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書籍網 > 其他小說 > 錦繡農門 > 第060章 他的傷
    當年宋二才在鎮上的學館上了近五年,還是館主的學生,不管是對里面的夫子,還是對各方面事物他都非常熟悉。

    看門的齋夫自然也是認識宋二才的,很客氣的將他請了進來,可當看見他身后的宋添,神情卻是一怔。

    “此乃犬子,今日前來參加入館考試,昨日已與館主談過!

    宋二才簡單道明原由,齋夫點頭,將兩人領到專程用著入門考試的一間小堂。

    一路上宋添好奇四顧,學館的高墻擴院他之前沒有見過,此時見著處處都是新奇。

    小堂里沒人,齋夫讓他們稍坐一下,這就去通知館主。

    “有勞!

    眼看那人遠去,宋二才揉了揉兒子的發頂道:“長學班入學考試題樣很基礎,試帖也是最簡單那類,你不用緊張,按正常發揮就好!

    “爹,我知道了!

    要說緊張宋添肯定會有,他聽父親說過,長學班入學考試要是不理想,不滿十歲的孩子是會進蒙學班重修的。

    他還有一個月就滿十歲了,已經不想再去面對蒙學班的小娃娃們。

    父子倆在小堂門口站了會,拐角處便走來一位須發白的老者。

    這人便是館主,姓李,家是河口鎮有名的鄉紳,自己也是三十多年前中舉的老舉人。因不喜官場,中舉后沒有再考,而是游歷四海,十多年前回鄉,接手河口鎮學館教書育人,是鎮上最德高望重之人。

    宋二才帶著兒子拜了一個大禮,館主虛扶一把,打量了一下宋添,眉頭不察地蹙了一下。

    三人去到堂中,館主問了一下宋添習過什么書,隨手寫一道試題讓他作,還讓默寫一篇經義。

    題都不算難,從他所學的書中挑選。

    宋添看完題意便坐下來鋪紙研墨,提筆作答。

    他的動作沒有遲疑,看得出來胸有成竹。

    館主站旁邊看了會,便跟宋二才打了手勢,帶著他一起出去了。

    兩人去到外面的小花圃旁,館主捋了捋白須,似是有話想說,卻又不知如何開口。

    “先生,有話還請直言!

    宋二才拱手,模樣還是那般溫和。

    “曦之,當年你乃我得意門生,多次不中,是我人生一憾。剛剛見到小公子神色沉穩題經對答無誤,雖還沒看到卷子,感覺也不會差了去。這種感覺就像是看到了當年的你,我難得欣慰,只是……”

    李館主頓了頓又道:“他臉上的傷乃是大忌,縱使有天大的才學,也很難成為天子門生。你參加過科考,自然也知道身有傷疾之人,一般只能止步于舉人!

    身有殘疾,不管是先天還是后天都很難在科舉這條路上走下去。

    雖說朝中沒有明文規定身體有疾者不允參考,但想取得名次比普通人要難得多。

    現下的科舉考試雖實行糊名制,考卷與考生不對號,但對于身犯殘疾者暗地里還是會進行一些篩選。

    縣試是第一關,縣太爺主考,這一關本就不嚴,過與不過,不光要看文章,很多時候還要看主考官的心情。

    宋添的傷,很可能在這里就成為阻礙。

    就算一切順利中了舉,入京后的殿試肯定是進不去的。

    殿試需要面見圣人,怎會讓一個面貌有疾的考生污了天子的眼。

    李館主可惜般搖了搖頭,像宋添這種,注定在這條路上走不到最后,最多中舉。

    里面的娃娃還小,李館主也不想隨隨便便對他的將來做出什么斷言,他游歷在外多年,見過的能人奇遇也不少,也難說將來他會不會有什么造化,所以此時他只是給出提醒,不是建意。

    宋二才一直都是面含微笑,就好像猜到李館主會說這些一般。

    曦之是他的字,也是當年在學館時李館主親自賜予,可見當初兩人師徒情義深厚。

    所以此時宋二才也沒有保留什么,直言道:“先生,犬子的傷我后續會想辦法給他治治,但想要恢復原貌估計是不大可能了。不過,即便是這樣,我仍然會舉家之力送他科考!

    宋二才拱了拱手,李館主了然般嘆吁一聲道:“難得你有這份初心,這件事情雖然艱難,也不是沒有可能?v觀歷史,不是照樣有右足跛、左目眇的狀元郎。以后如何,還是要看他自己的造化!

    “是!

    兩人又在花圃邊聊了一會,之后回到小堂,宋添的題卷已經做好了。

    卷面干凈,字跡工整,李館主暗自點頭,坐椅子上將他的題卷大致看了一遍。

    宋添站桌邊,緊張地捏著衣袖,一顆心突上突下。

    為了在入學考試上有好的表現,他最近都在學寫試貼。

    今天館主所考的兩道題都在他的學識范圍之內,義經就不提了,這個很簡單,主要難點在試帖上面,寫得好不好就需要看一個人的綜合實力。

    很快,題卷看完了,李館主抬頭對宋添笑了笑,之后便看向宋二才。

    “添兒,你先出去等我一下!

    看來是有結果,卻不想當著他的面提。宋添轉頭看了看兩人,拱手對李館主道:“學生告退!

    有模有樣的作揖禮,之后轉身退了出去。

    李館主笑,捋了捋白須對宋二才道:“好好栽培,他的悟性不錯!

    兩人的認知一至,宋二才笑問:“在分級上面,不知先生有何指示?”

    “以他的這張題卷分丙班沒有問題,不過剛剛你也聽到了,自啟蒙以來他都是在以識字背文章為主,試帖沒有主教,釋義的掌握也不知幾何。如果去丙班,他要勤補一下試帖跟釋義。要是在丁班,從頭開始會輕松一些,不會有那般大壓力!

    在分班的問題上,李館主想聽取一下宋二才的意見。

    畢竟他更了解自己兒子,知道什么地方更適合。

    宋二才回頭,看了眼院子里那個小身影,對李館道:“犬子還小,讓他從丁班開始吧!

    堂外,宋添也站在那處花圃旁,心焦地掃兩眼那些花草,再望望小堂里面。

    不多會,他見父親跟館主出來了,趕緊迎上去給兩人行禮。

    李館主笑著對小娃道:“一會去領好東西,明日就可以過來了!

    “是,謝謝館主!

    雖然知道只要花錢就有書讀,可到了這一刻宋添還是非常高興的。

    鎮上的學館跟村里的私塾完不一樣,他就進來轉了轉就能感覺到濃濃的書卷氣。
gpk捕鱼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