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書籍網 > 穿越小說 > 小閣老 > 第一百章 二百五千年殺
    徐家的奴仆這才察覺到,自己二爺被擒下了。

    “快放開我家二爺!”

    “放人,不然殺了你們!”

    氣急敗壞的怒吼聲此起彼伏,徐家的奴仆紛紛涌上來,將他們團團圍住。

    “再敢上前一步,先閹了他!”一個變態的聲音響起,肋差在徐二爺的襠下晃一晃,毛毛飛。

    徐二爺只覺襠下一寒,登時魂不附體,哇哇大叫道“都他娘的別過來!”

    徐家奴仆站住腳,不知該如何是好了。

    “快去稟報大爺!”有機警的奴仆轉身就跑,卻見營門轟然落下。

    不知何時,營墻上站滿了穿著土黃色號服的民兵,都端著鳥銃弓弩,一觸即發。

    那些西山漢子也紛紛掉轉矛頭,攔住了徐家豪奴的去路。

    其實他們根本就不是西山人,而是今早離開大圣灣的那些趙昊手下。他們直接去了東山,搖身一變就成了劉正齊的手下。

    “放下武器,不然格殺勿論!”嘭得一聲槍響,無數民兵從藏身的營房中沖出來,將五百徐家奴仆徹底包了餃子。

    整個營地中的昆山民兵足有一千五百人,遠遠超過徐家奴仆的人數……

    “讓他們趕緊放下武器,跪地抱頭!蓖鞴Φ牡豆な至说,徐二爺只覺一陣陣涼颼颼,嚇得魂飛膽喪。

    “快,快照做……”他兩股戰戰,哆哆嗦嗦的催促道“快點啊,他一失手我就完蛋啦!”

    ‘當當當當……’徐家奴仆無奈,只好紛紛丟下武器,抱頭跪地投降。

    民兵們便掏出早就備好的繩索,將他們反綁起來,串成一串。

    ‘當當……’幾聲彈棉花似的琴響過后,眾人便見那據說在井底的趙公子,此時重新出現在敵樓上。

    “哎呀,怎么褲子都脫了,你就給我看這個?”趙昊趕緊捂住眼。

    “快給他穿上褲子,我家公子還小哩!”蔡家巷的護衛們高喝一聲。

    童梓功這才意猶未盡的給徐二爺提上了褲子。

    “趙昊,趁局面不可收拾前,你趕緊放開我!”重新穿上褲子的徐二爺,仿佛也重新有了膽子!安蝗,你吃不了兜著走!”

    “哈哈哈!”趙公子放聲大笑道“就沖你這句話,不讓你給本公子挖上半年礦,我‘昊’字倒過來寫!

    說著,他對童梓功道“抓到這么個白癡,賞銀只有二百五十兩!

    “唉,好!蓖鞴τ魫灥氖箘艛Q一把徐二爺的屁股!岸脊帜!說公子只值五百兩,這下好了吧,自己成二百五了!

    “哎呦……”徐琨被擰出一身雞皮疙瘩,唯恐再被這變態襲擊,竟是一個字也不敢多說了。

    ~~

    大船上,徐璠看到弟弟進去,就有些不祥的預感。

    待那營門轟然關上,無數民兵涌上墻頭,他就徹底知道大事不妙了。

    “快拔錨,離開碼頭!毙飙[船上也就二三十人,根本無法奢談營救。趕緊自保離開這里方為明智。

    “哈哈哈,徐家老大來都來啦,別來無恙!”戴著金絲墨鏡的趙公子,拿起個鐵皮話筒,朝著慌亂的前小閣老大笑道

    “何不也進營,聽本公子彈一曲肝腸斷?”

    船一動,剛剛緩過勁兒的徐元春,又趴在欄桿上嘔吐起來。

    “趙昊!”徐璠指著趙昊,厲聲恫嚇道“你不要亂來!我二弟徐琨可是從五品的尚寶司少卿,扣押朝廷命官,你吃罪的起嗎?!”

    “你說他是就是?”趙昊哈哈大笑道“我還說本公子官居一品呢!

    “這你都不知道?”徐璠難以置信道“嘉靖四十三年萬壽節,家父晉為建極殿大學士,蔭徐琨為尚寶司少卿!這是天下皆知的!

    “那年本公子才十歲,什么都不知道!壁w公子裝傻充愣,笑呵呵道“大郎,你只管放心去吧,本公子會善待你家二郎的!

    “你,你給我等著!”一看趙昊這副憊懶樣,氣急敗壞的跺腳道“這里是蘇州,不是你為所欲為的地方!”

    “唉,大郎,這話你在北京說過,在通州也說過,到了蘇州怎么還是這一句?”趙公子用小指頭掏掏,輕吹一下手指道“本公子耳朵都聽出繭子了!

    “你,你……”徐璠被勾起了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登時氣血上涌,一陣天旋地轉,趕緊扶住欄桿!澳悴皇侨恕

    正在嘔吐的徐元春,聞聲抬起頭,看著老爹要被活活氣死的樣子,心里居然有些小爽。

    徐公子的耳邊響起嗩吶聲,眼前盡是漫天飄飛的紙錢,就連腳下的大船也變成了白幔包裹的靈船。

    他頓時覺得沒那么惡心了,終于止住了吐。

    “回去報官!”可惜,徐璠緩了半晌,又活過來了,朝著兒子的屁股就是一腳。

    徐公子腦袋往前一探,繼續嘔吐起來……

    ~~

    徐二爺被童梓功用繩縛術綁成個粽子,推上了望樓。

    正看見自家大哥乘船跑路,他哇得一聲就哭了出來。

    “大哥,你不仗義……”

    “那你可誤會你大哥了。他是去告官去了!壁w昊輕搖羽扇道“不過奉勸你,還是別抱太大希望!

    說著他回頭朝徐琨笑笑道“不然……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

    “你還能怎么著我?”徐二爺止住淚,色厲內荏的昂首道“本官乃從五品尚寶司少卿,碰我一指頭都是犯罪,你知道……”

    話沒說完,他便吃了童梓功一記千年殺!

    “啊呀……”徐二爺想捂屁股手被捆著,疼得只好唄兒唄兒直蹦,險些把望樓都跺塌了。

    “我碰你兩指頭了!蓖鞴μ蛱蜃齑,保持雙手交扣,食指并攏的姿勢!敖腥藖碜ノ野!

    “你這個變態,離我遠點!”徐二爺蹦到趙昊身邊,高武趕緊按住他。

    “放心,我們昆山槍手營有規矩,不會打罵俘虜的!壁w公子一邊安慰徐琨,一邊上下打量他一番!爸粫屇銈冊趧趧又懈脑熳约,從新做人!

    只見其眼圈稍黑,雙目無神,一副被酒色掏空的樣子,趙公子不禁嘆氣道“這貨怕是砸不動石頭!

    “可以倒夜香嘛,那個不用多少勁兒!蓖鞴呐躁帨y測道。

    “趙公子,冤冤相報何時了啊……”徐二爺帶著哭腔道“何況你的仇人又不是我!

    ps三連更第三更,求月票啊~~晚上還有哦~~~

    。
gpk捕鱼平台 股票st是什么意思 快乐扑克任选一技巧 宁夏11选5平台 电脑福利彩票排列7 青海快三电脑版 北京十一选五手机板走势图 七星彩所有历史开奖号 2012上证指数 10月5日体彩排列3 北京快三共多少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