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書籍網 > 都市小說 > 我的老公是條蛇 > 52.領證(一更)
    略略略

    俞景林揉了揉手臂上的雞皮疙瘩,  將劇本撿起來放在床頭柜上,  掀開被子上床,很快又重新睡著了。

    天色大亮,俞景林被俞母叫起來吃飯,  打著呵欠出去洗涮。

    俞母見他一副沒睡醒的樣子,  有些憂心地皺眉,  “寶貝,你是不是沒睡好?看起來很憔悴!

    “沒事,就是晚睡了一點!

    俞母嘆氣,  “別勉強自己,爸媽還有些人脈的,  我和老俞昨晚也商量過了,  等他的身體再穩定一些就出去工作!

    “媽,你先好好照顧爸,其它的別想太多!碑敵踬I車的時候是用了他的名字,所以沒有被收回,他打算把車給賣了。

    俞母沒有說話,眼睛微濕。

    俞景林低頭喝粥,  沒有拿勺子的左手玩著手機。

    吃完早餐,俞景逸差不多也要去學校了,俞景林匆忙回房間把劇本塞進包里,  下課后可以直接去片場。

    “我們出門了!

    一大一小和父母告了別,  俞景林把弟弟送到學校,  在他下車前叫住了他,  “記住我的話,別再和別人打架了,他們要說就隨他們說,只要自己不這么認為就好!

    俞景逸皺著小眉點頭。

    “去吧,我今晚讓陳旅哥哥來接你!彼テ瑘,以他的演技,還不知道什么時候能走,現在父母沒車,來接的話太麻煩了。

    他得考慮下學期讓俞景逸走讀了,早上送來,晚上才來接。

    俞景逸低低地哦了聲,轉頭看著他問道:“哥哥,你是要去拍戲嗎?”

    “恩,所以你要聽話!

    “我知道了!庇峋耙菡f完后下了車,關上門后和他揮手,然后轉身進了學校。

    俞景林嘆了口氣,調頭往自己的學校開去。

    異樣的目光還是不少的,俞景林不一點也沒受影響,筆直著腰回到自己的坐座。

    快到上課的時間,可屬于陳旅的位置還是空著的,俞景林有些疑惑,陳旅他從來不遲到的。

    正想著,陳旅的身影出現在教室門口,背微微駝著,臉色有些蒼白地在俞景林的身邊坐下。

    “怎么了?”俞景林還是第一次見到無精打彩的陳旅,不禁有些擔心地問道。

    “沒什么,就是困!标惵米匀徊粫退f自己昨晚被木焱要了一夜吧?

    “那你還來上課?”

    “沒辦法,這兩節課很重要!标惵玫。

    俞景林還想說什么,可看見陳旅的鎖骨處的幾道暗紅的吻痕后停住了,臉色瞬間有些不自在起來。

    陳旅毫無察覺,把書拿了出來。

    “把衣服往上提一點!庇峋傲秩滩蛔√嵝。

    陳旅低頭一看,嚇得倒吸了口氣,他居然忘了。

    “年輕人要節制一點!庇峋傲秩⌒Φ。

    陳旅哭笑不得地推了他一把,“一邊去!

    俞景林笑了笑也沒有再說話,專心聽起課來了。

    結課后,俞景林跟陳旅交代了一聲后匆匆忙往片場趕去了,他到的時候劉導正在指導演員,他就安安靜靜站在旁邊看著。

    劉導回到機子前,一眼就注意要俞景林,微微笑道:“來了?”

    “下午好,劉導!

    “練得怎么樣?今天有沒有信心拍好?”劉導只看了他一眼,雙手調整著機子,很快就舉了舉手,示意演員準備。

    演技不是說提升就能提升的,更何況只是過了一夜,俞景林一點底氣都沒有,但他卻很認真地低聲道:“我會努力的!

    劉導哈哈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好加油!闭f完便走開了。

    俞景林淺淺地吁了一口氣,找了個位置坐下  ,閉著眼,努力將自己代入葉小軒。

    父母對他的管教雖然不是很嚴厲,但他一直都是本本分分的。雖然有時候嘴巴是損一點,但是從來不惹事,第一次演戲就飾演這種叛逆的角色,對他來說還是挺有挑戰性的。

    俞景林沒有太多的時間思考,沒過一會兒就聽見有人陳叫他的名字,俞景林猛地睜開了眼,起身走了過去。

    還是和昨天一樣的背景,門外圍著一些主角的粉絲,有人拿著手機偷偷拍攝著,還不時有人低聲竊喜。

    俞景林沒有了昨天那么不自在,旁若無人地開始了自己的表演。

    推倒椅子的時候手心傳來刺痛,痛得他皺眉,垂眼一看,流血了。還好這時的他背對著鏡頭,他的異常并沒有被喊停。

    按照劇情,葉小軒和上前驅趕的保安打了起來,下手太重結果把人傷了。鏡頭一躍到了警·察局,葉小軒已經清醒了不少,正局促不安地坐著等待家屬。

    女主角出場后,他第一場戲也差不多接近尾聲了。

    整集拍下來只NG過五六次,俞景林下戲后才發現自己后背一層薄汗,手心還在隱隱作痛。

    “不錯,進步得很快!眲鎺θ莸刈吡诉^來。

    劉金不得不承認俞景林是個好苗子,昨天還演得三不像,今天卻幾乎一條通過,不僅僅是努力,更多的是天賦。

    他真沒看錯人。

    “謝謝導演!

