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書籍網 > 其他小說 > 錦繡農門 > 第012章 打架
    最新網址:.

    私塾門口,也有不少人前來送雨具。

    現下已經下學,不過沒傘的學子都沒走,在教舍中等候家人來接。

    對土里刨食的農家人來說,看病吃藥也是一筆不小的花銷,寧愿麻煩一點,也不能讓家里人身子受寒花銀錢。

    阿繡見到宋青去了左邊教舍,便去右邊。

    私塾這邊的情況她大概聽常氏提過一下。

    這里的房子又矮又小,屋頂還要是用茅草搭建的,比起城里那些書院差了太多。

    可誰又能想得到,這里會出一位狀元。

    阿繡趴窗邊看了一眼,見宋添就在窗下看書,心中一喜,小聲叫道:“添哥!

    宋添抬頭,便見到小姑娘那張如芙蓉般的笑臉。

    阿繡向他揮手,舉了下手中的油傘。

    宋添收書,想到白天發生的那些事情,動作不自覺的加快了。

    “誒,三嫂子,有帶我的嗎?”

    宋康擦了下鼻涕,拎起竹簍也準備走了。

    “康哥兒,你的在大姐那里呢!

    被叫三嫂子阿繡有些不好意思,可這小皮孩改不過來口,見她都是這么叫。

    聽聞宋青也來了,宋康便知人在隔壁,拎著東西便找人去了。

    宋添去到門口,阿繡拿著傘已經在那里等他。

    一身煙青色夾棉襖子的小姑娘俏生生地站在門口,盡管那身衣裳不太合適,一看便知是拿大人衣裳改出來的,可耐不住臉長得好看。

    阿繡的出現本來就很招眼了,這下又湊過來一個宋添,兩人還開口說著什么,瞬間就讓人聯想到了那些風言風語。

    好在有一半學子已經離開,并沒有引起什么轟動。只有一些人頓足觀望,想那傳言一點兒不假,那小姑娘是人嗎?根本就是觀音菩薩座前的小仙女。

    偏偏這個小仙女還跟燒疤臉站在一起,讓人妒忌得抓狂。

    “快走吧!

    宋添看著那些像狼一般的眼神非常不舒服,一把奪過她手里的油傘,撐開便往雨里沖了。

    “誒?”

    阿繡可不知他在想什么,跟到臺階處,站著不動了。

    “宋添,宋添,媳婦都不要啦?”

    有人開起了玩笑。

    宋添這才知道她沒有跟過來。

    這人怎么這么蠢呢!

    宋添掃了那多嘴的家伙一眼,心里更火了。

    他匆匆轉身,拉住阿玉的手臂便走,嘴里還責怪道:“你咋不跟過來呢?”

    “我,我沒傘了!

    她只拿了一把雨具啊,阿繡也覺得委屈。

    來到宋家這都幾天了,這人怎么還對她兇巴巴的。

    宋添腳步一頓,手里的油傘倒是向她那邊傾斜了些。

    “走吧!

    兩人同撐一傘,雖是一男一女,可畢竟才八九歲,本來就沒什么,可那些學子想到小姑娘是宋添的養媳,感覺就不一樣了,有膽大的開始吹起口哨來,

    宋添沒理,帶著人眼看就要出校舍了,不想彭鐵柱帶著兩個跟班出現在竹欄柵門口。

    “宋添,你還真將小鮮花叫過來了!

    彭鐵柱直接站在門口將路堵了去,一雙吊角眼看了看眼前的人,漂亮是漂亮,不過很顯然還是個小丫頭。

    彭鐵柱比宋虹還要小一歲,就算看見漂亮的也沒什么亂七八糟的想法,跟別人的一樣,只是調侃罷了。

    不過想想白天的事,又不止調侃那么簡單,左右他都想找點事兒。

    要說彭鐵柱本來已經走了,會帶著人調頭,自然是聽說宋添的小媳婦過來了。

    中午為了那事才差點兒打架呢,下午人就來了,他肯得回來看看!

    現在見著人了,他上下打量著阿繡,呵呵笑道:“挺漂亮的,跟傳聞中的一樣,你小子好福氣啊,就是來的地方不太干凈!

    有些事情左一句右一句,添油加醋傳來傳去早就變了味。

    早上這件事情還只是猜測臆想,到了現在感覺已經被坐實了。

    這種侮辱人的話可不是流言蜚語那么簡單,彭鐵柱的話音才剛剛落下,宋添便像一只發怒的蠻牛般撲了過去。

    這次他沒有招呼,咬著牙往彭鐵柱身上猛捶。

    “叫你亂說,揍不死你丫的!

    宋添這回可是氣急了,除了拳頭還用嘴去咬人,可將彭鐵柱這娃弄慘了,倒在地上哇哇亂叫。

    變化來得太過于突然,旁邊的人愣是怔了好一會才反映過來。

    “別打了!

    阿繡看見兩個男娃翻滾在地急得跳腳,可她能怎么辦呢,又不敢湊過去,只能在旁邊干著急。

    “燒疤臉,你快將鐵柱放了!

    彭鐵柱雖然長得人高馬大,可賴不住宋添占了先機,此時兩人滾在地上,倒是他挨打的多。

    如此彭鐵柱帶著的兩個小跟班就急了,可宋添怎么會聽他倆的話,該怎么打還怎么打。

    兩人一看不對,只能上去幫忙。

    這下子三對一,宋添自然就落了下風。

    “別打了,都說你們別打了!”

    阿繡看見宋添吃虧急得直掉淚,拎起掉在地上的雨傘也沖了過去。

    “你,你,快放開……”

    圍觀的人都在等著看好戲,阿繡也管不了那么多,舉起手中的雨傘便向騎在宋添身上那人揮了過去。

    幫忙的兩個小子,一人騎宋添背上,一人按住他的腳。被壓在最下面的彭鐵柱眼看就要爬出來了,這下阿繡又揮著雨傘幫忙,大家都沒有防備,騎宋添身上那小子脖子跟后背各挨了一記。

    “你打我?你打我!”

    兩根手指粗細的傘骨子,抽在身上也是相當痛的。

    小皮孩沒料到看似柔弱的小姑娘也是個狠角色,也不弄宋添了,跳起來就向阿繡撲過去。

    阿繡剛剛是一時情急才會動手,這下那人怒目撲向她,早已經不知所措,慌忙之中只能將傘擋在面前。

    可已經晚了,那人的腳直接踹在了她的肚子上。

    阿繡尖叫了一聲,只覺腸子都絞在一起了,整個身子腃縮著,直接蹲了下去。

    “肖金。!”

    眼睜睜看著她被踹倒在地,宋添那是要瘋了,放開下面的人,又向那肖金撲去。

    肖金有所準備,轉身就要跑,結果腳還是給抓住了。

    “啊,痛痛,痛死我了?炖_這只瘋狗啊!”

    最新網址:.
gpk捕鱼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