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書籍網 > 都市小說 > 我的老公是條蛇 > 55.吃醋
    略略略  他看了看病房,  見墨殤不在時有些慶幸,又隱約有點低落。

    俞景林刻意將心底的失落感忽略掉,  輕輕撐著自己坐起來,卻還是驚醒了李洋。

    李洋見俞景林醒了明顯松了口氣,“俞哥,你可醒了!

    “我怎么了?”俞景林只知道自己暈倒了,卻不知道原因,他的身體一直很好,每天都有體檢的。

    “醫生說你情緒波動比較大引起血壓上升導致的短暫性昏厥!崩钛蠼o他倒了杯水,然后將醫生的話重復了一遍,  臉上掛著滿滿的擔憂,  “俞哥,  你真的沒事嗎?如果有什么需要幫忙的可以跟我說,  能幫上忙的我會一定會盡力的!

    說到底他和李洋認識的時間不長,可他卻一而再再而三地擔心自己,說不感動是假的。

    只是墨殤是條蛇的事情肯定不能說出去的,有些事爛在心底就好,而且就算是說,  別人也不可能相信吧。

    畢竟在這之前,  自己也是不信這世上有妖的。

    俞景林搖了下頭,  扯了抹笑,  “我沒事!

    李洋卻擰起眉,  “俞哥……你是不是也看不起我?”

    他年紀雖然不大,  可他一出來就在這個圈子混日子,  該懂的他都懂。

    “怎么會看不起你呢,只是這個忙你真的幫不了!庇峋傲譀]想到李洋會有這種想法。

    他反思了一下,可能確實是自己不小心傷到了他,想了下,他有些無奈地說:“我是因為感情問題,所以你幫不了我!

    李洋愣了下,下一秒就臉紅了,這事自己確實幫不上忙?墒沁@人讓俞家這么傷神,他倒是覺得分開為好。

    他的一輩子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有多少時間去和另一個人磨合?

    不過這只是自己的想法,他并不打算說出來,于是便沉默了。

    “吊完水我就能回去了吧?”俞景林看了眼所剩無幾的點滴問道。

    “是的!

    俞景林哦了聲便沒有再說話,閉目養神,卻還是想起墨殤。

    他才剛察覺自己對墨殤的感情,現在突然發現對方的真面目,他雖然沒有特別抗拒,可還是有些膽寒。

    他是很喜歡蛇,可他并沒有被蛇上的愛好……

    而且墨殤的需求不是一般的大,要是在一起,遲早有天他會被做死在床上。

    算了算了。

    俞景林默默做了決定,好好拍完這部,然后離墨殤遠遠的,以后他的戲都不會去試鏡。

    至于那天的事情,他權當祭奠初戀算了。

    吊完點滴,俞景林和李洋打車回農家樂,正好碰見準備外出的鐘左左和楊光森。

    “小林林你回來了?身體怎么樣?醫生怎么說?怎么說暈就暈了?我們剛想去醫院看看你呢!辩娮笞笠姷接峋傲,立即上前拉著他左看右看,楊光森在后面抿著嘴,神情復雜地看著俞景林。

    俞景林快要被鐘左左的一串問題繞亂了,有些哭笑不得地一一回答了他的問題。

    “沒事就好,等殺青了我再帶你去吃好吃的!辩娮笞笮宰雍苤,聽見他說沒事心思便立即被轉移了。

    俞景林忍不住笑出聲,這話題也轉得太快了點,真是名副其實的吃貨。

    “不說了,你得先回去休息,明天再說!彪m然俞景林說沒事,可這都暈過去了,又剛從醫院回來,即使鐘左左想要多說幾句,但想到俞景林還是病人便放棄了,催促他回去休息。

    俞景林笑,“好!

    他本來也想找個借口先回房間,不然等下碰在墨殤就苦惱了。

    想到這里他又覺得有點好笑,以前恨不得天天‘偶遇’墨殤,現在卻避之不及。

    鐘左左本來就是打算去看俞景林的,現在人回來了,他便回去睡個懶覺了。

    和鐘左左他們分開后,俞景林和李洋準備回自己的房間,墨殤的房門突然被拉開,只是在房內的人還沒有出來,俞景林已經在李洋奇怪的目光下迅速沖進自己的房間。

    墨殤皺著眉看向斜對面的門,只是一眼便冷冷地收回目光,轉身出門了。

    俞景林對蛇比較了解,知道蛇的聽覺異常靈敏,足足過了十分鐘才從房里出來,輕手輕腳地走到墨殤的門前,正想拉開門便被李洋的聲音嚇了一跳。

    “俞哥,你在干嘛?”