    “今天到這里結束了,明天要換地方拍攝,你也來吧,把下半集給演了!

    “好!

    和劉導告別后,俞景林才有空檢查自己的手心,細小的積木插/進了皮肉中留下一道3c短的黑痕,沒出血,但是特別疼。

    想到俞景逸快放學了,而且今天已經沒有自己的戲,他也不好總是麻煩陳旅,簡單地洗了個手,也沒有立即拔掉那根刺,便拿起自己的包就去停車場取車。

    可沒想到,他竟然再次遇見了墨殤。

    這回他是一個人,身上一如既往地散發著生人勿近的氣息。

    想到那天的尷尬,俞景林有些猶豫該不該打聲招呼,可想到昨晚他和女演員一起離開的畫面,他又什么也說不出來,搖了搖頭上車離開。

    墨殤微微側頭,他不是沒有看見那個人類眼底的糾結,只是他有些不懂,他在糾結什么。

    看著車燈消息在地下車場的轉彎,淡淡地收回目光,上車也離開了。

    俞景林趕到帝添小學時剛好下課,鈴聲一停,原本肅靜的學校瞬間就活躍了起來,稚嫩而歡樂的叫喊聲打破了整個校園的安靜。俞景林抬頭去找弟弟的身影,很快就看見俞景逸背揚著頭對自己打招呼。

    “上車!庇峋傲中χ嫠_后座門。

    俞景逸上車隨意扔下書包便拿出手機玩,俞景林并沒有阻止,以最快的速回家。

    兄弟倆同時進了屋,立即就聞到了菜香,俞景逸放下書包后沖進了廚房。

    俞景林看著弟弟的背影微微一笑,和坐在沙發的父親打了個招呼便回了房間。

    他打算記一下臺詞,然后再試試像昨晚那樣去復習。

    墨殤淡漠地看了他一眼,松開了幼蛇的七寸,另一只手還輕輕揉了下它的頭,和幼蛇對視一眼后準備離開。

    “等等……”俞景林回過神來,連忙叫住已經走到門口的墨殤。

    墨殤回過頭,微微挑眉,“還有事?”

    “有事!庇峋傲诌B忙點頭,三步作兩步地走到他身邊,眼巴巴地看著他手里的蛇,咽了咽口水,“這蛇沒毒吧?”不然正常人怎么可能會赤手空拳地任毒蛇纏在手里?

    “劇毒!蹦珰懝戳斯醋齑,“還是說你要試試?”

    俞景林抽搐著嘴角擺手,誰沒事想讓蛇咬一口,除非是傻子,但他真的很想擼一擼這條蛇。

    養蛇這些年,他也不是沒有被咬過,有時候溜蛇或著喂食的時候也會不小心被咬,但他很清楚蛇的品種和毒性,從來不慌。

    但見墨殤自信十足的樣子他好像能壯了膽,“我能摸摸嗎?”

    墨殤皺了皺眉,他手里這條幼蛇可是雄性,脾氣大著呢。

    “大神!庇峋傲挚蓱z兮兮地叫了聲。

    墨殤看了他一會兒,莫名地妥協了,警告性地看了幼蛇一眼才伸出手,“摸吧!

    “謝謝大神!庇峋傲终f著便摸上蛇的頭,慢慢往下摸,一邊感概蛇鱗精致。

    幼蛇收到了墨殤的警告,軟綿綿地趴著任俞景林摸,只是瞳孔卻充滿了防備,好像對方再做出傷害自己的事它就要跳起來咬他似的。

    俞景林還是第一次見到好像有感情的蛇,感嘆道:“它真的好乖!

    “摸夠了嗎?”墨殤看著他一臉驚奇停不下來的表情有些無語,但也有些奇怪,這人類和他以往認識的人類好像真的有點不一樣。

    俞景林愣了下,又摸了摸蛇頭才依依不舍地收回手。

    看著墨殤離開的背影,俞景林才突然想起自己剛才想法,拔腿就追了上去,“大神,等等!
gpk捕鱼平台 快乐8注册网址 腾讯分分彩选号技巧个人经验 股票分析师 北京pk官方开奖结果 江西十一选五遗漏360网 广东11选5助手 重庆幸运农场怎样赚钱 免费股票分析软件排行榜 北京pk10预测专家 股票分析师要哪些证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