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書籍網 > 都市小說 > 慕林 > 第七百六十章 推測
    ..co,最快更新慕林最新章節!

    謝慕林能有什么猜想?

    她雖然也覺得李姨娘的舉動很奇怪,但連親兒子蕭瑞都猜不出后者的想法和計劃,她一個完不清楚李姨娘性格與過往經歷的外人,又怎么可能猜得到呢?

    她固然可以開很多腦洞,什么樣的狗血戲碼都能想出來,可沒有實際依據的腦洞,終究只是歪歪而已,沒有任何意義。

    蕭瑞雖然跟李姨娘是母子至親,但好象對于李姨娘的一些想法,并不是很了解的樣子。若是李姨娘堅持不肯說,他又猜不出來的話,除了等待李姨娘所說的“過幾日就會知道”的時機,還能做什么呢?但既然他對此有著不祥的預感,謝慕林只能往“不祥”的方面猜想了。

    李姨娘說,過了這幾天,蕭瑞就不可能再受父親嫡母嫡兄的拘束掌控了,可以過自己想要的生活?這話是什么意思?蕭明德身為蕭瑞的父親,天然具有掌控其人生的權力,若要他放棄這個權力,要么是說服他自己改主意,不再干涉小兒子的未來,要么就是讓更有權力的人去壓制他。

    其實,謝慕林對于自己跟蕭瑞的未來,雖然總覺得有不安,但因為有燕王保媒的關系,她并不是很擔心兩人的姻緣會泡湯。盡管不清楚蕭明德為何對燕王有忌憚之心,連帶的在北平任職的謝璞一家都受到了排斥,但燕王的身份地位放在那里,若他愿意在皇帝面前為蕭瑞說項,皇帝不大可能為了一個臣子家的庶子,就駁了關系一向不錯的親弟弟的面子。而有了皇帝的命令,一向出名忠君的柱國將軍蕭明德,也就不可能提出任何異議了。

    也許燕王不會為了蕭瑞這個小小后輩的官職與婚事,驚動皇帝,但蕭明德更不可能為了不讓小兒子跟燕王扯上任何關系,把他內心的排斥在明面上攤開來,公之于眾。燕王可能只需要出動某位貴人,比如永寧長公主,公開地提出做媒的建議,蕭明德就沒理由拒絕,這事兒就算是解決了。謝慕林頂多只需要擔心日后蕭瑞會與父親關系轉差,但若說到蕭明德要公然打燕王的臉,拒絕他保的媒,這種事是不大可能會發生的。

    謝慕林抱著這樣的想法,并不認為蕭瑞目前的處境已經艱難到了無法忍受的地步,至少他還有行動上的自由,就算跑到外頭自己的私家小宅里住上幾天,家人也不會阻攔,更不會禁他的足,他仍舊可以隨心所欲地出入家門。既然如此,李姨娘有必要為了蕭瑞能爭取到自己想要的官職與婚姻,做出太大的犧牲嗎?

    蕭瑞那種不祥的預感,又是從何而生的呢?

    當然,李姨娘知道兒子即將要出遠門,就把副身家拱手相送,也確實透露著幾分不尋常的意味。在謝慕林看來,這種不留后路的做法,倒象是她覺得自己命不久矣,所以提前把財產給了兒子,免得他在繼承遺產時吃嫡母嫡兄的虧?墒捜饹]覺得李姨娘身體有什么不適呀?難道是他在家里逗留的時間太少,他姨娘又瞞得好,所以他沒有察覺?

    那特地叫人做的套體面衣裳與首飾,又是什么意思?真的是為了與某個重要人物會面準備的,還是……為自己準備了入殮時的壽衣?

    謝慕林心下想了想,覺得自己還是有必要提醒蕭瑞一聲,最好是請個大夫給李姨娘把個脈什么的,至少也該問一問貼身侍候李姨娘的大丫頭。倘若是她多心,他也不會誤會她是在詛咒他的生母。但若是李姨娘的身體真有什么不好,好歹蕭瑞不會因為被蒙在鼓里,幾日后離家遠走,便錯過了陪伴生母最后的時間。

    謝慕林拿定了主意,又去看信末尾的部分。蕭瑞大約也是想要找個人討論一下母親的情況,所以想要約她見面。地點仍舊是在北瑞堂后院靜室,時間則是明日上午。具體的時辰他沒有定,估計是一上午都會待在那里了。仔細瞧瞧,謝慕林還能發現日期的部分有過改動,恐怕蕭瑞本來是打算今天下午約她出來的,沒想到家里有事急急召了他回去,他只得把約會日期往后推了一天。

    謝慕林算了算時間,覺得自己還是有可能按時赴約的。

    一夜無話。次日清晨起來,一眾兄弟姐妹們聚在正院正房里用早飯。謝慕林問過謝老太太那里無事,夜里睡得挺香,這會子還沒起來呢,便看了看眾手足們,裝作無意般輕聲問謝映慧:“昨兒也忘了問大姐,黃舉人有沒有說過他母親喜歡什么東西?又或是身體有什么老毛病之類的?咱們既然要去北平,肯定會見到她,大姐也該備份象樣的禮物,討一討未來婆婆的歡心吧?”

    謝映慧的臉頓時紅了,嗔著瞪了二妹一眼,但又覺得她的話很有道理,這是自己該盡的禮數。

    然而昨天她與黃巖的交談時間并不是很長,因此能打聽到的東西也不多,還不是很清楚未來婆母的喜好,這件事回頭她得去信黃巖,探聽清楚才行。但有一件事她是知道的:“黃太太好象有些不足之癥,每年一春一秋,總愛犯咳嗽。黃子恒曾經請過燕王府的太醫給她看診,開了方子,吃著還行,但一不小心,還是很容易犯病!

    謝慕林挑挑眉:“只不知道是什么因素引起的咳嗽,大姐最好找黃舉人問個清楚。我們正好在京城,對太醫院那些老太醫們的情況還算了解吧?要是能找哪位太醫要點食療的方子,或是什么管用的代茶飲方子,拿去送黃太太,黃太太用了有效的話,將來必定就更喜歡了!

    謝映慧的臉更紅了,嗔了一句:“別胡說!”就沒有再罵人了。

    謝慕林又繼續問她:“除了咳嗽,還有別的老毛病嗎?比如風濕呀、頭暈呀、腰疼呀,這種老人家常見的毛病。既然要找藥,索性一并打聽了,也省事!

    謝映慧搖頭:“我沒聽黃子恒提起。不過說起風濕……”她頓了一頓,“玉蓉倒是提過,她大哥有這個毛病呢!先前馬駙馬摔傷腿的時候,正趕上有一回馬大哥的風濕病犯了,父子倆都是一瘸一拐地走路,還被長公主殿下笑罵過一回呢。若不是玉蓉告訴我,我真看不出來馬大哥有這個毛病。他還這么年輕!”

    謝慕林心下一喜。借口總算有了!
gpk捕鱼平台 双色球名家专家总汇 炒股美女 河南快三走势一定牛 喜乐动app免费下载 配资公司怎么赚钱的 竞彩足球胜平负玩法 2020年海南环岛赛 福建11选5 41期 海南飞鱼中奖 辽宁11选5技巧