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書籍網 > 都市小說 > 我的老公是條蛇 > 61.陳旅番外一
    略略略  被無視的俞景林摸了摸鼻子也跟了進去,  墨殤往左他也往左,  往右也跟著往右,工作人員都停下動作側目看著他。

    墨殤冷冰冰地斜了他一眼,  面無表情地開口道:“你有什么事?”

    俞景林聳了聳肩,  一臉無辜地說:“沒事啊!

    “出去!蹦珰懓欀嫉统,他非常討厭工作的時候被人干擾。

    俞景林像是沒聽見似的,  踮起腳湊到他耳邊,低聲問道:“大神,  那條蛇現在怎么樣了?”

    在場的工作人員見狀只覺得新奇,  他們中有些人和墨殤合作過很多次,  甚至有人一直都在跟著他,但他們很少見到墨殤的朋友。

    看俞景林和墨殤兩人一熱一冷的樣子,  大家也沒有說話,接收到墨殤的眼神后便又迅速重新投入自己的工作中。

    墨殤并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做了個手勢示意大家準備開始。

    俞景林站在墨殤旁邊,正想再次開口,  但口袋里的手機卻在這時候響了起來。

    帶著淡淡憂郁的鈴聲在不算大的空間顯得格外清晰,  幾乎在這一瞬間,  所有人的目光都再次落在了他的身上。

    俞景林咧了下嘴,  歉意的向大家彎了下腰,掏出手機迅速接通,一邊往門口走。

    “阿林,  你去哪兒了?”電話那邊傳來陳旅的聲音。

    俞景林出門剛轉個彎就看到了陳旅,  快步上前拍了拍他的肩頭,  “我剛去了后面的攝影棚了!

    陳旅哭笑不得道:“你還真是自來熟!

    從剛才看到墨殤后,俞景林就做了決定,也許娛樂圈也不錯。

    “我跟我哥說了你的事,他說等你考慮好了會讓人給你送合同!睕]等俞景林開口,陳旅就先說話了。

    俞景林笑說:“我決定了,今天就可以簽約!

    “你發生了什么?”這改變的態度也太快了。

    “沒發生什么,就是突然來興趣了!庇峋傲中卣f道:“話說你的臉怎么這么紅?”

    被俞景林這么一問,陳旅的臉色就更紅了,吱唔道:“就是有點熱!

    俞景林挑了挑眉,這空調這么足,怎么可能是熱?俞景林一臉懷疑,抿著嘴曖昧地笑看著他。

    “收起你那些骯臟的想法!标惵眉泵Υ驍嗨,轉過身說:“我帶你去找我哥!

    俞景林一臉郁悶,他只是想他是不是被他哥數落了,怎么就骯臟了……?

    木焱很帥氣也非常年輕,但眼尾的凌厲卻讓人感覺不怒而威,強大的氣場讓俞景林有一瞬間的膽怯。

    陳旅把人拉到沙發坐下,“哥,我把人帶來了,你要多關照一點,多給他一些好的資源!

    木焱:……

    俞景林:……

    陳旅無視兩人僵硬的臉色,垂眼看了看手表,“小學快放學了,哥,你快點的吧!

    木焱冷冷地盯著陳旅好一會才拿起內線電話,說了幾句后掛了電話,勾勾手指頭示意陳旅過去。

    陳旅似乎有些猶豫,但還是過去了。俞景林還沒來得及疑惑,陳旅已經被木焱拉到懷里,湊到他耳邊不知道說了什么,遠遠就能看見陳旅害羞的紅了臉。

    臥槽?

    俞景林發現自己好像知道了一些不得了的事情,幾乎瞪直了眼。

    陳旅和他堂哥?

    俞景林完呆住了,眼神一時間不知道放哪里去。一道敲門聲傳來,短暫地緩解了這微妙的氣氛。

    等他再次看過去的時候,陳旅已經離開了木焱的懷抱,皺著眉回到俞景林身邊。

    “總裁你找我?”進來的人有點瘦,大概和俞景林差不多高,帶著黑框眼鏡的樣子看起來很斯文。

    在娛樂圈,大多數人都認識金靖揚,畢竟對方可是昇輝的金牌經紀人,帶過的人沒有一個是不紅的,有影帝也有當紅花旦。

    “恩,我這兒有個新人,今天開始你帶著他吧!

    金靖揚推了推鏡框,銳利的眼神準確無誤地落在俞景林的身上,眼底露出一絲鄙夷,但很快便消逝,整個過程都掩飾得很好。

    只是看了一眼又迅速移開,金靖揚淡淡點了下頭,應道:“好的!

    “找些適合的劇本給他挑挑吧!

    “好的!苯鹁笓P點頭。

    木焱揮了揮手,示意他可以出去了。

    金靖揚依然點頭,出去的時候看了俞景林一眼,“你跟我來!

