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書籍網 > 都市小說 > 我的老公是條蛇 > 51.破殼(二更)
    略略略

    “俞哥……”你是不是在做春夢?李洋沒敢問出口,  “我們要去片場了!

    俞景林抹了把臉,瞪了他一眼,“幾點了?”

    “快11點了!崩钛蟊坏傻媚涿,摸了摸鼻子說道。

    俞景林哦了聲,下床去了浴室,快速洗漱一番后換好衣服,  拿起手機和李洋出去和大家匯合。

    墨殤已經坐在大廳了,  只是精神好像有點不好,臉色卻還是一如既往的臭。

    俞景林的雙眼緊緊粘在墨殤的身上,  突然發現他不是一般的好看,比女人還好看的臉卻不會顯得娘,是那種很帥氣的漂亮。

    劇務把劇本發到他們的手里,  簡單的說了幾句之后,  部工作人員一起出發第一個拍攝場地——發現女尸的那條河。

    俞景林的戲份在中前部分,自然也要跟著去的。為了電影的質量,  所有演員都是要真下水的。

    這種天氣,下水還真是需要勇氣的,看著就很冷。

    俞景林和鐘左左、楊光森三人站在旁邊并排坐在攝像機旁邊,  看著其他演員拍,  目光卻不時往墨殤身上瞟。

    沒辦法,誰讓墨殤工作的時候都這么好看呢。

    墨殤一早就注意到了俞景林的目光,  他對這種目光早已經免疫,  曾經不少女體雌性也對他露出過這樣的眼神。

    他并不在意,  指導著演員的動作和表情,  盡量將電影拍到最佳。

    墨殤的要求很高,光是撈尸的部分便已經用了一個上午,一個環節拍完后墨殤宣布收工,“下午休息,明天再拍!

    他的戲從來都是追求完美的,可能是昨晚坐車的原因,演員的狀態都不是很好,很影響視角感受。

    而且他的發情期也開始不安份,他今晚必須回蛇界了,否則露出原形,估計能把人嚇死。

    他的蛇形很大,比一般的森蚺還要大上很多,發情期失控可能會傷害到人類。而那時候他也屬于最脆弱的時候,人類可能輕易舉就把他抓住。

    無論是前者還是后者,他都不能冒這個險。

    響亮的歡呼聲幾乎要把半條河響徹,工作人員都開始紛紛動手收拾工具。

    “拍墨導的戲真好,太有人情味了!辩娮笞罂粗哌h的墨殤低聲說道:“小林林,我們去市集吃點東西吧?”

    “好啊!庇峋傲中那楹芎玫卮饝。

    “森森你要不要去?”鐘左左問。

    “去!睏罟馍а狼旋X道。

    俞景林:……

    他實在是不敢猜這兩人的關系,說是戀人又不像,兄弟也不像。

    鐘左左拉著俞景林去問劇務借了輛車,拋下三個助理就走了。

    李洋和其他兩個助理面面相覷,最后都同時搖頭。

    他們家藝人都很任性。

    鐘左左對這邊熟所以負責開車,楊光森坐在副駕駛,不時還要指導鐘左左。

    可說了幾次,鐘左左就有些心煩意亂了,忍不住嚷道:“哎呀,你煩死了,要么你來開!

    俞景林&a;a;a;a;楊光森:……

    鐘左左雖然不滿,但動作還是會聽楊光森的。

    看了將近一個小時的車,三人終于到了鐘左左說的那個市集。

    冬天的太陽不會熱,反而讓人覺得溫暖,才兩點不到的街道已經有不少人了,夜市的攤販們已經開始擺攤了。

    俞景林還是第一次逛夜市,覺得還挺新鮮的,忍不住東張西望。

    “也是到四點過后才會熱鬧,我們先去打幾局桌球吧?”鐘左左指著不遠處的桌球室,說著的同時已經拉著俞景林過去了。

    楊光森默默跟在后面什么也沒說。

    俞景林沒有玩過桌球,鐘左左非常熱心腸地手把手教他。有時候不知道是不小心還是故意的,幾乎整個人都壓在他身上。

    最后楊光森冷著臉把他們拉開了,“你這是教人,還是占人便宜?”

    “都是男的,占的什么屁便宜?”鐘左左嚷道。

    “我說有就有!

    俞景林:……

    還是看不懂。

    “我去上個廁所!辩娮笞髿夂艉舻氐芍粫䞍汉蟀褩U往桌上一扔。

    “幼稚!睏罟馍吐暤,語氣中卻沒有絲毫的嫌棄,反而有著一絲不易察覺的溫柔。

    是的,就是溫柔。

    鐘左左的身影徹底看不見的時候,楊光森緩緩轉頭看著俞景林,“左左是直男!

    “什么?”俞景林沒反應過來。

    “我說左左是直男,而我,喜歡他!

    俞景林愣了下,并不是知道這個消息驚訝,而是他不懂楊光森為什么要和他說這個,明明在這之前沒有聊過幾句。

    “所以我希望你別讓他靠太近!

