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書籍網 > 其他小說 > 錦繡農門 > 第006章 執念
    最新網址:.

    常氏捅出陣年舊事,堂屋里瞬間安靜了下來,連小皮孩康哥兒都安安靜靜地坐在宋三才旁邊,當年那些往事他自是不知道的,但也能感覺到氣氛不對。

    良久,洪氏長吁了一口氣,喃喃說道:“老二家的,當時的事情是意外!

    常氏冷冷一笑:“是,肯定是意外,那事要是認真的,我兒怕是已經跟他祖奶奶他妹一起歸西了!

    “你……”

    任誰都聽得出來這是一句嘲諷,洪氏差點兒就要氣翻了,可又拿不出話來堵她,只能不停地拍胸口窩子。

    “娘,你緊著身子!

    周氏眼疾手快,趕緊過去為洪氏順氣。

    洪氏被氣得不輕,心知要讓著點常氏,此時也看她不過眼了,想起宋添,眼中更有濃濃的嫌棄。

    這時,宋三才開口道:“娘,二嫂,過去的事情咱別再提了,只會徒增煩惱。阿繡來到咱們家,銀錢花都花了,咱們也別再計較那些。一家人和和睦睦,不要說兩家話!

    宋三才二十五六的年紀,一身粗布灰衣,長相隨了洪氏,身量不見得多高大,五官還算俊朗。

    他說話時總是笑呵呵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做了幾年貨郞職業使然,說起話來眼中總閃著精光。

    宋三才勸和,也算是給了眾人一個臺階下。

    抱著小女兒的王氏見此也笑道:“是啊,進鎮上學館多大的事,二哥在鎮上也沒回,這事我們談下來也不合適,不如再等等,等二哥從鎮上歸來,有什么事咱們再說!

    這話題僵都僵了,再談下去根本沒有意義。

    屋里的人俱都沉默,宋老爺子摸了煙葉子出來,在油燈上點了火,吧噠吧噠開始抽。

    青煙繚繞,沉悶的氣息在屋中彌漫。

    這種感覺讓王氏心里沒底,她扯著嘴角笑了笑,正準備說點什么,卻被旁邊的丈夫拉了衣袖。

    沒過一會,沉默良久的宋老爺子總算開口了。

    “虹哥兒的事,是要等老二回來才好商量。不過,康哥兒也六歲了,等春種過后就跟三個哥哥一起去私塾啟蒙看看!

    宋家本來就有三個娃在私塾里讀書,沒人幫干農活不說,那束脩也是一筆不小的支出。

    可是大房二房的小子都送進學堂了,沒理由將三房的落下!

    要說宋家對科舉入仕如此看中也有是有原因的,宋家祖上出過進士,而今宋家大祠堂的牌扁還是當初那位官居四品的知府大人所書。

    宋家在古溪村族人并不少,村中至少一半人姓宋,左鄰右舍難免沾親帶故。

    自從宋家出了那位進士先祖,后輩少不得仰慕跟風,以科考為己任,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光宗耀祖,結果便是越考越窮。

    古溪村的宋氏本就是先祖隔著三代四代的旁枝,當年那知府老爺除了來這邊贈過一副牌扁,之后基本都算斷了聯系,但這邊的人卻受到了鼓舞,各家各戶爭破了頭也要去讀那兩本書。

    再后來也不知道是不是這一脈宋家人沒有讀書天賦,除了祖爺爺輩有一人中了秀才,也就是宋二才過了縣考,成為童生。

    時過境遷,族中很多人都已經放棄了,安心務農在村中混個溫飽好好過日子,只有宋會堂還在堅持,只因當初中秀才的就是他爺爺,他感覺自家一脈有運勢,魚躍龍門的心并沒有熄滅。

    “爹,康哥兒才六歲,成天就知道四處野,我看不如再等一年好了!

    王氏的嘴角才剛剛翹起,周氏便潑下一盆冷水。

    要是康哥兒也進了學,家里又需要一筆開銷,到時自家兒子上鎮的事不就變得艱難了。

    “老大媳婦,幾個小輩都是六歲進學,沒理由到康哥兒這里就不一樣了。反正能不能上都是這兩年的事,不行回家跟我種地便是!

    宋家有個規矩,孩童六歲啟蒙,入學兩年要是還如頑劣不堪,或是愉笨學而不識,便是無讀書天賦,從此放下書本便要走上農夫之路。

    大房跟二房的三個娃娃皆是如此,不過這一代孫輩出奇的認真懂事,都有讀書的自覺跟樣子,部挺過二年的門檻,繼續在私塾里上著學,學問還時不時受到夫子的夸講。

    就算平時玩習慣了,康哥兒聽聞要送自己上私塾,眼中還是有一絲向往的神采,只因讀書受人尊敬。

    古溪村沒有私塾學堂,村中的小子們都在隔壁高灘村的私塾入學。

    蒙學班的束脩一年六百錢,可按月交,費用并不算高,周氏被堵了下就算了。

    大房虹哥兒的事情沒個結果,三房的事倒定下來了。

    王氏將兒子推到中間,讓他給爺奶道個謝,立個保證什么的,發誓好好讀書,向前面三個哥哥學習。

    堂屋里的家庭會議就這樣散了,阿繡差一點點就聽到關于他傷疤的事,只可惜那事情輕易不會出口,很顯然那是宋家的禁忌。

    “添哥,我先出去倒水!

    阿繡說道,見他悶著頭沒說話,從小包袱中拿了東西端著木盆離。

    堂屋里已經人走燈滅,阿繡看了一眼,進廚房準備勺水洗漱。

    王氏也在,看見阿繡進來,打趣道:“喲,阿繡啊,才來第一天就知道照顧自家男人了!

    剛剛完成兒子進蒙學這樁心事,王氏笑容滿面,對這個剛進門的小姑娘都和善了許多。

    阿繡淺淺一笑,岔開話題道:“三嬸,那些熱水你都勺走吧,我這邊再燒!

    “知道了。你這張小嘴還挺甜的!

    王氏呵呵,見小姑娘放下木盆在揉肩膀,斂住笑容又問:“你以前沒做過這么重的活吧?”

    “三嬸說笑了,我是窮人家的孩子,以前在家什么都干!

    “是嗎?那我們宋家可是撿到寶了!蓖跏险f著提木桶離開。

    阿繡笑了下,又燒了半鍋熱水,自己用完之后還留下大半。

    春耕時節,要是以前宋家人肯定早早睡下了,今日各自心中有事,大房那邊連熱水都沒人出來打。

    常氏拿了草席跟被子到兒子房間,順便幫阿繡鋪了下床。

    “添兒,你放心,鎮上入學的事晚點我會跟你爹說!

    最新網址:.
gpk捕鱼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