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書籍網 > 都市小說 > 我的老公是條蛇 > 57.脫皮(一更)
    略略略  如果要去W市,  即是意味著他將有一個多月的時間不能回學校,拍完戲可以直接回去考試了。

    可想到豐厚的片酬和違約金,  俞景林沒有糾結太久便做了決定,他選擇了去W市。

    向金錢低頭。

    次日中午,俞景林跟班主任請了個長假,  收拾好行李去劇組和其他工作人員回合。

    等他到達劇組時,人也基本上到齊了。

    俞景林和其他兩個主角共坐一輛保姆車,加上三人的助理和司機一共是七個人。

    飾演受害人弟弟的鐘左左比較開朗,  上了車便開始嘮叨個不停。

    鐘左左今年30歲,出道才六個年頭。一張好看且粉嫩的娃娃臉非常減齡,看起來和俞景林差不多,  再加上天真如孩子般的的性格,完看不出已經是三十歲的男人。

    而飾演警察的楊光森則和鐘左左相反,  去年連奪最佳男主角和影帝兩個獎杯,比較穩重內斂型,上車后程在看劇本,  并沒有參與他們的話題,但鐘左左和他說話時他會理一下。

    一來一去的鐘左左可能也覺得沒什么意思,  慢慢安靜了下來。

    可沒消停一會兒,  鐘左左又扭頭看俞景林,  “小林林,  你有微博嗎?來玩互關?”

    小林林?

    俞景林嘴角抽搐了一下,  但也沒說什么,  上微博切換帳號,  關注了鐘左左。

    鐘左左立即回粉了俞景林,笑嘻嘻地說:“我們三個人來個合照吧!

    俞景林很少拍照但并不討厭,鐘左左已經提儀了,他也不會拒絕。

    “可以啊!

    “我拒絕!

    俞景林和楊光森同時開口。

    “為什么?”

    鐘左左比楊光森早出道一年多,算是前輩了,自然不需要過多拘謹?上н\氣卻沒有楊光森好,比他晚出道的楊光森已經拿了影帝,而他還是最佳男主角。

    可楊光森連個眼神都沒給他。

    鐘左左抿了抿嘴,也沒有繼續追問,轉而和俞景林說:“那我們兩個拍好了!

    俞景林點頭,側頭靠近鐘左左勾起唇微微一笑。

    鐘左左連做了幾個表情也沒找到適合的,俞景林覺得自己的嘴角都要抽筋了,終于有點明白楊光森為什么拒絕了。

    連著幾個角度拍了幾張后,鐘左左終于滿意了,翻了翻相冊,左看右看似乎還是沒有找到滿意的,拉著俞景林要再拍一次。

    俞景林怕了,連忙指了指相冊的其中一張頭挨著頭的照片說道:“我覺得這張就很不錯!

    鐘左左將信將疑地點開,可能是俞景林的話起了作用,頓時也覺得過得去,滿意地點了點頭,“好吧,就這張了!

    俞景林暗自松了口氣,就在這時,他看見楊光森用好笑又同情的眼神看了他一眼。

    俞景林:……

    “我去發微博了!辩娮笞竺阑讼聢D片后發了微博艾特了下俞景林

    鐘左左V:猜這是我誰[二哈]景林先生

    鐘左左的微博粉絲有四百多萬,但俞景林卻還是個新人,微博一發出,粉絲便瘋狂點贊評論猜測了起來。

    綠茶茶:這是公開出柜了?

    有恃無恐:合作對象吧?調皮.jpg

    騷動w:兩只受樣,閨蜜?[狗頭]

    物種不同怎么談戀愛:我認得這小哥,前段時間還和我男神拍戲呢,顏值正義,入坑。

    ……

    俞景林看了下面的評論有些驚訝,他沒想到居然還有人認出了他。

    隨著鐘左左的艾特,俞景林的粉絲也開始噌噌漲了起來。

    “小林林,你是不是不經常發微博?”鐘左左也看了下自己評論,然后順手點進俞景林的微博,發現主頁只有一條動態,還是兩個多月前轉發的。

    “對啊,不知道說點什么!庇峋傲中α讼,沒有告訴他自己并不常用這個微博。

    “發個照片也行呀!辩娮笞蟀琢怂谎壅f道:“要是我有這么好看的臉,我肯定得天天發微博!

    俞景林差點被他的話逗笑,“你也很好看!

    僅一句話,鐘左左就被夸得心情蕩漾,用手肘撞了撞旁邊一直沒有說話的楊光森,“你看,小林林也說我很可愛呢,你眼睛真瞎!