    俞景林:……

    他知道自己的性向后,莫名其妙地發現身邊的人好像都是這類人……

    先是陳旅,接著現在又是楊光森。

    “你和我是同類吧?”楊光森語出驚人道。

    俞景林并沒有否認,點頭。

    “所以你應該理解我這種感受吧?”楊光森說,“看著自己喜歡的人和別人走得那么近,心里多少會有點不舒服!

    “可他是直男,就算我現在不靠近他,他以后也會有別人的吧!

    楊光森輕笑一聲,明明笑著,眼神卻有些陰狠,“我不會讓他有這個機會!

    俞景林揉了揉手臂,不再說話,直到鐘左左從廁所回來。

    可楊光森的話卻讓他心里不安,他想到了墨殤。如果墨殤也是直男,那他是不是要和楊光森這樣,收著藏著不敢說?

    在楊光林沒有說這番話之前,他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墒乾F在一想,俞景林心臟窒息了一下,但很快又安慰自己,墨殤他自己都不確定呢,沒事的。

    鐘左左可能有些膩了就不打算再打,而且時間也不早了,便結賬去逛夜市了。

    鐘左左就是個大吃貨,見什么就買什么,俞景林跟在后面也吃了不少。

    他們的名氣都不比楊光森,并沒有什么包袱,但楊光森卻程帶著口罩和鴨舌帽,但還是被人認出來了,最后被迫提前回去。

    不過還好鐘左左已經吃飽了,只是夜市人多,三個人被追著跑有點灰溜溜的感覺,等他們回到車上,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太好玩了,下次一定還要來!辩娮笞笪嬷亲有Φ。

    楊光森滿頭黑線,“好玩嗎?明天上頭條更好玩!

    “對,這樣更好玩!辩娮笞蟛]有覺得哪里有問題。

    楊光森實在懶得和他多說,讓他們坐回后面休息,他來開車。

    俞景林給李洋和墨殤帶了一些他感覺不錯的小吃,想著一會兒回去親自送到墨殤的房間去,順便聯絡一下感情。

    回到農家樂的時候才九點不到,村里還燈火通明。

    俞景林和鐘左左倆人道了別后先回了房間,把李洋的那份給了他之后哼著歌準備去找墨殤。

    李洋問了幾句并沒有阻止他,只是讓他早點回來,不然出事他沒辦法跟金靖揚交代。

    俞景林還沒什么知名度,狗仔也不會關注他,只是楊光森不同,稍微有點動靜都能上熱搜,他當然希望俞景林也能上,增加一點人氣。

    可這也有可能會被人說成蹭熱度,他更不想自己的藝人還沒紅就先黑了。

    俞景林揮揮手就出去了,正好看見墨殤也出了門,背影不像平時那樣筆直,腳步很快但有些繚亂。

    他不舒服?

    俞景林皺了下眉,還沒來得及思考就跟了上,抓著打包袋的手不自覺地緊了緊。

    墨殤雖然被發情期折磨得整個胸口都在燃燒,但他還是敏悅地發現俞景林在跟著他,屬于雌性的淡淡香氣纏繞著他的鼻子,更加速了體內的情愫。

    他想立即化回原形,可俞景林緊緊跟在后面,他不得不強忍著繼續維持人形,反正等他進入結界后他自然就找不到自己了。

    俞景林一臉擔憂,眼看著墨殤就要消息在自己眼前了,幾乎要小跑才能隱約看到他的背影,加上越來越高的雜草不時打在臉上,簡直讓他苦不堪言。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么要跟著來,只要想到墨殤可能不舒服,他就下意識地追過來了。

    他沒有時間思考太多,因為一個晃神的時間,墨殤已經連背影都看不見了。

    俞景林愣在了原地,不知所措張望,可比他高出一倍不止的雜草擋住了他的視線,除了耳邊還能見到一些風聲,他連自己的腳都看不到。

    想到昨晚突然出現的墨殤,他又定了定神,猶豫了下繼續往前走,可腳下一滑,他的身體便失去了平衡,整個人都開始往下墜落。

    “!”俞景林叫了一聲。

    進入結界的墨殤已經化回了原形,巨大的蛇身正痛苦地在地上滾動,聽見俞景林的喊聲時只是頓了一下,很怕又擺著巨大的蛇尾,往不遠處的綠湖游去。

    它被發情期折騰得渾身燥熱,在這里又很難找到雌性,只能依靠湖底的涼水短暫壓制住。

    他上網查過墨殤執導的電影,評分都是過8分的,就像金靖揚所說的,墨殤的口碑都不錯。

    難得有機會和大神拍戲,卻因為自己的演技而錯過,有點不甘心又有點喪氣。
gpk捕鱼平台 江西快3里边~sh1。vip 1990至2018上证指数 欢乐赛车大战官网 tianjin快乐10分开奖 真的有北京三分彩吗 北京时时彩计划免费群 江西快3遗漏数据一定牛 宁夏11选五玩法介绍 赚现金的棋牌游戏 如何理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