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書籍網 > 都市小說 > 他不會死 > 第631章 咬食
    誰知那方童眸光一凜,那眼神絲毫不像個小姑娘,沒了之前的唯唯諾諾。她十分冷靜,堅定道,“誰規定競爭老大不能是小孩子了?再說,我可不是一般的小孩!

    喲,這女孩還挺有范兒的?

    熙朵覺得不可思議,難道說她是個深藏不露的家伙?

    但是,一直以來,都沒有感覺到她的靈力啊。

    方童十分堅持,大家也都拿她沒辦法,只好應了她一同上去。

    時間不可耽擱,大家立刻就上了鐘樓。

    鐘樓的樓梯年久失修,木頭都老化了,好多地方,稍有不慎就會掉下去。

    這一路,深一腳、淺一腳的,好不容易才到了頂樓。

    還沒上閣樓,就聽上面有人念咒文的聲音。

    “……就是那個對王聞動手的人!蔽醵浜苁谴_定,但是從聲音上來聽,聽不出那人是男是女,

    這咒文念得也是很叼,念得極快,就和唱歌一樣。

    大家都沒聽出這念的是個什么,最先是辛城意識到的,提醒著大家,“別聽,他念的事吸收訣!”

    這吸收訣可是聽不得的,聽完整了之后,自己的魄也就離體了。

    熙朵顯然被這訣蠱惑了神志,剛好,這又趕上了自己離魂的日子。

    一切都是那么的湊巧,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自己已經輕飄飄地出竅了!

    “糟了!”翊然暗叫不好,但是好在熙朵能控制住自己的意識,不然肯定會被閣樓上的家伙吸收的。

    “壁苑女在哪?”熙朵來不及研究自己是怎么離魂的了,眼下最要緊的是找到壁苑女。

    這壁苑女如果不請走啊,這個鐘樓附近的風水局也會受到劇烈的影響,不出三日,這里就會變成個寒陣。

    附近所有的靈體都會聚集于此,這里有多猛多兇,就不必多說了吧。那后果,真的是不堪設想。

    大家找著那壁苑女,可是玉坤瓶毫無反應,也絲毫感覺不到靈體的氣。

    這就奇了,按理來說,那壁苑女此時正是靈力最強的時候,為何感覺不到她的氣?!

    “在閣樓上!”熙朵突然感覺到了一絲微弱的靈體的氣,她帶領眾人上了樓,卻見到了極為驚心的一幕!

    只見那害了王聞的罪魁禍首——一個矮小的面容奇丑無比的男人,正大口地嚼著一個靈體!

    那靈體想要掙扎,可是一切的掙扎都變得無力。

    打從那男人咬下去的時候,壁苑女就覺得渾身如同中了強勁的麻藥一般,她的意識漸漸變得微弱,靈力也弱了下去。

    那男人見他們上來,吃完了最后一口,對著所有人哈哈大笑。

    一切都是男人設計好的!

    召喚壁苑女,讓壁苑女如約吞噬了那三魄,而后以請愿的幌子引她上閣樓,然后將她吞噬。

    所有的這一切,都是那本秘籍上寫的,做完這些,男人就可以如愿成為天人了。

    哈哈哈!太好了,終于不用再被囚于籠中,不必再受封印的折磨,他可以成為凌駕于眼前這些人之上的人!

    然而……

    男人卻沒能如愿。

    他以為的飛登,此刻卻變成了鉆心的痛。

    “不,不對啊……那本秘籍上不是這么說的,到底是哪里出了錯?!”男人說著,拿出秘籍,卻意外發現,竟然最后一頁后還有一頁。

    那一頁的內容竟然是關于這本秘籍的真相!

    真相就是,這并不是什么成為天人的修行,而是成為一個獻靈的做法。

    就是將自己的靈力擴大,然后成為法器提升靈力的工具。

    具體是哪個法器呢?

    在男人還沒有看清楚的時候,就被熙朵收入了玉坤瓶中。

    “喲呵,得來全不費工夫!蔽醵涓袊@了句。而后晃了晃手中的瓶子,這獻靈說收就收,還有點自投羅網的意思。

    辛城想看看那本秘籍的內容,可是剛接近那秘籍,手還沒有碰到,它竟然就消失了!

    “……那個靈體,剛剛的那個靈體!”劉人花指著那靈體消失的方向,她結巴著,許久才能順利說話。

    “那個靈體就是我們土行族一直封印的呀!我都不知道他什么時候逃出來了……”劉人花完全不知情況,本還想著借熙朵之力,親自收拾了害了老大的人呢。

    然后她再把土行族封印的靈體獻給熙朵……

    可是,千算萬算,竟沒算到那靈體已經逃出來了!而且,他不僅害了老大,還妄想修為天人。

    看來,劉人花做老大的夢破滅了。

    不過……這靈體被好好地封印著,為何會逃出來呢?

    疑惑間,卻忽然覺得周圍的溫度急劇下降!

    大家順勢看了過去,只見那女孩方童竟然手持一個法器!

    土行族什么時候有這種法器來的?他們全然不知啊。

    此刻的方童有些癲狂,她一手策劃的獻靈,竟然被熙朵就這樣收了。

    真的是不甘心!

    本來,她想借此機會成為老大的。王聞也是她策劃干掉的,但是現在看來,只能干掉熙朵了!

    她會幻術的事隱藏了這么久,沒人知道,她曾經去過大長老埋葬的地方,偷了那顆靈珠,還按大長老留下的地圖偷到了現在手里的法器。

    這法器看著很是眼熟!

    “玉坤鏡?!”熙朵驚訝。

    這不是錢婆婆的玉坤鏡么?怎么會在方童手上。

    “喲,姐姐還挺識貨的。不過,你的命今天就要交待了!”

    這根本不像一個女孩該有的樣子,她已經魔化了,她的心智被邪氣所吞噬,整個人變得殺氣很重,拿著玉坤鏡的手也泛起黑色的氣,那靈力強得可怕。

    “小心。!”翊然大喊一聲,和辛城同時沖了過去,救下了熙朵。

    熙朵剛才看著玉坤鏡發愣,因為她赫然在鏡子中發現了一個似曾相識的臉!

    沒錯,那是自己,但是衣著打扮上卻不是現在的自己。

    一樣的面容,神色卻不一樣,鏡子里反射的到底是誰?!

    躲過了方童的攻擊,可是方童卻并沒有罷休,她拿著玉坤鏡攻了過來,招數狠辣,若哪下沒有躲開,即刻斃命。

    “喂!我說你一個小姑娘,怎么下手這么狠?”翊然和熙朵前后夾擊著,那方童的速度快得很,手里幻化出利刃,速度之快,讓人有些應接不暇。

    “少廢話!”方童厲聲喝道。這個楊熙朵毀了自己的獻靈,今天就別想活著出去。

    fpzw
gpk捕鱼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