槽道,卻沒有一絲嫌棄。

    據說睡相差的人都特別沒有心機。

    他們住的是標準間,兩張床的距離只有一米,俞景林替他把被子蓋,擦著頭發出了陽臺。

    初冬的晚上有些涼,剛開窗一陣冷風便灌了進來,俞景林瞬間起了一層雞皮疙瘩,但很快就被對面路的身影吸走了注意力。

    那個讓他心煩意亂了一個晚上的男人穿著和夜色融在一起的黑色風衣,微長的頭發被吹得豎起來,很快便消失在黑夜中林子里。

    俞景林回屋看了下時間,已經快十二點了。都這個點了,墨殤去林子里面干嘛?

    該不會偷偷約會哪個女明星吧?

    這念頭一出現,俞景林立即皺眉,也不是不可能,畢竟他就見過。

    俞景林沒有過多猶豫,隨便披了件外套便出去了,向著墨殤消失的方向走。

    林子里面安靜的可怕,也黑得可怕,俞景林有點慫,咽了咽口水,打開手機電筒照路。

    要是被發現了,他就說來散心的,嗯。

    俞景林越走越深,卻依然沒有見過墨殤的身影,回頭一看被嚇了一跳,周圍都是深不見底的黑暗,耳邊是不知名的蟲叫聲,心底越發地不安。

    “你來這里干什么?”

    就在他想按原路返回時,一道低沉的聲音在林子里傳來,還有小小的回音。

    俞景林本來就害怕了,突然出現的聲音把他嚇得半死,手一抖,手機便掉地下了,“。。!”

    墨殤擰著眉,冷冷地看著他,“叫什么?”

    蛇的聽覺和視覺都非常靈敏,他早就知道俞景林跟著自己,在進入結界前本想看看他干什么,結果發現對方竟然在原地轉圈,于是還是忍不住出聲了。

    看著俞景林一臉無措又著急的樣子,墨殤莫名被取悅到。

    聽到熟悉的聲音,俞景林松了口氣,向著那道模糊的身影跑去,然后狠狠將人抱著住,“我才要問你,這么晚你來這里干什么?”

    聽著他的話,墨殤那顆冰冷的心臟緊了緊,一時間也沒有把人拉開,任他像八爪魚一樣扒在身上。

    “嚇死我了!”俞景林軟綿綿地說,嘴角卻在墨殤看不到的地方慢慢上揚。

    撒嬌get√

    “沒事了,下來!蹦珰懙。

    “我還是怕,你就這樣抱著我回去吧!庇峋傲钟行o賴地說:“都是你嚇的,我有點腿軟了!

    俞景林喜滋滋地想,這個人好像也不是太冷漠嘛。

    墨殤咧了下嘴巴,有點粗魯地把人扯了下來,“自己走!

    “那你拉著我!

    墨殤沒理他,大步流星地往外走。俞景林努了努嘴,快速撿起自己的手機追了上去,一點也不扭捏地拉住他的手。

    難得有個獨處的時間,俞景林突然一點也不想回去,“大神,你走慢一點啊!

    墨殤還是沒有理他,要是俞景林不在的話,他早已經回到農家樂了,蛇族的身體很靈敏,化身的速度是很快的。
gpk捕鱼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