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書籍網 > 其他小說 > 錦繡農門 > 第015章 禁忌
    “我只是氣那些人胡亂編排你,沒有別的什么意思!

    宋添也不傻,想了想便知道自己何處惹著她了。

    可……

    他一直以來都是這個樣兒,說話處事已經習慣了,沒有考慮到她的感受,是他不好。

    “你既然沒有別的意思,干嘛一副不待見我的樣子?”

    阿繡還在想自己是哪里惹著這人了呢。

    “我沒有不待見你……”

    “那你剛剛走那么快!”

    “我,我就是這脾氣!

    宋添對上小姑娘水潤潤的杏眼:“以后不那樣了!

    面前的人在認錯,阿繡瞄了他一眼,見他態度還算不錯,蹲在自己身邊頭也是垂著的,總算將淚給收住了。

    “添哥,以后凡事多忍一忍,別跟那些人打架了!

    將來他是要金榜提名混跡朝堂為自家伸冤的,自己的到來會改變一些軌跡,但她希望是好的,而不是壞的。

    “我知道了!贝蛉酥皇且粫r痛快,想收拾那幾個家伙其實還有很多種方法,當時的確沖動了些。

    “那,我們回去吧!

    既然他答應了,阿繡便相信他,撐著身下的石頭站起正準備離開,又感覺腹部隱隱著痛。

    “你怎么了?”

    宋添回身,將她的肩膀提住。

    “有點痛!

    “剛剛姓肖那小子踢你的地方?”

    阿繡點頭,那一腳其實還挺痛的。

    “該死的東西!彼翁磙D身又要回去找他,手臂給阿繡拉住。

    “你又要去哪?”

    “我去找他算賬!

    剛剛才答應過她,怎么轉眼又激動上了。

    阿繡生氣:“剛剛你不是說過不打架了嗎?”

    “我不去打架,找他麻煩去!

    “那也不準!边@人還將人家的腿咬出血了,真找過去誰找誰的麻煩!

    宋添像是知道她的擔心,解釋道:“不用怕,肖金那小子我了解,今日受傷之事他根本不敢告訴家里,只能自己往肚子里咽!

    肖父脾氣暴躁,為人剛直正義,兒子在外惹事,不分青紅皂白他會將肖金先揍一頓,再問其原由。

    如果知道他踹了一個小姑娘,別說他腿上受傷,少不得又要挨一頓揍。

    先前的事除了夫子那里不好交代,另三個家伙宋添一點也不怕。

    “算了添哥,也沒傷到什么,多歇息一樣就沒事了!

    阿繡不想將事情鬧大,她的傷只是小問題。

    宋添吁氣,抬頭看了看天色道:“先回吧!

    仇他先記著。

    “嗯!

    宋添舉傘,扶著阿繡繼續向前。

    煙雨中兩個小人兒漸行漸遠,迷蒙中透著柔和。

    “添哥,傘破了,娘會不會說?”

    “沒事,我就說是我弄的……”

    臨近天黑,常氏終于等回了兩個狼狽不堪的孩子。

    “你們這是掉溝里了?”

    常氏往灶里添火燒水,趕緊將兩個孩子領到屋里換衣裳。

    宋添閉緊了嘴巴暫時沒有說打架的事,他覺得不需要他說,一會自然有人告狀。

    果不其然,等宋添舒舒服服洗了個澡出來,歸家的宋虹已經將私塾發生的事當著全家人的面說了。

    “三天兩頭惹事生非,吃飽飯就不能消停點!

    洪氏見宋添出來,很不悅地說道。

    “奶,是那些人出言不遜在先,三弟才一時沖動……”

    宋虹解釋的聲音在后面響起,宋添沒理,徑直回房。

    房間里,阿繡已經洗過了,正靠著火盆烤頭發。

    她見宋添回來了,將已經差不多干的頭發隨意挽了一個髻,拿著干巾子要幫他。

    “我自己來,就,就好了!

    宋添平日里開口說話都特別生硬,不過這次打了一個結之后倒是柔了很多。

    “天氣寒涼,我幫你比較快!

    阿繡沒理他,將人拉過來坐好,開始為他絞起頭來。

    宋添的頭發細軟烏黑,五官相貌一點都不差,若不是臉上那道疤……

    阿繡抿唇,就算臉上有道疤,之后長大成年了,其實這人也是不差的。

    “添哥,私塾的事情,娘沒有說你什么吧?”

    剛剛在房里,堂屋的那些聲音阿繡也聽見了。

    宋添垂著頭也不知道在想啥,突然聽她問起,應了聲道:“沒有,娘不會說我!

    打架不是一次兩次,母親不會不分青紅皂白訓斥他。

    “那就好!

    阿繡松了一口氣,指尖劃過他有傷的左臉頰,惹得宋添猛然間顫栗。

    宋添那道疤,連常氏都不給碰的,如果是以往,他肯定跳起來了,這次沒有,知道她是無意的,他只是垂頭將巾子奪了過去。

    “我來就好了!

    宋添紅著臉,自己絞了起來。

    擦得好好的,怎么這人又不讓了。

    阿繡不明,并不知道自己剛剛惹了他的禁忌,正想說點什么,轉頭卻發現常氏不知何時站在門口。

    “我做了姜湯,你倆趕緊趁熱喝一碗吧!

    常氏裝著一副剛進門樣子,將手里的碗放下,笑著催促兩人先喝了。

    她的樣子好像完全沒在意宋添在學堂打了架,阿繡倒是放心了些。

    常氏一直站在那,等兩個小的將湯喝了才對阿繡道:“跟我來一下!

    “噢!

    阿繡不知常氏找她何事,心有忐忑去到隔壁,不想手里被塞了一瓶藥膏。

    看見瓶身上印著生肌膏三個字,阿繡有些不解地看著常氏。

    “你拿過去,勸添哥兒往他的傷疤上抹一抹。那孩子自尊心強,那地方也不讓人碰!

    常氏說著這話嘆了一口氣,兒子的臉小時便傷了,那時還是很聽話的,帶他看郎中也很配合。慢慢知事之后人就倔了起來,性情也變得孤傲,對于臉的事也開始自暴自棄,想給他上點藥都不讓。

    兒子會讓阿繡幫忙絞頭發常氏有點意外,畢竟那小子幾年不給她碰了。

    “娘,我知道了!

    阿繡捏著那藥膏出門,要說先前是心有忐忑,此時還多了一層為難。

    那傷顯然是他的禁忌,也不知道愿不愿意抹這藥膏。

    阿繡推開門,宋添正在烤頭發,看樣子差不多快干了。

    “娘沒有說你什么吧?”

    阿繡搖頭,想了想走過去將手中的藥瓶攤開來道:“娘給了我這個,說是給你抹一抹臉!

    宋添還以為她會挨訓,結果卻是這個。
gpk捕鱼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