    楊光森無奈地看了他一眼,想說什么,最后也只是淡淡地嗯了聲。

    鐘左左鼓著娃娃臉,見楊光森真不再理自己之后,悶悶地偏開頭。

    俞景林有些奇怪,總莫名覺得這兩人有點曖昧的感覺,有些尷尬地別開頭看出窗外。

    車子已經進入山路了,人煙稀少的地方樹木都長得特別翠綠。俞景林按下車窗,一陣夾著青草的味道快速地鉆了進來。

    剛消停下來的鐘左左猛地睜開,將頭湊過去,幾乎要壓在俞景林身上了,興奮道:“好像快到啦!

    俞景林很少到過這么偏僻的山區,對這里完不熟,也不知道自己現在在哪兒,只是不明白鐘左左的興奮。

    鐘左左似乎是看出了他的疑惑,笑哈哈地解釋道:“我老家就在這邊,不過父母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被舅舅帶回A市生活,已經兩三年沒回來了!

    明明是很悲傷的話題,可是鐘左左卻說得很輕很輕,好像在說著無關緊要的事情。

    俞景林看了他一眼,“左左,你……”

    鐘左左坐了回去,喃喃道:“我再瞇一瞇,一會兒到了帶你去吃好吃的!

    俞景林看著他平靜的側臉,將到嘴的話硬生生吞回了肚子。

    鐘左左徹底安靜下來后,時間好像也變得慢了。俞景林沒有睡意,便登錄蛇街看看,見有未讀私信,點開看了下。

    是找他買蛇的。

    想到那天陳旅和他說的話,俞景林猶豫了下后選擇了退出,然后點進后臺,沒有停頓地把賣蛇的貼子刪除。

    太陽漸漸西落,高高的山峰和天空被一層淡淡的橙色籠罩住。車子終于在一家農家樂門口停下。

    俞景林退出蛇街下了車,被眼前的景象吸引住。

    “很好看吧?”鐘左左跟在俞景林身后下車,用力伸了個懶腰,“累死了!

    俞景林一臉好笑地看著他。

    “小林林,今晚沒事的話要不要吃燒烤?”

    “不了,改天吧!弊税胩斓能,俞景林現在只想好好洗個澡,好好睡一覺。

    “好吧!辩娮笞笠膊幻銖娝。

    這時李洋已經從劇務那里領房間鑰匙回來了,“俞哥,我們先去找房間吧!

    俞景林點了點頭,和鐘左左揮了揮手便和李洋一起走了。

    農家樂有些舊了,但很大很整齊,是古代和現代結合的和式風格,大廳兩邊都有條寬一米五大小的小河直通外面,里面種著寥寥幾顆蓮花,中間以一座小小的拱橋和房間通道相連著,

    俞景林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農家樂,不禁多看了幾眼,一時間沒有注意到前方向自己走來的人。

    “俞哥,小心……”

    “唔……”

    李洋的話還沒有說完,兩人已經撞上了,俞景林只感覺到鼻子一酸。

    俞景林捂著鼻子,有些郁悶地抬了下眼,入眼的是結實胸膛。

    什么人的胸膛這么硬?

    “大神?”

    墨殤的臉色黑得可怕,渾身散發著冷氣,臉色卻有些紅潤,皺著眉看了俞景林一眼便直接錯身離開了。

    俞景林揉著自己的鼻子,有些莫名其妙地看著他的背影,腳步已經下意識跟了上去,“大神,你要去哪兒?”

    墨殤沒聽見似的繼續往前走,他人高腿長,又刻意走得快,很快就和俞景林拉開了距離。

    俞景林追出門口的便停下了,一臉無奈地看著墨殤在自己的視線消失。

    “俞哥,你怎么了?”李洋也追了出來。

    俞景林搖頭,“沒什么!

    兩人回到他們的房間,還沒有收拾好就已經有人來敲門,讓他們去大廳吃飯了。

    俞景林想著墨殤剛才的樣子,越想越覺得奇怪,好像是出了什么事似的。

    墨殤并沒有出現在飯局中,鐘左左和他坐在一起,不時會和他低語幾句。但俞景林有些心不在焉,并沒有很熱絡。

    吃過飯后,俞景林回到房間,躺在床上雙手枕在腦后,若有所思地看著天花板,滿腦子都是墨殤剛剛那副奇怪的樣子。

    過了好久他才猛然回過神,他為什么要一直想著墨殤?
gpk捕鱼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