    俞景林回頭做了個安靜的動作,然后再也不管李洋,拉開門進去。

    他把墨殤的房間翻了個遍,最后才在枕頭底下找到自己的手機。俞景林悶悶地努了努嘴,在出去之前突然又回頭,惡作劇地將墨殤的衣服數‘灑’上床去才滿意地離開。

    可才回到自己的房間,他就有點心虛了。

    一想到墨殤生氣的樣子,俞景林就忍不住打了個寒戰,將被子拉上來蓋過頭,告訴自己別怕,比較自己手上有他的把柄呢。

    俞景林雖然努力讓自己別害怕,可還是忐忑不安了一個下午,晚餐還是讓李洋送進他房間的。

    墨殤果然沒有因為俞景林的幼稚行為去找他,連拍戲的時候也不再看他一眼。

    俞景林樂得輕松的同時又有點難過,可這個結果是他自己選的,跪著也要走完。

    《神論》里里外外地停拍了十多天,終于還是在預期中的前一天殺青了。

    殺青宴俞景林以身體不舒服為由沒有出席,免得到時和墨殤敬酒時怕到動不了。

    李洋去了,喝得醉兮兮的,還是鐘左左的助理陳杰把人送回來的。俞景林一臉嫌棄地把人扶回床上,卻細心地替他脫去鞋子蓋好被子。

    “我還能喝……”李洋突然說了句。

    俞景林:……

    現在到底誰是誰的助理,玩得比他還嗨。

    俞景林嘆了口氣,去浴室擰了條熱毛巾出來,替他擦擦臉才回到自己的床。

    殺青宴上大家都喝了不少,第二天自然也就起晚了。

    俞景林早上醒了一次,農家樂還靜悄悄的,只是問服務員要了點吃的便回了房間。

    李洋還在睡,俞景林覺得無聊,只好上網打發時間。他給陳旅發了信息,告訴他自己今天下午會回去。

    陳旅幾乎秒回:恭喜殺青,回來請你吃飯。

    俞景林笑了笑,突然又想到了墨殤,臉色又暗了下去。

    他已經決定了這次回去之后不再接拍墨殤的戲,所以以后可能都會少見面了。

    他其實應該開心的,可卻又莫名難過。他的初戀!

    俞景林搖了搖頭,不準自己再想了。

    這時,陳旅又發了條信息過來:你看這個,戲還沒上映就先火了。

    俞景林沒多想就點開了,看到標題時還覺得好笑,又是些無聊八卦,可當他看到下面的幾張照片時他又擰起眉。

    照片雖然有些模糊,可是他卻一眼就認出了里面的主角。

    俞景林磨了磨牙,低聲罵道:“這王八蛋過得還真瀟灑!”

    俞景林擦著頭發過去看了眼屏幕,涼涼地嘲笑道:“你怎么這么蠢!

    “你才蠢呢,不玩了!庇峋耙輾膺筮蟮乇е壅f道。

    俞景林一臉嫌棄地看了他一眼,把毛巾隨手搭在床邊的椅背上,撈起平板靠坐在床頭,點擊重新進入游戲。

    撕殺的聲音再度響起,俞景逸雙眼轉了轉,慢慢挨近俞景林,一臉緊張地看著屏幕,忍不住叫道:“哥哥,后邊后邊……”

    俞景林十分淡定,并沒有被俞景逸的話干擾,幾個動作下來便把敵人打死了。

    “贏了!庇峋耙蒹@喜地叫道,從俞景林手里奪過平板,“我來玩!

    俞景林笑了下也沒有阻止他,這兩天突如其來的事情把他壓得喘不過氣來,難得放松一下,他一點也不想打破。

    有了俞景林的輔助,俞景逸后面幾局只輸了一次,興奮得臉都紅了。

    俞景林看了眼時間,見已經快十點半了,開始催促俞景逸睡覺,“別玩了,睡覺!

    “再玩一局!庇峋耙萃娴谜d奮,一點困意也沒有。

    “不行,不然下次我就不幫你了!庇峋傲职迤鹉槆烂C道。

    俞景逸一聽俞景林以后不幫自己了,手里的平板突然就像燙手山芋似的,連忙扔到一邊去,嘟囔道:“睡睡睡!

    俞景林滿意地點了點頭,“真乖!

    俞景逸把被子拉過下巴只露出一雙靈動的眼睛,“哥哥,你明天再陪我玩吧!

    “明天再說!

    俞景逸哦了聲,打了個大大的呵欠,懶懶地說:“好吧!

    俞景林沒有再說話,等俞景逸睡著后用手機登錄了蛇街。

    他發的貼子瀏覽量已經過五萬了,但留言卻越來越少,貼子也快沉到底了,于是俞景林手動再次頂上去,然后打開私信頁面,回復了買家的留言。

    但他沒有立即得到回復,于是無聊的翻了翻其它貼子,看見好看的蛇他也只是點個贊便退出了蛇街。

    俞景林重重呼了口氣,雙手枕在后腦下方,毫無睡意的看著天花板,心里天翻地覆的想著明天要做的事,直到深夜才抵不住困意沉沉睡去。

    次日早上,俞景林很早就醒了,看了眼身旁睡得正甜的俞景逸,眼底閃過一抹暖意,輕輕捋順他額前的頭發才下床,習慣性地先先了蛇室一趟。

    這兩天的天氣沒什么變化,室內的空調依然在26度左右,唯一變的是少了幾個溫箱,房子的空間顯得空曠了不少。

    俞景林無聲地嘆了口氣,關門下了樓,打開冰翻了翻食材,想了下決定做個姜蔥粥。

    兩人份量的粥很快便煮開了,俞景林把切好的姜和蔥頭倒進去攪拌了一會就可以熄火了。聞著還挺有食欲的,俞景林小小得意了一下,盛了兩碗出來,正巧俞景逸揉著眼從樓上走下來。

    “洗漱了嗎?過來吃早餐!

    俞景逸懶懶地哦了聲,眼睛還沒有完睜開,整個人都軟綿綿都挨著餐桌。

    “還沒睡飽?”俞景林把粥推到他面前,嫌棄道:“你是豬嗎?”

    俞景逸立即炸毛,“你才是豬!”

    俞景林做了個嫌棄的表情,懶得和他斗嘴,哼哼道:“快吃,等下和你出去!

    “去哪兒?”俞景逸抬臉無辜地看著他。

    俞景林心虛了幾秒,他要怎么跟他解釋他帶他去看新處?

    他有想過自己過去看,可他不想再讓俞景逸獨自面對那些人了。正想著,門鈴突然響了起來。

    這么早會是誰?

    俞景林有一瞬間的疑惑,只是走到客廳看到視頻顯示器里站在門口的兩個穿著西裝的男人時就了然了。
gpk捕鱼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