    “哦哦!庇峋傲挚戳丝搓惵,有些手忙腳亂地跟了出去。

    陳旅本來也想出去,但被木焱叫住了,一回頭就撞入對方的懷里。

    ……

    金靖揚很嚴肅,和俞景林說了很多關于娛樂圈需要注意的事情,俞景林都一一記在腦海里。談話一直維持到太陽下山,想到俞景逸快要放學了,俞景林開始有點急了,跟他說直接簽合同。

    俞景林這一簽就簽了10年,出去的時候他并沒有看到陳旅,想到自己剛剛看到的畫面,猶豫了下給他發了條微信信息就自己先打車離開了。

    還好工作日的路段不會很塞車,俞景林很快就抵達帝添小學,這時俞景逸已經在學校門口等著了,頭低低垂著,不知道在想什么,連俞景林走到他身邊也沒有發現。

    “逸逸,我來接你了!庇峋傲至晳T性地揉了揉他的發頂。

    俞景逸沒有說話也沒有抬頭,依然保持著原來的姿勢。

    俞景林終于察覺到俞景逸的不對勁了,雙手輕輕捧起他的小肉臉,才發現弟弟的眼睛是紅腫的,眼淚還掛在臉上沒干,俞景林擰起了眉,有些心疼地抹掉他的眼淚,“怎么哭了?是不是有人欺負你了?”

    俞景逸吸著氣,換換抬起頭,胸口一起一伏的,看起來可憐兮兮的,“我們家破產了是不是?”

    俞景林只覺得腦子轟的一下炸開了,臉色頓時有些蒼白,“誰和你說的?”

    “你別管,我就問你是不是!”俞景逸吼著質問道。

    俞景林一時間說不出話來,慢慢冷靜了下來,平靜地看著他,輕輕啟唇回了一個字,“是!

    “爹地媽咪呢,為什么還不回來?是不是不要我們了?”俞景逸哭著問,剛剛擦干的眼淚再次涌了出來。

    “沒有,爸媽有事情要忙,過段時間就回來了!笨从峋耙莠F在的情緒,俞景林實在不敢跟他說父母現在醫院,怕他更害怕更不安。

    “你騙我的!”俞景逸吼著把他推開,轉身跑了,心里只有一個念頭,他要自己去找爹地媽咪。

    俞景林沒有防備,被推得后退了兩步,等俞景逸跑到對面才回過神來,連忙邁開腳步想去追,卻被突然開過來的車子擋住了去路。

    “神經病?不想要命了?”那人伸頭出來惡狠狠地罵道。

    俞景林心急如焚,匆匆道了歉便跑了過去,大喊著俞景逸的名字,“逸逸!

    俞景逸裝作沒有聽見,只是更賣力的跑。

    俞景林看著人來人往的街道,卻沒有找到那道熟悉的小身影。俞景林雙手撐著雙膝,粗喘著氣喊:“逸逸,你去那兒了?”

    俞景逸躲著路邊的綠化樹叢里,抱著書包輕輕抽著氣,看著俞景林離開才從里面爬出來,朝著他反方向跑。

    俞景林并沒有發現背著自己的俞景逸,盡管已經累得喘不上氣來了,但還是沒有停下腳步,一邊撥打著俞景逸的手機,但無疑例外都是已關機的提示音。

    俞景逸從小就嬌生慣養,連上下學都需要人接送的,他根本沒辦法想象他一個人在外面會發生什么。

    天已經漸漸暗了下來,俞景林實在沒辦法,只能打電話讓陳旅幫幫忙。

    俞景林看著成交兩個字有些反應不過來,沒有到對方竟然這么豪爽,頓時更好奇這條蛇的品種了,心里隱約開始期待見到這個買家,指尖敲打出自己的地址快速發了過去。

    二十分鐘。

    俞景林的地址剛發出去,對方只回了這四個字,頭像瞬間就變暗了。

    二十分鐘是什么意思?難道是說來這里的時間?俞景林有些莫名其妙地看著屏幕,順手點開對方的資料,意外地發現是個新申請的賬號,上面什么也沒有留下。

    這人居然不混蛇街!

    看來是真大神了,俞景林喜滋滋地想,但他沒有時間細想,因為又有別的買家來私信了。

    第二個看上的是他養了四年多的白娘娘,一條白化的玉米,身除了白沒有多余的顏色,所以叫白娘娘。

    白娘娘被俞景林養得很好,蛇身鱗片還有光澤,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好蛇。

    其實這條蛇俞景林真的特別不想賣,畢竟養了這么久,可是想到俞景逸,他還是忍痛以1600元的價格賣掉了,約了明天下午。
gpk捕鱼平台 股票配资亏损了警察管吗 北京快3玩法新规则 广东11选5一期一码计划 华人娱乐网址登陆 天津配资公司 中国福利快乐十分技巧 广西快乐十分客户端 在线配资上上盈实盘配资 排列3走势图新浪爱彩 上海快3遗漏一定牛形态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