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書籍網 > 其他小說 > 錦繡農門 > 第065章 舍友(加更)
    常氏老遠就看見王氏在馬路對面探頭探腦,等人走近,她笑著招呼道“老三家的,你咋來了,快進來坐坐吧!

    “二嫂,聽說你們今天開業,我來看看呢!

    王氏笑,看見鋪子里不光有阿繡,還有一個小伙計跟常氏的娘家人,心都酸了。

    請這么多人也不知道得花少錢呢,常氏的娘家人也就罷了,都是親戚,可那小伙子誰?這請外人怎有請自己人那么好!

    王氏一陣心疼,覺得自己來晚了,她娘家還有哥哥跟小弟,他們要是能得份差事就好了。

    “老三家的,最近忙嗎?”

    常氏給她倒了杯茶,還將她背上的小妞兒抱了下來。

    王氏走了一路正渴著呢,自己灌了半杯又去喂女兒。

    “忙啥呢,三才讓我將地也租出去了,剩下那些糧到時要收叫我娘家人過來忙兩天就是,啥都能干完了!

    王氏將家里的事情提了提,沒啥變化還是那個老樣子。

    妯娌兩人隨便聊了會,王氏見他們都忙,也沒有多坐,心里想著等月底丈夫回來,讓他找老二問問還要不要人,很快就帶著女兒走了。

    中午,宋添從學館里歸,看見外面攤上時不時還有人選布,總算松了一口氣。

    雖說他也知道以后是以繡坊為主,可鋪子都開起來了,誰都希望有點生意。

    趕集的時候宋二才都很忙,中午沒回來用飯,前堂除了陸保端著碗在看鋪,其他人都在后院。

    陸保忙了一早上,臉上不見疲憊,心里反而有些高興,畢竟東家的生意好他這個做伙計的才有盼頭。

    陸保往餅子里卷了一筷子菜,看見外面有幾個學子頓足觀望,放下手里的東西樂呵呵的正要出去招呼,不想那些人又走了。

    “欸,不是說學館里的都是有錢人家的公子哥么,怎么不來看看就走了!

    陸保不解,返回柜臺又大口吃起餅子來。

    街口上,姜博淵對宋虹問道“不是要去看看么,怎的又不進去?”

    今天二房的鋪子開張,宋虹想過來瞧一眼,可看見里面的人這么晚了才開始用午飯,他突然又不想進去了。

    “我看那小伙計在吃飯,還是別去打擾的好,下次吧!”

    姜博淵頷首“你說得也是,這么晚才用飯早上的生意肯定是忙的?磥砟隳俏蛔稣乒竦亩暹@些年也不是白混的,有點生意頭腦!”

    宋虹原本就不想進去看別人如何風光,此時被說中了心思只覺煩悶。

    幾人說著笑回到學館,走了一路宋虹心里慢慢舒坦了一些,可當他看見一身嶄新學子衫的羅貞平站在門邊,心里又像被人擰了麻花般難受。

    這個死胖子什么時候也來了?

    他宋虹沒進鎮之前附近幾個村子根本沒人在學館,結果他來了還沒幾個月,一個兩個就像跟屁蟲似的,都來了。

    羅貞平看見宋虹一雙瞇瞇眼亮了起來,立即跑過去問道“宋虹,你見著宋添了嗎?他來了沒!

    羅貞平是沖著宋添來的,私塾里唯一能說得上話的朋友走了,他也坐不住,求了母親將他送到鎮上學館。

    羅家在高灘村是小地主,羅母本就打算明年送他上鎮,如今早半年也無所謂。

    他昨天參考,今天入館,還跟宋添分到同一處學齋。

    今天早上他沒有去聽課,整理了一下東西住進號舍,如今守在門口便是想給宋添一個驚喜。

    只可惜宋添還沒有見到,他先見到宋虹了。

    在私塾時宋虹就不喜歡這個長得像豬一樣的小胖子,此時見他湊近,很嫌棄地退開半步道“我沒見到他,你去別的地方找找吧!

    宋虹說完直接就走了。

    羅貞平怔了怔,轉頭也冷冷哼了一聲,他知道宋虹不待見他,在私塾里除了宋添也沒人跟他玩,那些人都妒忌自己,吃得好穿得好,他們比不了。

    羅貞平捏著衣袖扇風,找了個臺階坐下來繼續等。

    另一邊,姜博淵回頭看了看那小胖子,又好奇問宋虹,“那新來的吧,你認識?”

    剛剛羅貞平都叫出自己名字了,宋虹能說不認識么,笑道“同一個私塾的,跟我三弟關系不錯!

    “噢……”

    姜博淵拉長音調,手里的折扇一下下敲擊著手掌,眼中帶著點審視。

    宋虹號舍里的三個舍友,跟另兩個不學無術的酒肉朋友比起來,姜博淵這人讀書時好時壞,平時玩慣了出手非常大方,家境也很不錯,聽人講他家在縣里還有門道。

    這樣的人宋虹從一開始就在努力巴結,只可惜,他的性情跟讀書一樣。

    好的時能邀你去他家做客,共乘姜家馬車?蓧牡臅r候,他毫無征兆地又會敝棄身邊人,像是丟掉一雙穿舊的靴子一般。

    宋虹自詡已經跟他打好關系了,此時見著那種眼神心頭一跳,立即解釋道“十歲剛出頭的小娃娃,又不同在一個班級,要不是他時常在我三弟身邊轉,我根本不知道這人,完不熟!

    宋虹在學館里的表現都是謙謙君子作派,對于一個前來詢問的新人,又是打聽自己的親堂弟,按理應該好好搭理一番才對,畢竟剛從帛錦布莊那邊回來,可這人卻是很不耐煩地唐塞了,著實讓人不解。

    他費心解釋了那么多,姜博淵淡淡一笑,沒有繼續再提。

    宋虹舒了一口氣,幾人見著還有時間,正準備回號舍休息一會,不想迎面卻走來了三個浩學齋的學子。

    “幾位,前堂外的布告欄你們可有看?”

    說話的學子看起來十一二歲,穿著干凈整潔的學子衫,拱手作揖的時候已經有一副小大人模樣了。

    宋虹一聽他這話變了臉色,清了清喉嚨嘆道“月考那日身體不適發揮失常,宋某愿賭服輸,來日再戰!

    宋虹說著,伸手從衣袖中摸出兩百錢,及為不樂意地交給了胡柯。

    與此同時,姜博淵等人也紛紛掏出荷包,唉聲嘆氣的抱怨運勢不佳,夫子看卷不公,搞得他們輸了賭局。

    。
gpk捕鱼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